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多数派》开篇词

發布於
图片来自:https://www.pinterest.com/pin/639722322042864717/

20世纪冷战的终结,似乎标示着资本主义的王座将要千秋万代,永垂不朽。自此,我们被裹挟进了一个“历史终结”的“小时代”,在那里,犬儒是犬儒者的通行证。日复一日,我们被如此教导:别谈什么主义,别问什么正义,经济增长就是最大权利;别提什么远方的哭声、受损的底层,只要我幸福,人类就不痛苦。然而,当贫富分化愈发野蛮赤裸,当民粹领袖占据了各国政治舞台,当全球抗争者走上街头,“历史”正在我们眼前喷涌而出。全球瘟疫的爆发,更穿透了不公社会的遮蔽之物,碾碎了“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中产梦境。大时代来了。

多数派是诞生于这个大时代的青年平台。我们是一群反对资本主义、反对帝国主义、反对父权制、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我们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在反对和批判之外,我们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作为知识青年,我们明白自己是现有体系的既得利益者,更希望能用自己的这一点知识去和全世界受苦的人站在一起。同时,当下青年的普遍贫困化,也让我们了悟自身的“无产阶级命运”:这不是他人的斗争,这就是我们的斗争。

冷战之后,“少数政治”、“弱者政治”越发成为了进步运动的标签,似乎被压迫的大多数必须化妆成少数,才能获得其抗争的正当性。另一方面,各式各样的国家主义、民粹主义假借“多数”之名,制造全世界被压迫者之间的分裂和对立。今天,不管是“人民”、“无产阶级”也好,“诸众”也罢,是时候夺回“多数”的旗帜了——他们是少数,我们是多数,我们是99%。我们毫不讳言自己的意图:全体人类的解放。

历史再度开启,我们正见证着一个去政治化“小时代”的黄昏,和一个再政治化大时代的来临。面对甚嚣尘上的小粉红、工业党、入关学,面对各地民粹主义的汹涌浪潮,面对大国之间变幻莫测的生死之战,面对弱肉强食的全球资本主义——在历史的分岔路口上,我们的抉择将决定新时代是何种面目。这时,罗莎卢森堡一百年前的警言便响在耳畔:不是社会主义,就是退回野蛮!

网站:http://www.masseshere.com/

Twitter:https://twitter.com/masses2020

Telegram频道:https://t.me/masses202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