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互联网公司成性骚扰的“重灾区”?

發布於
修訂於
互联网公司成了性骚扰“重灾区”的论调由来已久,事实胜于雄辩,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在互联网公司曾发生过的、或引起热议的涉及性骚扰的事件。
(网络图片)

文|叮咚

继阿里女员工网上控诉遭受职场性骚扰后,博主@投诉滴滴上级被开除的单亲妈妈也站出来指控自己在工作期间遭受滴滴高层和政府部门领导侵害。短短一个月内,互联网公司接二连三被曝出职场性骚扰事件。互联网公司成了性骚扰“重灾区”的论调由来已久,事实胜于雄辩,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在互联网公司曾发生过的、或引起热议的涉及性骚扰的事件。

互联网公司(涉嫌)性骚扰事件大盘点

【阿里巴巴】

2021年8月7日,阿里巴巴的女员工发微博,讲述自己被男领导强制要求出差,在酒局被灌醉无意识后不仅被男商户性骚扰,且被男领导性侵的恶梦经历。经济南警方确认,阿里巴巴集团王某文、济南华联超市张某两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强制猥亵罪,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阿里恶臭的涉及性骚扰的“破冰文化”也一直在江湖上流传,即便阿里多番否认,但一直以来都有很多前阿里人在多个社交平台上亲诉自己的“破冰文化”经历以此力证非“谣言”。如有前员工曾爆料,在阿里新员工入职的破冰会上,要员工详细公开讲述自己的性经历和性习惯等。另外,由马云曾在新婚员工送祝福场合上说过的性骚扰的言论,如“爱是做出来的,孩子是生出来的。工作上要996,生活上要669”,以及阿里明显带有性别歧视的“程序员鼓励师”招募广告(见图),均佐证了阿里的性骚扰/性别歧视文化泛滥成灾的事实。

阿里“程序员鼓励师”招募广告。(网络图片)

【滴滴】

2021年8月9日,博主@投诉滴滴上级被开除的单亲妈妈在微博发帖,控诉滴滴高层和政府部门领导的侵犯,指自己曾被带到饭局灌酒到失去意识,醒来后发现脸上都是伤。针对受害者的报警举报,公安机关根据兴化检察局的回复函,即现有证据(送检的内裤和阴道拭子并无检出人精斑)无法证实有猥亵行为,作出不予立案的决定。

另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四年内(2014年至2018年),经由媒体公开报道和相关法院部门处理过的,滴滴司机性侵、性骚扰事件,至少有50起。当中有2起故意杀人案,19起强奸案、9起强制猥亵案、5起行政处罚案、15起未立案的性骚扰事件,涉及到有50个司机,且53名被害人都是女性。

除此外,在滴滴对外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醉酒乘客安全透明度报告》中,我们可以发现经由乘客醉酒引发的语言骚扰或肢体骚扰投诉(索要微信、言语低俗、肢体触碰等)共有477件,占性骚扰投诉总量40.70%(即性骚扰投诉总量为约1172件)。简单计算,即每月平均有高达390宗涉及性骚扰的投诉。

【美团】

2020年9月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应届生发帖称在校招面试时,遭美团人事部员工通过微信和电话以文字或语音的方式进行性骚扰。不仅询问有关个人身材、恋爱状况等与招聘毫无关联的问题,甚至还说出“看来妹子确实很软”的言论。后续美团称已对该面试官作出开除处分。

另外,近几年有关美团骑手性骚扰顾客的新闻更是层出不穷。2017年一用户因下单外卖,遭到美团骑手持续性性骚扰,该骑手后续被永久开除;2019年一用户用美团打车后被司机持续性添加微信好友和留言进行骚扰,美团后续承认是泄露了用户的个人信息,却没有就性骚扰事件进行任何的道歉和说明;2020年3月,美团骑手在虎牙直播平台上全程直播与女客户沟通采购和配送的过程,甚至还调侃展示客户的“纯棉内裤”、“按摩梳”等订单物品,并对女客户进行言语性骚扰。面对骑手所实施的种种性骚扰行为,美团往往以骑手是众包骑手,而并非自己的员工来摆脱相关责任。除去拉黑涉事骑手账号,美团从未就任何性骚扰事件进行后续建立防治性骚扰机制的行动。

