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9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622 

【當阿富汗淪陷】回看紀錄片《幸福的敵人》

蕭瑪莉

極端伊斯蘭教組織塔利班,時隔20年後,於前日(15日)宣布再次接管阿富汗,許多阿富汗人民紛紛逃離家園。著名阿富汗女導演薩拉·卡里米( Sahraa Karimi),早在8月13日,在發出公開信,希望全世界熱愛電影的人們,能夠看見阿富汗的現況,並伸出援手。 在塔利班的統治下,女性不再享有最基本的自由與人身安全,更別提許多阿富汗人民,在這20年間好不容易奮鬥出來的女性受教權、參政權等。

1

我是__人?從身份認同看《南巫》

蕭瑪莉

《南巫》是馬來西亞導演張吉安於2020年的作品,本片讓他獲得了第57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電影背景設定在馬來西亞吉打,主要講述了原本不太相信鬼神的阿燕,為了救突然一病不起的丈夫,在求助醫生無果後,開始踏入各路宗教、鬼神的世界。

坐上禁片導演的計程車 —— 電影《計程人生》假的乘客說著真的故事

蕭瑪莉

一輛計程車在德黑蘭繁忙的街道上行駛,乘客陸續上車,爭吵的男人與女人、有趣的光碟小販、帶著金魚的婆婆、忙著拍攝電影的小姪女。一輛計程車,一對行車紀錄儀,記錄下一段段似真似假的對話與情境,一位著名導演為什麼開著計程車在德黑蘭穿梭?這些乘客究竟是什麼人?他究竟想講什麼?

1

矛盾的慾望書寫:《理髮師的男人》不全面觀後感

蕭瑪莉

!!!!! This review may contain spoilers !!!!!《理髮師的男人》(The Hairdresser's Husband)為1990年上映的法國電影,講述了男主角成人後,實現了小時候的夢想——「娶一位理髮師」。在一見鍾情與突兀的求婚過後,他娶了一位與他已逝的性啟蒙對象(也是一位理髮師),有著諸多相似處的理髮師。片中的主軸有「性慾」與「死亡」幾個切入點。

精神病患犯罪之後:《沒有刑責的罪犯》

蕭瑪莉

2020年4月24日,撰文: 蕭容涵 台灣繼2012年的湯姆熊案、2014年北捷鄭捷事件、2016年小燈泡事件後,儘管經歷了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熱播,但從近日隨機殺人事件中,網友的反應可以看出,台灣社會對於這類事件的看法仍難以看出改變,許多人仍然將矛頭指向「精神疾病」。

1

我有一個熱衷買房的爸爸:電影《買房子賣房子》,從家庭錄像帶思考「家」、「房子」與「世代」

蕭瑪莉

2020年8月8日,撰文:蕭容涵/giloo紀實影音 就像導演林勇謙在映後座談說的,當談及房地產,我們只會想到社會底層人的掙扎,與建商的邪惡嘴臉,但這似乎太二元化了。善與惡、強大與弱小的對抗固然是人們想要看到的,卻也因此當討論房地產,我們一直忽略的中間一大層人的存在——我們一直忽...

對醫護說「辛苦!」後,台灣有給醫護喘息空間嗎?

蕭瑪莉

2020/03/23 Giloo紀實影音/文:蕭容涵(刊登於倡議家)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持續在全球蔓延,難以控管的情況下,如今已激增數起案例。然而作為前線的重要防疫人員,台灣的護理師卻還在有著「不合理的工時、不被尊重的職場」環境,犧牲著健康與尊嚴,承受高風險與壓力。

東方《浪潮》:《入戲》的人性實驗

蕭瑪莉

撰文:蕭容涵(寫於2020年4月17日 Giloo紀實影音 新聞網頁)一場演員封閉訓練變成文革的重現,從《入戲》的集體批鬥中看人性的複雜 《入戲》是導演董雪瑩為導演葉京2016年的新電影《記得少年那首歌1969》所拍攝的幕後,記錄下從選角到後來的演員封閉訓練。

還能相信WHO?其實2018年,就有紀錄片叩門詢問

蕭瑪莉

2020/06/02 Giloo紀實影音/文:蕭容涵 「世界衛生組織的預算中只有30%是可預測的資金,其他的70%我必須拿著帽子到世界各地去乞討。當他們給我們錢時,都指定與自己的偏好相關,但這些卻未必是世衛組織優先考慮的事。」 — — 前世衛總幹事 陳馮富珍 新冠肺炎(CO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