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周

数据分析及区块链领域撰稿人,量化投资者,编程爱好者。

人与人工智能的隐私协议

人尽皆知的以色列历史学家Yuval Harari有一个有趣的观点,那就是我们需要建立一种人与人工智能之间的隐私协议:这种隐私协议类似于病人与医生、被代理人与代理律师之间的隐私协定。即,为了能让医生、律师更好的帮助当事人,更好的维护当事人的利益,医生和律师需要知道当事人一些很私密的信息,比如过敏史、某种疾病的治疗情况;或者在被代理人与律师之间,律师需要知道当事人的所作所为。

这些信息很多时候是当事人巨大的弱点,这也是这类隐私协议存在的原因:防止医生、律师等从业者使用这些信息来损害当事人的利益——比如卖掉病患的医疗数据。

与之相对,Harari认为人和人工智能之间的隐私协议也变得越来越必要了。要想理解这种隐私协议的合理性,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一个事实,那就是在很多层面上,人工智能已经比我们更了解我们自己了。

这种了解可能来自于我们点击了什么网页、来自于我们在超市购物时多看了哪个品牌几眼、来自于我们在沙滩上度假时,更喜欢瞄看身着比基尼的同性还是异性。

这种“认识自我”全面竞争在过去人类从未经历过:如果古希腊某个智者告诉你,你应该更多的了解你自己,即使我们不理睬他,对自己的理解没有更深入,在这个世界上也很难有其他人比我们更了解自己(也许父母能做到)。可是到了今天,机器对于我们每个人的理解深度,在很多层面已经慢慢赶上甚至超越了我们自身。

恰恰因为存在这种“认识自我”的竞争,Harari认为,人类需要构建一种新的隐私协议框架:在海量数据分析这件事情上,以人的能力是无法抗衡机器的,因此我们需要用机器“武装”自己。我们需要一种 AI sidekick(AI助手),它在获取我们的隐私信息的同时,能够做到仅从有利于我们的角度进行判断和决策。比如拦截那些容易骗到我们的钓鱼网站链接等。

这种新型的隐私协议,不仅是一种伦理框架,更是一种哲学框架。

马克周,2018.12.09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