美团被爆涉及“性骚扰”的黑历史甚至可追溯到2012年。2012年9月,微博网友@我形象好气质佳在其博客上发布了文章《无底线炒作or企业文化?——美团网广告歧视女性事件小结》指出美团的校招广告(见下图)存在严重的性别歧视。把性化女性作为招揽新员工的手段,美团不仅将自家员工甚至将社会大众都置于一个充满敌意的、不友好的工作和社会环境中。

美团校园招聘广告。(网络图片)

【京东】

2018年8月31日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因涉嫌“性犯罪行为”被警方拘留,嫌疑罪行是“一级性犯罪强奸既遂”,后因“深刻的证据问题”使“刑事指控”极不可能,检方决定不起诉刘强东。随后在2019年4月,Jingyao提起民事诉讼,指控刘强东强奸,并把京东列为被告。时至今日,该案件仍没了解,最新的庭审时间也从2021年12月延期到2022年3月28日。距离Jingyao提出诉讼有三年之久。

其实早在2015年刘强东就曾在澳大利亚牵涉另一性侵案件。2015年12月26日,在刘强东举行的公寓派对中,其客人因涉嫌性侵罪被捕且被判处七项罪名成立。在此性侵案中,刘强东没有被指控任何罪行或不当行为,他还曾通过律师以可能让他婚姻和生意受损为由不公布他的身份,后不予通过,媒体在2018年7月(时隔一年多后)公布了他的名字。

【腾讯】【网易】【百度】【小米】

2017年1月,在腾讯即时通讯应用部门的年会现场,出现了一幕让女性员工跪下用嘴打开男同事夹在胯下的水瓶盖的场面(见下图)。带有明显“性意味”、“性指示”的动作被假借“游戏”之名在公开场合肆无忌惮地操演着,足以被认定为一场大型的性骚扰事件。腾讯官方后续对此致歉,并表示已对部门负责人和事件相关负责人进行记过处分。

腾讯年会。(网络图片)

这种充斥着“性骚扰”的活动同样在小米、网易和百度的年会上有所体现。被网友戏称为“黄易”的网易早在2013年的年会上,就邀请女模特上演“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秀,2017年派送避孕套,美其名为缓解员工KPI的压力。同样,在2017年小米员工的总结大会上,几十名小米女员工仅身穿内衣、背着翅膀和薄纱上演“MI密秀”。百度亦在其年会上大打“物化女性”的旗号,除了提供穿着性感的兔女郎表演外,其在人事部门工作的女员工亦在年会上以“低胸小披肩裙”出现,后续更以“度娘”的形象成为百度的“代言人”。

【当当网】

2012年,当当网数字书事业部产品经理张某在北京静安中心因用手机偷拍女厕所当场被捕。事后,当当网CEO李国庆发微博承认该犯罪者为其公司员工,同时向受扰女性进行道歉,但李国庆称该经理平时工作勤奋,希望警方可以从轻发落,并表示“如发布视频者能删掉这段,我愿跪谢”。

(网络图片)

在这次互联网公司(涉嫌)性骚扰事件的不完全盘点中,那些国内的互联网大头们均榜上有名,可见性骚扰在这行业之普遍。无论是公司内部员工间、员工与顾客在提供服务时、员工招聘时,连同公司年会上,“性骚扰”的痕迹随处可见。可面对如此频繁发生且涉及不同主体的“性骚扰”,我们却从未看到有哪家公司作出积极的回应,除了开除和警告;“防治性骚扰机制”这七个大字亦从未在他们的公告中出现过。唯有此次,迫于大众压力,阿里官方不得不公布将围绕反性骚扰/反性侵进行一系列行动,包括成立独立处理性骚扰和性侵犯的工作团队、制定《阿里巴巴集团反性骚扰行为准则》和定期组织反性骚扰的员工培训等。

反职场性骚扰/性侵犯的行动注定是一场持久战。为了让阿里不要再度沦为“口头上的巨人”,身为社会大众的你我应积极承担起监督的作用,督促阿里落实好它所作出的每一个承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

046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