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你手里的乐事薯片,是他们的致命007

發布於
数百名菲多利(菲多利,百事公司旗下的零食公司,乐事为其子公司) 工人在堪萨斯州托皮卡一家生产玉米片、芝士球的工厂举行的罢工已经到了第9天。
(网络图片)

文|Mark McCarter(VICE News) 口述| Lauren Kaori Gurley

原文:I'm a Frito-Lay Factory Worker. I Work 12-Hour Days, 7 Days a Week

翻译:刘胖子

最近几天,菲多利令人震惊的工作状况在Twitter上疯传——引发了美国一场全国性的讨论。在经历了多年工资停滞不前、缺乏升迁机会和疫情泛滥的当下,低工资的工人们对这家大公司喊出了自己的诉求。

该工厂的 850 名工人中有许多人表示,他们每周工作84小时,没有休息日。工人名义上应该每班工作八小时,但由于人力短缺,工人经常被迫在轮班前后增加额外的四小时。工人们直接管这些延长的轮班时间称为“被自杀”,因为他们说这样的时间表早晚会让你丧命。一些工人已经五个月没有休息过一天,包括周六和周日。

工人们在工厂外的草坪上组成了一道人墙,行动也吸引了来自堪萨斯州各地的数百名工人和工会成员。 菲多利的抗争提醒人们,工人在19世纪后期血腥的劳工斗争中取得的八小时工作日——“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八小时自由支配”——不再是理所当然。

菲多利工人罢工现场。(网络图片)

在其最新的合同报价中,菲多利表示将在未来两年内将工资提高4%,并将每周工作时间设置为60小时。菲多利的工人如今已经与面包业、糖果业和烟草工人联合了起来,他们认为这些承诺仍然不够,他们要求结束强迫加班。

记者与59岁的理货员兼菲多利的工会负责人Mark McCarter进行了交谈,他在工厂工作了37年,谈到了他的工作以及他罢工的原因:

“我从19岁开始就在堪萨斯州托皮卡的菲多利工厂工作,刚从高中毕业。我是理货机操作员,我负责运行15或20英尺高的巨大机器人,我用它来运输已经包装好的零食产品。
37年后,我仍然被迫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2小时。七年前,我的妻子去世了,我花了很多时间在悲痛辅导上,我告诉公司,我不想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2小时。我最终获得了无薪休假,但他们有时仍然让我这样做。你早上7 点工厂,8小时工作是不够的,你下午3点下班时,他们就让你“被自杀”(强迫你两班倒)让你在凌晨3点回来接着上班。我们现在有850名员工,其中一半或四分之三是这么工作的。
菲多利公司工会负责人Mark McCarter。(网络图片)
这份工作让你筋疲力尽,让你疲惫不堪。有每天工作12小时工人的婚姻和家庭都被破坏了。我的妻子去世了,我回家时已经没办法跟妻子说:‘嘿,宝贝,我明天只用工作8小时。’如今有很多工人不得不打电话给他们的妻子和孩子说:‘你猜怎么着?不是8小时。现在是12个小时,我得在凌晨3点回去工作。’”

工人们向菲多利抗议这样的被迫加班,但当他们引进新人时,公司还是强迫他们遵循相同的时间表,之后再把他们逼到辞职。菲多利已经找不到能替工的工人,现在菲多利在城里的名声已经差到谷底,很多人并不会在这里工作。

“这不是一份好工作。早上7点,仓库已经是38度,工人没有空调。有厨师在厨房里用热油炸薯条,像猪一样出汗。而另一边,经理却有空调享受。
在这里工作37年后,我每小时赚20.5美元。大多数人每小时的收入在16.5美元到 20美元之间。我已经十年没有加薪了。三年前,我得到了600美元的税收奖金,三年前我又得到了600美元的奖金。那是我过去10年来唯一的‘加薪’。”

——这是来自一家年收入数十亿美元的财富 500 强公司。

菲多利工厂薯片生产线。(网络图片)

自从我来到这里以来,很多人在菲多利的高温下心脏病发作。一个人几年前去世了,公司让人把他抬到一边,然后让别的工人在他的位置上接着工作,公司没有因此关闭一秒钟。

似乎我每年都会为在工作中心脏病发作的或回到家开枪自杀或上吊自杀的人参加葬礼。

这曾经是一个愉快的工作场所。我们曾经一起野餐,也会一起去游乐园。我们有社区、午餐供应、圣诞火腿、感恩节火鸡。如今,公司完全没有为员工做任何事情。我们只是为公司工作。这令人又沮丧又抓狂,一家财富500强公司应该摆脱这种愚蠢的行径。

我留在这里是因为两年后,我将年满62岁,而且我拥有超过37年的工会养老金。我在这里呆了这么多时间,我还不如直接拿着养老金和社保走人算了。

几十年来,我们一直有权力罢工,但直到现在我们才行使了这项权力。今年有这么多人连续五、六个月每天工作12小时,大家投票决定大规模罢工。工人们已经被推到了悬崖边缘,外面的公司都在招人而且提高工资,根本没有人愿意再以每小时8美元的价格工作了。

我们期望在我们罢工的时候,人们不再购买任何菲多利的零食产品,我们也期望同一阵线的人们罢买百事可乐的所有产品,因为百事可乐是菲多利的所有者。

我们希望公司能让工人以体面的工资和没有强制加班的方式重返工作岗位。老实说,我不知道公司怎么能够合法让工人如此工作。

菲多利的一位发言人则称,“菲多利致力于为我们所有的员工提供一个安全、公平的工作场所,我们为任何与抑郁症或其他心理健康问题作斗争的员工提供资源。我们不知道有任何员工因工作条件而自杀,托皮卡工厂也没有确认与工作相关的死亡。”

“此外,我们完全拒绝最近的指控,即一名员工‘倒地死亡’,并且公司‘搬走了尸体,换上另一名同事来维持生产线’。据我们所知,在过去五年中,只有两起工人在工厂遇到医疗状况并不幸去世的事件。在这两个案例中,工厂都提供了医疗服务并暂停其工作,直到员工被安全地送往医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

046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