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来稿|面对压榨,除了躺平,你还可以这么干

發布於
本人2020年7月底入职北方某省城一家教育培训机构,不知是什么原因,暑假之后,我们部门要裁员,七十多个员工只留十几个,而且课时费直接打五折。员工猜测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支援,各地机构已经可以在当地独立运作,不再需要省城老师的支援,公司是要卸磨杀驴。但是老师们就没办法接受了,这不是明摆着坑人嘛!
(网络图片)
编按:不同工人群体的抗争维权一直是我们的关注点,不论是劳力无产者,还是像本文的脑力无产者——教师——都是被资本压榨的无产者。就像以下故事的主角,从联合同事抗争,到遇上老板分化,工贼等等都是资本在和资本近距离博弈中会遇到的情况。过程中如何保持愤怒,但同时冷静的分析形势,都需要经验累积,所以我们更要聆听他人的维权历程,学习如何走出来自我解放。

文|一个脑力无产者

随着社会的发展,脑力无产者的队伍越来越壮大,但是由于其相对体力工人来说,整体待遇较好,已经成为或幻想成为中产。自身的学历、成功学的洗脑、各花各门的钻营投机机会,使得不少脑力无产者们懂得精致利己,不容易起来反抗资本。虽然资本不断的压迫令更多脑力无产者认清楚了自己的阶级地位,无非也就是高级打工仔,然而除了零星的个体维权和网络发泄外,这个群体的反抗行动还是极其有限。这就受制于其本身的阶级以外,反抗经验不足等其他实际原因。尽管如此,脑力无产者群体本身有着巨大的潜力,教育程度高,在网络上有一定的话语权等等,如果他们的反抗能逐步形成大的运动,那对于整个无产阶级的觉悟和待遇的改善会有很大的促进。

本人2020年7月底入职北方某省城一家教育培训机构,该机构实力没法和新东方、学而思相比,但是在省内还是比较出名的,有两千多员工。我正好赶上了暑假补课高峰期,薪资还算不错,一对一和班课的时薪大约在45-85元和100-210元(因应年级和上课人数调整),还有底薪2000元。我们部门主要是到周边县市支援,当地的分支机构起步不久,教师资源不足,所以公司对老师的学历要求不高,基本上本科学历就可以。乍看下当教育培训老师的薪资看似不错,但公司挣的更多,以某知名教育大厂为例,高中一对一课程,两个小时机构收500-600,最低级的老师只能拿150(每月底薪1200),自己去算算这剥削率有多高?

不知是什么原因,暑假之后,我们部门要裁员,七十多个员工只留十几个,而且课时费直接打五折。员工猜测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支援,各地机构已经可以在当地独立运作,不再需要省城老师的支援,公司是要卸磨杀驴。

公司卸磨杀驴 员工气炸了锅

8月31日下午这个消息一出,老师们就炸了锅。愤怒者有之,大骂公司不是东西;不知所措者有之,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又要丢了;唉声叹气者有之,感慨自己遇到这种事;佛系者有之,先打盘游戏再说,管他呢;伤心落泪者有之,自己死心塌地给公司干活,公司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呢;极少数跃跃欲试者有之,准备利用劳动法多拿些补偿……

公司通过学科组长透露出了要“优化”的消息,内定的留任名单已经到了学科组长手里,他们无不惋惜,但却无能为力。照常理,他们应该是在留任名单里的,因为他们来的时间长,又是小小的头目。可惜,山中无猴子,老虎也没法称大王了,而且工资还直接降为原来一半,他们肯定也是有所不满的。

但是老师们就没办法接受了,这不是明摆着坑人嘛!

群情激愤下,HR出面处理问题,这HR平时找她办个事也牛逼的很,仿佛老师们在她眼里就是可以任意拿捏的小蚂蚁。言语不多,侮辱性极强。然而,众怒难犯,暴躁起来的工人们把她吓傻了,大声呵斥她,嘲笑她不懂法律,一点儿也不留情面。作为公司的最底层、创造着最多的价值却最没有尊严的老师们爆发了,平时所受的委屈一股脑倒了出来。你**的HR算个屁呀,老子干的辛苦活,把你养起来了,你就是老板的一条狗,还敢在老子面前狺狺狂吠?

这小小的HR没见过这阵势,咸鱼闹翻天了,她的脸色由红润变为黑紫色,彻底蔫儿了。但是她没有也不可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就连具体的薪资调整方案也没给我们看,还不敢承认已经内定了留任老师名单。她只是在大家怒火上又浇了一桶油。

此时,部门领导还高傲地躲在幕后,没有出面。

老师们乱哄哄的,像一群羊,这时最需要什么呢?

