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vin42

42

转载:被 ***** 的中国屏幕

文章开头,要先坦白。


今天这篇文章,大概率不会改变这个现状:


我们正被逐步阉割。


这段时间,所谓的「绿色综艺」终于被大家注意。

 

那是个既健康又干净的综艺环境,它屏蔽了所有不该被我们看见的东西。

 

各大综艺舞台上,一首首歌词被改得面目全非。

 

“吻” 不得,“死” 不得,“杀” 不得。

 

“情人” 不行,“绝望” 不行,“空虚” 不行。

 


原作者:安心心心


一首金曲《处处吻》,更是变得支离破碎。

 

原词:“有半夜行人延续吻别人,让你旧情人又惠顾别人。”

 

改后:“有半夜行人延续问别人,让你的亲人又备注别人。”

 

整首歌词,都变得滑稽荒唐。

 



短短几年,我们从外貌被阉割到着装,从语言被阉割到文字。


如今,终于轮到七情六欲和喜怒哀乐了。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总而言之,这一次割的是干净彻底,荡然无遗。


 

甩甩辫子,一片祥和。

 

定睛一看,大清尚安。

 



阉割的刀,高悬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头顶。

 

不分性别,不分年龄。

 

2018 年 5 月,宋祖德曾发过一条微博。

 

他痛斥男艺人戴耳钉、破洞裤、纹身是歪风邪气。

 

他怒骂女艺人低胸装、破洞裤、坦胸露背是恬不知耻。

 

他坦言艺人虽然职业低贱,但也应着装得体。

 

他痛心疾首的呼吁,要肃清下九流,封杀这些不成体统的艺人。

 

那时候,没有人不觉得宋祖德是个笑话。

 

讽刺的是,他的呼吁却成了如今的现状。

 


 

马赛克,已然是我们综艺的常态。

 

仔细想想,好像 2017 年艺人还是可以染发的。

 

那时的《吐槽大会》上,“头发比人红” 是李诞最显著的标签。

 


 

常年五颜六色的大张伟,几乎自出道就很少黑发出镜。

 

他说:“绿毛,是他对叛逆最后的坚持。”

 


 

但好像一夜之间,就突然全都变了。

 

在没有任何明确审核条例的前提下,异色头发被禁止出镜。

 

各个综艺,开始疯狂删减染发艺人的镜头。

 

不能删减的,就让艺人把高糊马赛克顶在头顶。

 

再英勇的高能少年,也要在头上顶着七星瓢虫。

 


 

没多久,李诞剃了短发。

 

而大张伟则发了条微博:“我听话,染黑啦。”

 

微博下面,有粉丝评论道:“因为广电一张纸,大张伟丢掉了最后的坚持。”

 


实不相瞒,甚至没有那张纸。

 

每一次阉割,都只需要一个静悄悄的指令。

 

很快,染发的歪风邪气被肃清。

 

而这,才刚只是阉割的开始。

 

2018 年某综艺上,陈学冬扎了一个小辫。

 

这个小辫子,让他整期综艺都只有半个脑袋。

 


 

截不掉的地方也无一例外,全程顶着马赛克。

 

至于原因,非常简单。

 

这类 “娘炮” 的外部特征,和我们纯洁的环境格格不入。

 

性别歧视,被投放在每个人的屏幕上。

 


 

同样是因为辫子,池子再也没摘过帽子。

 


 

他和大张伟、李诞因为造型怪异、缺乏审美引领被点名。

 

盖章定性:不健康、不积极、不阳光、不向上。

 


 

我记得,池子后来做过一个很开心的梦。

 

梦里导演对他说:“池子,这次录节目不用戴帽子了,以后也不用戴了,发型可以出镜了。”

 

很遗憾,直到现在这也只能是个梦。

 


 

当辫子都可能触及到底线和规则,纹身自然不可幸免。

 

能遮盖就遮盖,不能遮盖就打码。

 

而《乐队的夏天》,成了一档遮盖纹身和辫子的艺术盛宴。

 


 

海龟先生,被里外里包裹成一个个粽子。

 

只看图,你很难相信这是夏天。

 

是一个个乐队,苦苦盼到的 “夏天”。

 


 

在央视的节目上,马赛克更是被运用得淋漓尽致。

 

仅一副画面,它就能占满半屏以上。

 


 

不仅如此,就连衣服上带有纹身元素的印花也不行。

 

因为一件 T 恤,节目组不惜一帧帧的打码。

 


 

广电始终秉承着苦口婆心,净化心灵的审核原则。

 

久而久之,审核的制度愈发狭隘。

 

男艺人的耳钉,甚至也会搅扰道德良俗。

 

2019 年 1 月,搜狐娱乐分享了一则存疑的广电新规。

 

内容通俗易懂:男艺人上节目不能戴耳钉,上星综艺和网综一样,戴的话高糊马赛克。

 

配图观感清晰,是小鬼和井柏然模糊不清的耳垂。

 


 

为什么说是存疑的新规?

