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西

廢材和憤青綜合體,喜愛閱讀和旅遊,曾從事護理工作十餘年,現為自由工作者,出沒北市咖啡廳。 厭倦市面上過度強調正面能量書籍,畢竟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子,生命的體驗是從中汲取平衡,而不是當影子不存在。

請給新進護理師成長空間

圖片來源:pexels


新進護理師自覺活得不像人

同學專題研究發表一篇探討工作未滿一年護理師對角色認同,研究問卷中有一個選項,叫「自覺活得不像人」,教授們對這樣形容不甚滿意且無法理解,覺得抹滅護理人員尊嚴,你怎能說護理師活得不像人呢?護理教育告訴你這是多神聖的工作啊!然而,四百多份的有效問卷研究結果顯示,多數新進護理人員自覺活得不像人。

當職場霸凌成為常態

作為深耕白色產業超過十餘年的一線醫療人員,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意外研究結果。護理工作環境並非外界想像單純,在傳統學姊學妹制當中,若你的同事帶著倚老賣老心態(相信我,這類人不少),那菜鳥護理師將可能除了適應新環境、學習技術和知識外,還可能非自願性的被增加額外工作量,甚至遭語言霸凌,前陣子西瓜醫院護理師跳樓輕生新聞歷歷在心,臉書社團靠北護理師充斥許多被學姊怒罵的哭訴,套句老話,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呢,但一堆女人的環境真的比較難相處。

道德勒索,加重工作負荷

另外,初次照護患者新護理師也將面臨角色衝擊,護理教育和課綱中反覆聲明護理是專業是藝術,非服務業,也未將清潔排泄物、倒水和溫便當等等工作視為業務範疇之一,但臨床上有不少家屬認為,清潔患者排泄物是護理師專業工作之一,天下雜誌某篇文章甚至說為了表明孝心,清潔排泄物應交給專業的護理人員(seriously?),引發護理人反彈,表明拒看天下雜誌。

除加護病房外,一般內外科單位護理師平均白班照顧7-10位患者,小夜10-12位,大夜15-20位,接待新病患、辦理出院、發藥、量生命徵象、排檢查、抽血、急救就來不及,誰有空幫你換大小便和倒水,有需要應該請看護,護理不是服務業。但拒絕和推辭往往可能被冠上沒愛心、被威脅、被投訴,而部分管理者卻要求護理師盡量滿足患者不適當要求,只因上層不想處理投訴。

護理師都花時間做這些非專業工作上,他們能有多少時間能培育精進專業能力?

尊嚴反覆被踐踏後,又能剩下多少熱忱去溫暖他人?

適應新工作必然辛苦,各行各業皆有其辛酸,但護理師做為一個生命照護者,壓力之大,業務之繁忙,絕非表面所見。而當前職場環境、工作內容、對護理人員刻版印象,尚有極大進步空間。

下次在醫療院所見到這群護理界新兵時,能以更寬容尊重對待,讓我們的護理人數和品質逐年上升,因應未來高齡長照需求。

此篇同時刊登於自由時報讀者投書https://m.ltn.com.tw/news/health/breakingnews/3236476

醫院裡的真假VIP們—小姐,你知道我是誰嗎?

醫療暴力 染血的白制服

奴性教育養成 別教我乖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