一些有经验的老师开始想着如何维权。大家总结了公司的违法行为:绝大部分老师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有的工作一年了还没给签,一小部分签了合同,但却有很多霸王条款(所以大家说HR是法盲);不支付加班费(这是一笔天文数字,所有教育培训机构都不支付加班费,但这是违法的);用私人账户发工资(据说这有逃税嫌疑);不交社保;疫情期间不发底薪……只能说这公司太乱了。

抓住了公司的小辫子就不能放,要使劲揪住,使它就范。这些把柄用来找劳动局或者其他相关部门举报或者找媒体曝光足够了,只要公司还要脸,它就不能不对老师们的诉求加以考虑。有的老师说不行就拉横幅维权,人多力量大、办法多,大家心里总算有了一点谱。

下午就建立了维权群,大家在群里讨论着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细数着公司各种坑害员工利益的行为。还有人提醒大家收集好维权的证据,如课时单、打卡记录等等。

维权时建群是必不可少的,方便交流和统一意见,但要防止内鬼。但是建群这样小小的事情也需要有人牵头来做,维权必须有人带头。晚上大家又在钉钉群里吵了起来,里面有领导在。有人转发了一则疫情期间的通知,大意是公司要和员工同进退,共患难。结果群直接被领导解散了,老师们再一次感受到了深深地侮辱,啪啪啪打脸。

感情牌是一张最廉价的牌,它需要一点演技,最好是来几滴眼泪,但是换来的可是五个月不发底薪的美妙结果,按五十个员工算,也有五十万了(据说本地很多教育机构疫情期间没发底薪,从这里可以看出老师们的软弱)。这笔买卖对于老板来说简直太划算了。打好感情牌,做一名合格的演员,时不时的来个拥抱、问候、甚至几滴闪光的眼泪,这是基本功。而我只想说两个字:恶心!工人给老板打感情牌是什么结果?拼多多员工给老板说自己加班太多脖子疼,老婆孩子在家里等自己吃饭能不能早点下班?老板估计就是一个字:滚!卷行李回家最舒服了。所以说,工人还是要擦亮眼睛,不要被鳄鱼的眼泪给欺骗了呀。

正面交锋

9月1日,高潮迭起。

上午的交锋是这次维权的高潮,是工人气势对资本家代表的全面碾压,是受压迫的工人反抗情绪的全面爆发,是工人团结起来进行不屈服的斗争的典范,为维权胜利奠定了基础。

上午开会,部门领导出面解决问题。领导平时当然是盛气凌人不可一世,这次看来也是有备而来,面对七十双愤怒的双眼,她竟完全不虚。不慌不忙地说出她的想法。

一是公司的现金流出了问题,公司要控制成本,而老师们占了很大一部分成本,要对本部门做出调整优化。

What?老师们的生死和尊严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公司的成本。老师们的工资是想降就可以降的,人也是随时可以踢走的,而且老师们的意见完全不需要考虑。资本主义果然抹去了一些向来受人尊敬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只把他们作为谋利的工具,教师在这里跟其他工人一样受到了资本的彻底侮辱。教师在这里甚至不是创造价值的工具,而只是给公司运营成本的累赘。而且很可能只是把教师踢了,教师的工资降了,那些领导、HR的工资和奖金估计没变吧。

第二,她说一些老师能力不行,必须得走人。虽然没明说,但大家都能听懂,就是这个意思。

What?这样赤裸裸的侮辱,一般人能受得了吗?能力不行你招人进来干吗?要卸磨杀驴了才挑人家毛病。有人直接怼她,首先是她能力不行,没把这个部门经营好,没控制好成本。简直想冲上去给他两拳啊有没有。

第三,打感情牌,讲她对公司的付出,要大家理解公司。

What?疫情期间的工资你爱要不要,你不要工人就不要了?工人创造价值,拿回属于自己的部分,天经地义。你爱给公司做贡献,哪怕一年四季不要工资呢,我们表示感动,但不要代表我们。她说她刚生了娃,经常加班,昨天为了给我们处理问题,十一点才回家。但是老师们有娃的还不是到外地出差两三个月不回家,你那点付出算个毛毛雨?