 

因为自始至终,广电对以上任何一项的规定都没有过明文批示。

 

有人追问过,得到的回答也不过简单七个字。

 

“不知有这个规定。”

 

没有白纸黑字的规定,也没有人知道下一个马赛克会打在哪里。

 

但这每一项规定,又都真实存在。

 

不仅存在,还有目的,也有成效。

 

目的是避免对青少年产生不良影响;成效是直接让外型与三观道德挂钩。

 


 

每一帧马赛克,都让人恍然隔世。


放松娱乐的综艺节目,开始被塑造成空降中国内部的朝鲜。

 


 

终于,外型的定义被阉割得整齐划一。

 

2020 的今天,我们再也看不到戴耳钉、束发男艺人了。

 

与此同时,纹身、染发也变得不合规矩。

 

个性和选择,无一不被马赛克遮盖的干净彻底。

 

《后浪》振振有词的言论还在耳畔:


“我们拥有了,前浪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

 

“选择的权利。”

 

实在魔幻,也实在荒唐。



 

去年,有关女性穿衣自由的话题冲上热搜。

 

因为一件低胸装,热依扎被盖上恬不知耻的标签。

 

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们,无不对此捶胸顿足。

 

他们急切地想要把那块裹脚布,缠在女性的胸上。

 


 

这场有关吊带的雪崩,让我顿生寒意。

 

但是,我却并不会觉得奇怪。

 

为什么?

 

因为低胸,是不能过审的。

 

而这定义,来自于《武媚娘传奇》。

 

换言之,这好像才是官方认证盖戳的价值观。

 


 

前段时间,《青春有你 2》热度极高。

 

其中大热选手喻言,被曝出满背纹身。

 

立刻被指责是 “生活不检点”“人设崩塌”,评论里的脏话铺天盖地。

 

一切辱骂的言辞,都不乏有人附议和点赞。

 

纹身,终于又能和人品挂钩了。

 


 

今年 3 月,刘信达发微博怒骂陈伟霆。

 

他说:“男明星戴耳钉不成体统,有伤风气。”

 

他恶狠狠的警告:“必须拆除耳钉,否则逐出娱乐圈!”

 


 

屏幕上的马赛克,正如同癌细胞一样快速扩散。

 

这应该被称为 “宋祖德现象”。

 

马赛克,将会教导越来越多的人变成宋祖德之流,刘信达之辈。

 

如果明天,会是人均宋祖德。

 

我光是想一想,就不寒而栗。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综艺开始积极的自我审查,自我领会。

 

不能有纹身;不能戴耳钉、耳环,及其它特殊意义的首饰、帽子;头发只能是黑色深棕;不允许化烟熏妆...

 


 

越来越多的艺人,开始给自己手动打码。

 

衣服上纹身要补,裸露要补,特殊含义的英文、中文也要补...

 


 

评论里,对这一行为的赞扬和褒奖不断刷屏。

 

“这才是明星该有的样子!!!”

“酷!自觉遵守核心价值观棒棒哒!”

“哇,真的是偶像行业的标杆啊!”

 

你看,没有人再觉得这一切奇怪了。

 

这就是阉割的成效。

 

我们的个性和装扮,终于又一次被赋予道德化的解读。

 

女性的穿衣自由是,男性的耳钉自由亦如是。

 



终于,我们对外在的阉割习以为常。


这时,情绪和思想被阉割也就在所难免。

 

这也就是文章开头说的,我们看到的歌词也开始被删改了。

 

几天前,新裤子受邀参加湖南卫视的五四晚会。

 

一首充满 “正能量” 的《你要跳舞吗》应运而生。

 

“每当浪潮来临的时候,你会不会也开心(伤心)”

 


 

“在拥挤热闹(孤独)的房间里,我已经透不过气。”

 


 

“在这浪漫多情(冷漠无情)的城市里,在摩登欢愉(颓废)的派对里。”

 


 

概莫能外,它的每一句歌词都被修改过。

 

我们不能 “伤心”、不能 “孤独”、不能 “颓废”、不能 “无情”。

 

我们不能聊 “爱情”,不能谈 “生死”,更何况是 “性”。

 

太多的情绪,正消失在歌声里。

 

太多本该在的,被阉割的一干二净。

 

那些费劲全力从地下走来的小众文化,又被一脚踹回了原型。

 

不仅如此,还变得四分五裂,破碎支离。

 

我们,被阉割掉了太多东西。

 

甚至现在所敲下的每一个字,都可能难逃 404 的命运。

 

这真是,让人满怀羡慕。 

 


 

微博上有人问过:“如此一来,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答案并不复杂冗长,只有一句话。

 

“如此一来,最坏的结果是彻底扼杀我们及下一代的包容度。”

 

设想这样一个场景。

 

若干年后,我们的下一代偶然翻过墙头。

 

那里,歌声中有爱情,也有生死;染发的人、纹身的人也可以走上荧幕,无需遮盖;女孩穿低胸装不伤风俗,男孩打耳钉也不是娘炮;“性” 不是罪恶,同性恋更不是变态。

 

那时的他会不会问一句,为什么?

 

而这个问题,我们又该如何回答呢?

 

我希望,这个答案不会是:“因为自由,那个我们也曾隐约地窥探过的自由。”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