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西Marcy

喜愛閱讀和旅遊,曾從事護理工作十餘年,現為自由工作者、部落客。 厭倦市面上過度強調正面能量書籍,畢竟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生命的體驗是從中汲取平衡,而非當影子不存在。著《下一次鳳凰花開》

【雜談】五年陽壽與一個微笑

發布於
圖文不符,給你看我的新手手

這不是多麼羅曼蒂克的事,是昨天去東區高質感的美甲沙龍進行手足保養時,美甲師告訴我的一個真實故事,你覺得用五年壽命換得見心上人一面是浪漫,還是傻呢?別急著回答。

著名佛教的愛情故事《石橋禪》中,佛祖問阿難:「你有多喜歡這個女孩?」阿難回答:「我願化身石橋,受那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淋,只求她從橋上經過。」而這段也曾被置入於電影《劍雨》中,陸竹以己身渡細雨。更膾炙人口的還有你我熟悉的席慕蓉的詩《一顆開花的樹》「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詩詞優美,思念似乘著花香而來,癡情動人。

然而這些繾綣難捨的故事和詩,回歸到現實生活中,仔細想就足以傷感和可懼。

回歸到美甲師,她有一個朋友非常喜歡一個男孩,分手之後,她為求再見他一面,居然跑到四面佛前,發願「願用五年的陽壽換得見一面的機會」。傳說向四面佛許願,若還願的事越彌足珍貴,越能成願。果真,她見著他,但兩人的感情還是劃下了句點。不該是你的人,求神求佛也無用,然而不需要很多很多年,女孩的身旁就出現其他男孩,並感情順利。

失去的當下總涕淚交織,訴說著自己愛得很深,非要此人不可,看似癡情款款,現認真回想,只不過一種被拋棄的失落感產生的執念而已。其實愛情裡根本沒有什麼非得不可的事情,用生命總長度觀之,都像一小瞬間;分手、離婚、放棄都不會讓你心痛到死,當事過境遷,當你再愛上其他人時,又會再新生。

蔡健雅〈無底洞〉歌詞很美「穿梭一段/又另一段感情中/愛為何總填不滿又掏不空…(略)…很快就風起雲湧/人類的心是個無底洞」,最初的典故是作詞者小寒發現,飽受失戀所苦的朋友,分手後一周又愛上其他人。 過去的小說都放大、美化癡情,間接地人也把自己想得太癡情,但癡情從來都不該是優點,是對感情的固執,某方面來說是種桎梏,一旦過於耽溺,將招來痛苦

某個富商出軌多次,二房、三房一卡車,旁人問貴婦,為什麼不贍養費拿一拿,離婚算了?拿贍養費不見得吃虧,貴婦卻滿臉得意回答:「我這叫聰明,如果離了,就成全那一對x男女……」這是愛嗎?不甘和報復的成份比較大,消耗青春,日夜遭受先生不忠背叛的磨難到死,報復的是誰呢?

但我也不會說她的朋友傻,如果你也曾傷心過,深陷過情緒的泥淖裡,睜眼、閉眼都是同一個人、同一件事,你必能懂那執念。

佛說人生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愛別離苦、怨僧會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苦。前四種生老病死皆不由人,後四種全起於執念,傷別離、愛憎會,求而不得,耽於色受想行識。貪喜樂的我不會說些文謅謅一心向佛的話,只是在痛苦、難以抉擇的當下,記得給自己一個hit,執念是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