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西Marcy

喜愛閱讀和旅遊,曾從事護理工作十餘年,現為自由工作者、部落客。 厭倦市面上過度強調正面能量書籍,畢竟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生命的體驗是從中汲取平衡,而非當影子不存在。著《下一次鳳凰花開》

食之分寸 人之方寸

發布於

胸口的灼熱感襲來,外加上腹部傳來一陣痙攣。不會吧,我居然在剛完點一杯咖啡後胃痛。我忍耐著,節儉留戀著一杯咖啡的錢,但緊接著一股酸液往上竄,半點不由人,只能選擇落荒而逃,留下那杯令人扼腕的八分滿咖啡。

我持著智慧手機,按圖索驥找尋著藥局。你也許會質疑我為何不就醫,因為我曾為醫療工作者,再加上胃痛是舊疾,只要每次暴飲暴食,或進食速度過快,她總像舊識般找上我。只是我雖認識她,卻總還沒準備好要如何與她相處。在藥局內,我一句「有無PPI?」藥師馬上辨識出我是胃痛的識途老馬,但還是忍不住嘟嚷著「知道是老毛病,為甚麼不好好改改?」唉,知易行難啊。而熟識的朋友見我每隔幾個月胃痛一次,也忍不住戲謔我,不會是癌症吧?我只苦中作樂回,哪個癌症患者像我食慾那麼好,體重還上升?

說起與胃痛的初識還真烏龍,那年我讀護理學校,一早便覺精神不濟,頭重腳輕,恍惚之中還是去上學。直至體育課時,胃雖不怎痛,但我臉色蒼白,頭很暈,整個人飄飄然像個遊魂,央求老師讓我告假或在旁休息。但她拒絕了我,她說像我這樣蒼白瘦弱,應該好好鍛練。年輕的我不懂捍衛權利,不懂表達自身狀況已達極限,於是還跟同學一起跑操場,結果,哇一聲,嘔出一口鮮血,眾人嚇得趕緊將我送醫。

雖是護理學校,但畢竟沒有醫生,自然無法診斷,也無從判斷輕重緩急,我甚至還摀著含血的衛生紙,踏著漫步在雲端的步伐候診幾個小時。醫生瞧一眼我的抽血報告後驚呼:「你怎會在這,血紅素只有6,該去急診吧!」緊急做了胃鏡後才發現胃已經出血,最後輸血外加住院初體驗。爾後,吐血這件事便成為我的標誌,別班同學可能不知道我名字,但說吐血的那位,便知是我本人無誤。

我深刻為我昨日進食過快對自己致歉,店員只不過一句用餐時間到八點半,我明明尚有一小時,不用像百米衝刺一樣。不僅如此,做人有度,更是一件難事,求精求好求快是人之常情,但細想,各人有各人的方寸,各人的速度,有時我已吃撐,好友還一直說多吃點,或已經體力不支,旁人還在鼓舞著,要超越極限啊,我能不能勇敢地拒絕呢,告訴他人已超出我能力。我想,做人有方寸,對己,對他人,乃一生之課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反思創作和學習的初心

茶靡花事了—一場惡夢

年紀大後 友誼這件事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