她讲话期间,大家给了她最大的尊重,耐心倾听,但还是有人忍不住嘲讽或者打断她。等她讲完,该大家反击了。有的人给她普及劳动法;有的人针对她的发言逐条反驳;有的人生泪俱下地控诉,说公司真的伤了她的心,说她还是想和公司好好的……这位领导被大家批的体无完肤,完全慌了,开始胡言乱语。有的人威胁要去相关部门举报,找媒体曝光,她完全不知如何应对。这场大辩论工人们取得了完全胜利。领导从一直毛都竖起来了公鸡变成了一支瑟瑟发抖的小母鸡,工人们大大出了一口恶气。

上午没能解决什么问题,但大家终于看到了调整以后的工资单,确实是打了五折。而且公司嘴上说着优化,但没有什么具体方案。估计他们以为老师们就像叫花子一样好打发,没想到却摸了老虎的屁股。

大家说说笑笑,有前大厂XX方员工透露,这公司实在太傻了,像XX方,都是学管不给排课,老师工资低受不了,就自动走了,公司不受任何影响。新东方能做到教育行业的头牌,那是有原因的。

公司这边没什么诚意,大家热热闹闹地讨论了一番,初步拟定了一个维权方案。员工要求补发疫情期间底薪、补缴五险一金、因未签劳动合同赔偿两倍工资、离职员工赔偿两个月底薪……看起来是狮子大开口,但实际完全符合劳动法。不出意外,公司没有同意,涉及到的金额可能有100万左右,部门领导也做不了主。

后来公司也给了个方案:离职补贴一个月底薪,疫情期间补发1000元补助,入职六个月后补缴五险一金,但是和大家的诉求差别太大,解决不了问题。

9月1日晚上,几位学科组长留下来开会,想解决问题。具体内容不得而知,但据说公司总经理来过一趟,这人一看就牛B惯了。威胁几位学科组长可能会找他们麻烦,让他们注意点,没有给出任何解决方案,滥发一顿淫威之后就走了。这人后来没有出现,要不然真想狠狠怼他一下。

总经理?你工人爷爷自己挣钱,你算个屁?

分化与工贼

9月2日,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上午还是没什么结果,说是下午公司人事总监来谈。因为昨天晚上几位学科组长被羞辱了一番,都义愤填膺地要维权,态度比昨天积极多了(请注意他们之后态度的转变)。

部门领导似乎有些慌,她找我单独聊天,哭着说让我给她帮帮忙,安抚一下大家的情绪。我当然没有妥协,先是大义凛然地告诉她先反省一下自己的问题,然后义正言辞地说我们会合法维权,不过我也答应她不去闹事什么的。

中午的时候,我们搞出了一份维权诉求书(最终版),所有人都按上了鲜红的手印,看起来还挺震撼的,没想到后面老师们却起了分化。

最终版诉求。(图片来源:作者)

下午人事总监来谈,是个不慌不忙的中年女人。一开始她想选些代表来谈。我觉得还可以,有的老师不同意,觉得这样会被分化。经过大家的商讨,最终决定一起谈,不选代表。人事总监,也没什么太多的东西,一条一条的过了我们的诉求,她决定不了什么。最终版诉求。

晚上各个学科分开谈自己的诉求,公司给的理由是大家的诉求不太相同,我们明明都按手印了啊。但是老师们还是分开谈了。结果公司给出的方案还不如第一次,自然又是没什么结果。

晚上,有的老师决定来点硬的,直接曝光或者举报。有的老师认为不要搞得鱼死网破,担心公司跑路,拿不到钱,群里开始了争论。学科组长们晚上又开会了,不清楚为什么,他们的态度转到公司那边(非常的鸡贼)。

我的学科组长极力劝阻我不要刺激大家的情绪,连我普及劳动法都要管,说让他明天处理。这把我搞得莫名其妙。他之前还一直怂恿我带头维权,不要妥协,现在又是怎么回事?第二天这些学科组长露出了原型。

9月3日,称埃落定。

上午剧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我们所有老师先开大会,几位学科组长和我们部门的直接负责人统统站到了公司一边,老师们被分化。先是要求疫情前后来的老师分开谈,又要求各个学科的分开谈,留职与离职的分开谈,理由是各人诉求不同,可我的诉求明明写的很清楚,有统一的诉求,可以一起谈。可能是大部分老师觉得我们之前拟定的方案要求有些高(我根据劳动法草拟,最后统一征求大家意见通过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很容易就被分化了。这个时候,我的心情是有些失落的。

