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瑪莉

Mary Claire Shiao. 本名蕭容涵,政治大學廣電系和歷史系。 IG:_mary_the_Sheep_ 其他連結:linktr.ee/_mary_the_sheep_

精神病患犯罪之後:《沒有刑責的罪犯》

發布於

2020年4月24日,撰文: 蕭容涵

台灣繼2012年的湯姆熊案、2014年北捷鄭捷事件、2016年小燈泡事件後,儘管經歷了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熱播,但從近日隨機殺人事件中,網友的反應可以看出,台灣社會對於這類事件的看法仍難以看出改變,許多人仍然將矛頭指向「精神疾病」。

實際上精神疾病與犯罪之間不沒有直接的關係,而對於精神疾病的不了解以及污名化,不但造成了不必要的恐慌及仇恨,更是讓疾病控管及相關教育更難以達成。但是仍不可否認在犯罪與精神疾病同時出現時,便會成為嚴重的問題。

近年多起的隨機殺人事件,讓人不禁思考精神疾病與犯罪之間的關係,如:精神病患者在犯罪時,所受到的司法的判決,是否真的能撫平受害者與其家屬的恐懼與憤怒?而在治療後,這些受到精神疾病折磨的病患,是否能夠重回到社會?

曾在購物中心隨機砍殺路人的精神病患西恩

紀錄片《沒有刑責的罪犯》中,導演帶著觀眾踏進加拿大柏克維爾司法精神病院,記錄下12年前隨機砍殺路人的精神病患西恩克里夫頓,在長達8年的戒護與療程後最終重返社會,以及訪問了受害者及受害者家屬、精神疾病機構的人員等,從多方的論點,深入這個複雜的道德及法律兩難困境。

疾病的折磨,精神病患是否能回到正常?

西恩克里夫頓在隨機傷人事件前,只是個怪異但無害的社區居民,直到他用偷來的小刀,對著超商前路過的女人,捅了6刀之前,沒人想過他會這樣做。在心理醫師的鑑定下,他被認定沒有犯罪意圖,因此被送至司法精神病院。

司法精神病院不是一般的精神科病房,而是司法單位。每一位病患並非單純的受疾病所困擾,而是都帶有刑事訴訟案件,每一位病患都帶有攻擊性。

西恩克里夫頓同時患有「妄想型思覺失調症」以及嚴重的「強迫症(OCD)」。妄想型思覺失調症是不可能被治癒的病症,唯有不斷的終身服藥,才能幫助病患離開虛構的內在世界,看見、聽見真實外在的世界,重新連結、接納現實。

(電影《美麗境界》主角、諾貝爾獎得主約翰納許博士也同樣患有此疾病)

曾在購物中心隨機砍殺路人的精神病患西恩

而強迫症則是有強烈的恐懼與心理壓力,導致西恩需要透過一遍遍儀式性地動作,如擺餐盤、盯著時鐘十分鐘後再離開房間,否則便會因害怕壞事發生而焦慮。

透過八年在司法精神病院的治療以及戒護,西恩透過強大的意志以及努力面對恐懼,最終克服了有害的強迫症儀式。而他的妄想型思覺失調症,也透過藥物到控制。

西恩似乎回到了正常,但真的是如此嗎?他真的康復了嗎?他是否可以回歸社會?是否會再次危害到社區的安寧?


回歸社會?被害者如何逃離恐懼?

要重返到社會,對精神病患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無論是生理還是心理。

在確認了狀態是穩定的後,病患會被一步步放寬活動範圍,從一天一次到三次、五分鐘到十五分鐘、有戒護到無戒護,循序漸進的證明自己可以有通向自由條件,這花費了西恩八年的時間。

但出去了之後呢?許多精神病患者常會因為害怕被異樣的看待、自我污名化,而選擇逃避、不吃藥、自我放棄。在不吃藥的情況下,精神異常最遲會在兩個禮拜內復發。這導致這些病患重回到不穩定的危險狀態。

曾在購物中心隨機砍殺路人的精神病患西恩

另外,受害者的心理更是這些病患回歸社會後的一大問題。十多年前西恩隨機砍殺事件發生時,受害人茱蒂才剛22歲而且論及婚嫁。在多年聽到西恩將要重返社會時,不安與恐懼重新回到她心裡,「誰能保證他會乖乖吃藥?誰能保證他不會回康瓦耳?因為如果我剛好在街上碰見他,我會受不了的。」

害怕被報復、害怕事件會再次發生等心理恐懼,以及憤怒和創傷,不僅讓受害者與受害者家屬的心理產生負擔,更是面對作為加害者的病患是否能重回社會這項問題時,最大的道德兩難。


為什麼會發病?台灣是該如何前進?

絕大多數的精神病患者都不會有暴力的行為,僅有少數人會越界,而這些越界的原因是什麼?

西恩形容自己的個性是弱小的,「我比較像被欺負、被佔便宜的類型,絕對不是攻擊類型。」再一次失敗的戀情後,他開始產生對女性的妄念,覺得她們都厭惡他、恨他,因此在茱蒂(受害者)走過時,成了所有厭惡他的對象代表。

但其實西恩早在失控前,就發現自己需要幫助,有向醫院尋求協助,但是他被拒絕了,「他們說太忙無法跟我聊,我想他們不懂,我已經快到臨界點了。」

精神病患者們儘管受疾病的折磨,展現出的行為與你我不同,但本質上的渴求卻和所有人一樣,希望被愛、被重視、被尊重,得到自己人生的自主權。《沒有刑責的罪犯》導演約翰卡斯納的另一部紀錄片《眼不見為淨》,一樣進入到加拿大的一做司法精神病院,追蹤了四名病患的日常,向觀眾呈現出,儘管對社會、對情感、對生活的恐懼,他們仍努力掌握自己的人生。

曾在購物中心隨機砍殺路人的精神病患西恩

台灣近年來的多起事件,結合了社會對於精神疾病既有的印象,導致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或者家屬再發現患病時,害怕被歧視以及自我污名化,最後選擇隱匿或逃避。在沒有正確求助專業人員的情況下,造成了他人的誤解甚至無法挽回的悲劇。《沒有刑責的罪犯》中,加拿大的司法精神病院體制、環境,但無庸置疑是台灣望塵莫及的。對於安置、治療精神病患等難題,或許台灣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討論與努力,但至少減少對精神病患者的歧視與污名,確實的了解精神疾病,減少仇恨,是我們目前能做到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