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西Marcy

喜愛閱讀和旅遊,曾從事護理工作十餘年,現為自由工作者、部落客。 厭倦市面上過度強調正面能量書籍,畢竟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生命的體驗是從中汲取平衡,而非當影子不存在。著《下一次鳳凰花開》《表姊的佛牌店》

夏,奧入瀨溪

二〇一九年在友人盛情邀約下,展開夏季的奧入瀨溪三天兩夜之旅。素有天下第一美溪之稱的日本奧入瀨溪,橫跨日本東北秋田、岩手和青森縣。若以燒山站作為起點,子之口站作為終點估算,全長約十四公里,曲流逶迤,彷彿一條白蛇蜿蜒盤距於十和田八幡平國立公園上,其間綴以幾座大大小小的瀑布,風情迥異。步道起伏平緩易於行走,且沿途設置數個巴士站,不論對老年人或缺乏運動的都市人都是可親的原始山林。

奧入瀨溪為東北賞楓名景,旺季是秋季,彼時滿山樹林披上一襲紅衣,與潺潺溪流相映成輝,使人迷醉,但人聲喧沸,且屬意的飯店一間難求;冬季的靄靄白雪冰柱固然唯美,可惜交通不便,沿途高聳的積雪需求助於剷雪車;而夏季雖無楓紅,旅人寥寥,幽靜清冷,反倒是一趟綠意盎然的避暑之旅。

夏季的奧入瀨溪氣溫約十八度到二十五度攝氏,氣溫宜人,自然景觀豐沛。遍布桂木、槭樹、扁柏、山毛櫸、楓樹,蔥蔥鬱鬱,枝葉扶疏,像是個各色濃淡深淺的綠和聲的夏之樂章;更別提擁有超過三百品種以上苔蘚,一簇簇蒼翠欲滴的綠,沿路可見妝點在石板和樹蔭下;而偶見橫阻樹幹冒出的蕈類,居然形似毛茸茸兔耳,我見猶憐;怪不得星野奧入瀨溪流飯店每房配置著放大鏡,鼓勵房客漫遊時享受見微知著的美感。

既是清涼之旅,旅伴尤為重要,若遇上聒噪的同路人絕對煞風景,無暇欣賞美景還要招呼虛應對方,若碰上氣候或飲食不佳,可能充斥埋怨之詞而破壞興致。有幸我與友人都是喜靜之人,一路上我們前後相距約兩公尺,甚少交談,皆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寂靜,只偶爾關切對方腳程和體力,即便天雨不便,也未聞怨天尤人微詞,各自專注步伐前行。

我們由燒山站起步,夏季午後的奧入瀨溪遊客甚少,靜謐的時光凝結成微雨綿綿,雨點亦細致到肉眼無法視之,只能從水面上微小的漣漪和體膚的濕冷感受,但即便雨漸大,也僅感覺細小雨滴簌簌地打下。雨後的空氣是一種濕冷而新鮮氣息,揉合草木的清香,在吸吐間緩緩沁入心脾,增添幾許詩意,更顯聖潔穹靜。

奧入瀨溪以千變萬化水的姿態聞名,她可以以水流湍急姿態現身,拍打岩石時跌宕多姿,激流湧現;或緩如柔聲低喃,一道絲涓細流,微風吹皺水面,盪出一陣陣漣漪,氤氳水氣如夢幻雲霧,似裊裊炊煙瀰漫水面。除旖旎風光外,並有形有聲,水聲也同樣出脫;七米高二十米寬的銚子大瀑布是數萬滴雨水敲打在鋼琴鍵上,像無數個銀瓶華麗的撞擊,萬馬奔騰,而水流湍急地阿修羅之流水聲似兒時敲擊的精細三角鐵聲響,平緩的雲井之流又僅剩涓涓細流水聲。

回台後,有一位日本通同事感嘆我們遊不逢時,說遊奧入瀨溪應選在秋季,我笑而不語,心裡想到的是林夕〈富士山下〉歌詞裡「東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遙遠」,我們常期盼能在最好的季節與最愛的人去最美的地方,但生命中一個無常便可以輕易打亂你的計畫,像那些早早定好的旅行,不也因COVID-19肆虐全數作罷,所以與其期盼等待未來,當下的時機更為重要,能前行,就是最好時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