不知道几位学科组长昨天开了什么秘密会议,做了什么秘密交易,在此次事件中扮演了极为可耻的工贼角色。我那个学科组长,第二天还说我的不是,我没有直接怼他。果然是社会老油条,竟然毫不脸红的跪舔(不过这几个学科组长最后竟然被啪啪啪打脸了,这里先不剧透)。

最后的维权结果还算成功,疫情期间每人补发五千补助,离职的补发四千补助,补缴五险一金,留职的待遇不变。九月十一日确认工资单,九月十五日开始发放工资。由于我的坚持,公司承诺所有工资和补助在九月十五日一次性发放完毕,而其他很多老师是到十月份才能发放完毕,不过大家意见不是太大。

当时直接离职的大约有二十多人,有很多人选择了留下,因为工作也不太好找。

十一号去确认工资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件奇特的事件,几位学科组长和部门负责人也等着离职呢。那天上午,就他们几位闹得最凶,还和部门领导吵了起来。可能是后面交易没达成,被公司忽悠了。真的是可笑。

反抗的思考

维权就此告一段落,我也成功失去了工作,继续奔波……

朋友们,看完我的经历,你有哪些思考呢?

脑力无产者是不是一样被压迫,被剥削呢?是的,毫无疑问。

受到压迫和剥削该怎么办呢?起来反抗,不做奴才!

怎么样才能做到有效的反抗呢?看看我的经验,哈哈。

  1. 要让大多数人知道自己被坑害了多少利益,这是大家团结一致维权的根本,这需要熟悉劳动法。不光企业的HR,大部分老师(打工人)也是法盲。
  2. 需要激起大家愤怒的情绪(主动或被动),控诉公司和老板的无耻流氓行为,撕破他们的感情牌,这对于坚定大家维权的决心十分必要。就像有的人说的,哪怕工资老子不要了,也要跟你干到底,不蒸馒头争口气!
  3. 要有带头人。中国人习惯做沉默的大多数,喜欢坐收渔翁之利,而害怕枪打出头鸟。缺乏带头人,维权就很难搞起来,最多只是个人的小打小闹,不了了之。而且带头人还不能孤立,要把维权积极分子团结、组织起来,壮大自己的力量。
  4. 防止舔狗分化,团结大多数。这一方面是要和大多数工人讲清利害关系,争取他们的支持;另外一方面积极分子要组织起来,和他们做不妥协的斗争,一两个人是左右不了大局的。在组织时还要注意保持秘密,把舔狗内鬼孤立起来。一般来说,老板的狗腿子在公司内都占据优势地位,例如本例中的小组长。同他们斗争要讲究方法策略,还得考虑人情世故,不能完全撕破脸,因为很多员工和他们关系不错。这一部分工作是最难的,也决定着维权的成败和能争取到的利益的多少。
  5. 要有恒心,不要放弃,不要妥协,本例中我们坚持了三天半。
  6. 要使劲揪住公司的小辫子,抓住他们的把柄,才能有所威慑,让老板不敢轻举妄动。
  7. 要现实一点。提出的诉求要合理合法;要考虑到大多数人的真实想法,差不多就行了,不想太麻烦。但一开始一定要根据法律提出最高标准的赔偿方案。
  8. 决定性的因素是双方的实力对比,不要对法律包有太多幻想。有人提出劳动仲裁或者到法院起诉,但那样做成本太大。当时据说劳动仲裁都排到2021年了。到法院起诉呢?可能更麻烦,我没搞过,我都是直接要钱,我被坑过好几次,都是和直接老板正面硬刚,非常有效。像我们这样,三天半拿到钱,它不香吗,何苦再浪费公检法资源呢?

当然,上面说的只是遭遇大的危机时如何进行集体维权的经验,相比于平时零敲牛皮糖式的剥削压榨,这样的机会不多。在平时如何进行有效的反抗,还需要更多经验的积累。比如超时加班、不给加班费、请假难、坑位少……个体反抗难起作用,甚至可能被针对,需要团结更多的同时,得有一定的方法策略,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看你的了。尤其那些已经有了无产阶级觉悟的同志,一定要带这个头,为了自己,也为了整个无产阶级。

说到底,还是得听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只要工人团结起来,就可以争取到自己的利益。不光光是这一点蝇头小利,而是工人起来当家做主人。那时我们将不再因为996加班猝死;不再没房没车娶不起老婆;不会因为送外卖身亡而只得两千块钱赔偿……

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

我最后拿到的实际赔偿方案。(图片来源:作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

014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