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中国男子足球在中产化吗?

發布於
图片来源:https://www.hk01.com/%E5%8D%B3%E6%99%82%E9%AB%94%E8%82%B2/58904/fifa%E5%B0%88%E5%AE%B6%E8%80%83%E5%AF%9F%E4%B8%AD%E5%9C%8B%E8%B6%B3%E7%90%83-%E9%BB%9E%E5%87%BA%E4%B9%9D%E5%A4%A7%E5%95%8F%E9%A1%8C-%E9%9D%92%E8%A8%93%E8%90%BD%E5%BE%8C%E8%8D%89%E7%9A%AE%E5%B7%AE

文 | 流宾宾

以中国这样庞大的人口,为什么男子足球总是搞不上去呢?这是一个关心中国足球的人经常提出的问题。

人口当然不是解释一个国家在个别运动水平的唯一因素,而且足球水平的高低也不应该是一个民族是否健康或者一个国家是否有实力的主要指标。但中国男足职业化逾四分一世纪,其成绩和水平似乎还不如专业足球时代,确是令人尴尬的。

我没有能力提出权威性的解释。以下的见解是否合理,还需要专家、学者搜集资料调研才能下判断。然而,男足人才的输送体系与中国职业足球员的竞技水平之间的关系,无疑是需要深入探讨的课题。这个课题所折射出的,不单纯是足球发展的问题,也是整体社会发展的问题。

新中国成立后,业余体校就成为了培训顶尖运动员的主要体制。及至2002年参加韩日世界杯的中国国脚,基本上都是业余体校训练出来的。

中国足球的职业化也意味着商业化和市场化。公办的业余体校并没有消失,但培训男子足球员的角色已被其它系统取代。私人营办的足球学校和职业俱乐部自身建设的足球学校/青训系统,早已是为国字号球队和中超/中甲球队输送人才的主要来源

到现时为止成绩最显著的,包括了徐根宝的根宝足球学校(最著名的产品当然是武磊)和山东鲁能的足球学校。过去十年的职业足球热潮,也造就了更多私营的足球学校在全国各地出现。部分西欧的豪门球队亦有参与其中,例如皇家马德里是恒大足球学校的合作伙伴,以培育青年球员而闻名于世的阿贾克斯,则与富力足球学校合作。

恒大和皇马合作培养球员。图片来源:http://m.ytsports.cn/news-9642.html

论硬件设备,说中国部分的足球学校属世界一流,并不为过。足球学校跟职业足球不一样。即使职业足球在账面上是亏本生意,投资方也可以当是广告宣传费用。但搞足球学校呢?就算是巴塞隆拿那被视为世界第一的青训系统,近年也出现了人材断层。

巨额投资青训不一定能培育出天王巨星。而就算一所足球真的出产了中国球王,也未必能为足校背后的资本带来长期的收益。因此,私营足球学校即使是职业球队旗下的产物,就算不是以牟利为目标,也要想办法尽量收回成本。

根据早前的官方公告,富力足校高中的学费是一学期15000元,另要缴交住宿费和装备费各一千元人民币。而鲁能足校据报每年的学费逾三万元。对一、二线城市的中产家庭而言,这个费用应是负担得起的。但普通打工子女组成的家庭呢?对他们来说,就算儿子有足球天赋,也很可能因为学费成本不会带儿子去参加试训。如果中国土地上最好的青训设施和教练都在这些私营的足球学校内,那就只会有小康之家的儿子能自小接受高水平的训练了。

没错,原本一年学费数万元的恒大足校自2018年起不再收学费,而是以“全精英、全免费”的模式运作。而不公开招生的徐根宝足球学校,有报道指该校的学费曾低至八百元。但两者都显然是特殊例子:能像恒大集团那样不惜工本投入的财团,根本没有多少;而徐根宝足球学校则有对青训狂热的徐根宝疯狂投入,再加上有其它收入来源,也是其它足球学校难以复制的。不少由职业球队营运的足球学校亦会预留部分名额予特别有潜质的青年免费入读。这无疑可令家境一般的青年接受高水平青训,但改变不了总体来说,中上层家庭子弟在足球青训体制中占优势这事实。

恒大足球学校的足球场。图片来源: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70105/china-soccer/zh-hant/

青训成效,除了与教练员质素和训练硬件相关外,伙伴和竞争对手的实力也很重要。于是,将年青球员送到足球先进国家参与当地的青训计划,近年也是一条门路。

九月底公布的国足集训大军中,不少球员都曾在欧洲的青训体系待过。除了是由中国俱乐部或其它单位资助旅欧的球员外,不少中国年青小将留洋,靠的就是家人的财政支持。曾在荷甲进球的张玉宁本身就是富二代;今年中超首阶段发挥不错的香港小将戴伟浚,如果是来自香港的基层家庭,也不可能自小在英国生活,在当地职业俱乐部的青训系统成长。

如果未来的国足名单中愈来愈多曾在欧洲青训体系长大的球员,那么就会有更多父母为了一圆自己或儿子的足球梦,将自己的儿子尽早送到欧洲。去年年底就有一则新闻,成都的高泽恩赴西班牙参加莱万特的梯队。高泽恩出发时仅得九岁。他的父亲高俊明接受访问时就提过,每年高泽恩留洋的预算是数十万人民币。如果高俊明是一般的工薪阶层,莱万特发给高家的邀请函,就会成为高家父子的纪念品了。

以上的分析无疑不是无懈可击的。有关中国足球学校学生的家庭背景、中国年青球员留洋的具体操作,无疑是需要更多记者、学者去探究的课题。我不是主过分张要回到依赖业余体校作男足主要培训所的年代。事实上,那个体制也有其缺点。然而,当公办的业余体校作为输送男足人才的角色被私营的足球学校和留洋青少年取代,则中国精英男子足球员“中产化”是一个很可能已经出现的现象。

竞技运动,既要有天赋,也要有后天的培训。假如留洋和私营足球学校就是中国青少年球员能参加到最优秀的青训体制,而不论留洋还是私营足球学校都在排斥着穷人子弟。那么,拥有足球天赋的中国男生中,就必然会有很多人因为经济原因而无法成材。换言之,就算中国人口多,但由于选材机制本身就只会集中在经济条件较佳的子弟,中国男子足球之所以成为网络笑话,就不是纯粹是因为足协的乱政和球员不争气所致了。

假如我的分析有一定道理,全国上下的吃瓜球迷又有何可做呢?我们在网上留言评论、转发的权利,或者是我们的武器。

我当然不是呼吁大家只为穷人出身的球员喝采,对家境富裕的球员则要视他们作阶级敌人。但下次如果再见到那些父母为了儿子的足球事业牺牲了什么的相关报道时,在点赞前可以先看清楚那个家庭是一个怎样的家庭。我不是要否定“牺牲”的存在,或者说那些“牺牲”不可敬。但那些“牺牲”,实在有可能是富人、小康之家的专利。如果报道中是这样的故事,读者就不应该只读到故事中的牺牲精神,也应要察觉到“牺牲”的本钱和资本。

真的值得我们转发、点赞、大书特书的,应该是那些克服贫穷艰难环境成才的足球故事。但我们也要紧记,那些故事绝非典型。为了中国足球、为了社会的公平性,我们要的是穷人可以出头的制度环境。

关注我们:

网站:http://masseshere.com

Twitter:https://twitter.com/masses2020

Telegram:https://t.me/masses202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中国足球的悲哀,就是市场经济的悲哀

不为赚钱和竞争:体育和进步政治的历史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