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vin42

42

转载:总之,被分配去结婚了。


源地址:http://weibointl.api.weibo.com/share/150860190.html?weibo_id=4511130276820639

总之,被分配去结婚了。

前两天收了个红头文件,居委会大爷递到家门口,我接下来一看,好嘛,尽管我不知情,但我下个月就是已婚人士了。

众所周知,过了二十二,国家亲自给分配对象。我的那个他是随机筛选的,名字叫林宝,年龄和我一样,我也不期待是个帅小伙,别带传染病就行。

今儿咖啡厅见面,第一眼就不同凡响,我们两相无言,我说你好,他也说你好,我看着他苍白带妆的面孔,他看着我饱满的手臂肌肉,又面面相觑。

直到服务员把他那杯都市丽人丰胸漂亮零卡冰激凌端过来,他才说:“你应该能看出来,我喜欢男的。”

我端起我的都市猛男精英丰叽霸零卡咖啡小酌一口:“你应该也能看出来,我不喜欢男的。女同长发的不少,男同不化妆的也多,刻板印象不应当,但是我们铁t和他们母零又有什么错,普通人骂我们,同类也不待见我们。同病相怜的情绪冒,这妹妹又亮了一句: "对不起,我有艾滋病。已经稳定了,不影响正常生活。”尖扎得我差点晕过去。

但是婚还是得结,文件上说的事是没有任何办法和理由更改的。而且文件说,艾滋病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好吧。

我们商量了下,把手续签完,不办婚礼。我自己有套房,他也有,要是居委会大爷不天天查岗,屋里面没有那个该死的摄像头就好了。没办法,大爷是按照文件办事的,摄像头也是。最后我俩猜拳,我输了,于是决定住在我家。我家里也没什么规矩,只要不动地下室的大冰柜就行了,那个冰柜是我妈改装过的,最重要的遗物。

签完手续后第三天,双方若没有特殊情况,必须在监控下交配。

早上七点半,我们就提前坐在床头酝酿,寻思着也许晚上能在死线前酝酿好了呢。我们喝了很多酒,希望可以从人直接进化成猿。喝了三十瓶,我大胆想象了一下我们交配的场景。不就是男的吗,我可以,我可以,我可以……我可以吗?我吐了。

我合法丈夫强点,比我多撑了五秒钟,也吐了。这怎么交配,三头插头能塞进两头插座里吗!第二Ж居k大*Ж7, 扬我Х夫现很好。我和他面无表情,紧张扣手心,大爷巡视一圈没发现什么违禁物品,也检查了残留体液,拍拍手离去。我呼了一口气,幸好他没发现保险柜里的电动叽霸。

我和他瘫在沙发上,我冷静分析:“我的叽霸进过男人的屁眼。它脏了”

他也冷静分析:“我的假发带在女人的头顶,它也脏了。”

回想起昨天,那可真是大汗淋漓,活色生香。为了掩盖我们呕吐物的臭味,丈夫喷光了他一整瓶香奈儿,我们换装,在监控盲区假动作,当然也不能太假,被发现了是要上征信的。具体操作就是,我装作他压在他身上,他装作我用电动叽霸草自己,我再装作电动叽霸是我自带原装的零件。幸好国家非常尊重个人隐私,摄像头没有录音功能。

我们都看到了对方一部分肉体,完事后又去厕所吐了很久,通过这事我明白了,三年抱俩这个硬指标算是玩完了。我们俩要是来真的,得为谁先从阳光最好的窗户那跳下去打一架。

愁啊,愁。

第二年,我和前女友复合了,他也找了个不计较艾滋病的男朋友,生活又有了盼头。

我合法丈夫天天打电话给他男朋友撒娇,他男朋友叫他宝宝。我女朋友才不这么腻歪,就叫我名字。

我女朋友人超好,漂亮温柔聪明,技术跟我一样棒。我们从高中就在一起了,感情一直很好,之前分手不是因为七年之痒或另寻新欢, 只是因为地结婚了。

现在我们复合,是因为她的丈夫死了。死因他杀,听说盆大的脑袋被人割下来扔进了厕所,马桶里还有新鲜排泄物,其余尸体分成块被埋进花盆,只剩右手至今没有消息。

事情过去两年,凶手依旧没影,成了悬案。幸好我女朋友当时在上班,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据,不然会被列为重点嫌疑对象的。

我们四个(特指我,我女朋友,我丈夫,丈夫的男朋友)经常一起约火锅,这个时代,社会尊重一切性取向,只要你不表现出来,就不会有人把你 送去医院。

约火锅是必要的。

四人约会结束后先一起送我女朋友回家,再一起送他男朋友回家,最后和我丈夫一起回家。丈夫的男朋友离婚了,因为对女人阳痿,被绑去电疗了一段时间也没起色,国家不会再强制他婚配。这种太罕见了,大多从电疗室出来还失败的,转头就会被押送进隔壁精神病院。

所以我们商量好了,在给我女朋友分配二婚对象前,她可以直接跟我丈夫的男朋友结婚。这样以后四人约会我们就可以省略一个步骤,直接把他俩送到一个地方。可惜半年后林宝和他男朋友分手了。

他男朋友是个渣男,而且千不该万不该打开我家第八层上锁的冷藏冰柜。

林宝哭得厉害,我拍拍他肩膀,依依(我女朋友)给他擦眼泪。林宝哭着骂渣男:“这世界上没有好17吗?他为什么这么对我,他有没有心阿!”依依沉默了会,想起来比惨是很有用的社交安慰吸气,鼻涕都缩进去一半。他看见我女朋友肚子上那道从乳房蔓延到下体的刀疤了。

“我前夫。”依依平静地说。我赶紧握住她的手。“鉴定轻伤,文件认为这是无伤大雅的夫妻情趣。遇到渣男可能是大概率事件,没事的,会过去的。”林宝也抓住依依的手,哭着说,“依依,疼不疼啊,你最怕疼了。”

铁 T 落泪 .jpg

我女朋友,林宝,都是最温柔,最好的那类人。我不是。

林宝和他男朋友分手,是因为偶然听到了他打电话的内容。那天情人节,林宝带着玫瑰花出现在陌生的城市,男朋友并不知情。那时林宝开心的站在门口打算不敲门直接进去,却听到男朋友先生对着电话那头说:“我有确凿的证据,那三个人是那个,下个星期可以行动。

男朋友确实对女人硬不起来,确实进过电疗室,他没有被扭送进精神病院的原因却不是因为幸运。他自愿成为了鱼饵。

这男人没有心,也不配有。

冷藏冰柜第九层,也被我上了锁。

夏天结束了,警察像蝉一样叫过几轮,来了又走。听说林宝的前男友偷渡出国了,又听说在大卡车上窒息而死了,真是活该。

tbc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