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吒

哨子轰炸之后

發布於

对抗审查机器的接力狂欢和对科层制不满的揽炒心态,从昨晚开始引爆微信朋友圈。图片版、多语言版、IPFS链接、火星文、镜像版、复古版、抽象语言版、文言文版、二维码版本、天书版和16进制版《发哨子的人》,每一个接力者在被粗暴网络舆情治理术的压制下释放犯禁快感。

但就调查事实而言,八点健闻,冰点和財新多方报道可能更加详实:湖北省各级防疫部内早期多次变更上报标准,对医院进行消息封锁,同时干预医院病毒样本送检,导致对新冠病毒和新冠肺炎的认识过程缓慢,早期疫情上报中断。

而在信息传播网络中,那些弱联系、从来没听见哨声的人们,被这场大型的行为艺术搞得云里雾里。的确很容易被发哨和吹哨行为所感动,尤其在哨声之后,艾芬一句,“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我,老子到处说!”除了对直报系统建设进度琢磨不透之外,还有几个疑问,口罩到底去哪了?到底哪些人先听到哨声?为什么医院消毒防护用品采购渠道会受阻?

这些应该是以经济和权力为中介的官僚集团完成大政府的政治承诺,指挥和领导一切,但是即便在生活物资、民用消毒防护用品、医疗耗材和医疗器材等物资宏观调控拥有丰富经验方面也频频响应迟钝,地方之间争夺不断,民间囤积哄抬价格,民间自组织救援物资分发缓慢。

而在意识到应急失误的一个多月后,习总飞往武汉亲切会见了藏在社区居民楼的国保们、便衣警察扮演的志愿者和医务人员。在疫情控制方面甩锅之后,再次完成中央和地方责任分离,维持人民对中央和地方的差序信任机制,前者要党感谢人民,后者要人民感谢党。

且不说党感谢人民,还是人民感谢党。感谢之前,先问一问,从事生产运输消毒防护用品的劳动者工钱有没有发?支援建设各地防疫医院的建筑工人欠薪问题和感染患者医疗补助有没有解决?医护人员的过劳补助,伤亡赔偿和心理健康有没有关注?严格执行隔离政策的病毒流行区域居民生活和消毒防护物资有没有解决?对社区工作者的消毒防护意识有没有培训?对病毒进行研究的科研劳工们的劳动补贴有没有落实?对这些处于高暴露风险防疫主体的歧视有没有进行舆论引导?

不过,发哨人叙事在成为公共记忆之后,有点期待这些犯禁快感会不会逸出言论自由的层面。


附录1 截至发布之前,尚存活的不同版本《发哨子的人》

16进制版:《吹哨子的人》-16进制编码版:

天书版:

简体中文版:接力转吧,别让她的哨声停下

甲骨文版:甲骨文接力哨

金文版:哨发的子人 金文版

粤语拼音:吹雞嘅人

德文版:持续接力:《发哨子的人》德文版

越南语版:《发哨人》-越南语版

音频版:哨子,音频版


附录2 新闻报道

八点健闻| 失去的机会,新冠疫情早期被忽视的小医院病例

冰点周刊| 白皮手册与绿皮手册:新冠肺炎诊断标准之变

冰点周刊| 武汉早期疫情上报为何一度中断

财新| 李文亮所在医院为何医护人员伤亡惨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