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尿小酒館

愛在家宴請朋友聚餐、喝酒聊天,久而久之成為地標。 有一隻貓叫小春,會亂尿尿 。 分享所思所想和親身體驗,星海之中,總有照亮自己的那一顆。

這裡是「貓尿小酒館」

在朋友ShuyunLo的推薦下來到這裡,她還熱心的為我指路,告訴我要發個新手文,這裡的前輩都會很溫馨熱情的回應。

一旦要著手寫自我介紹,才發現時間已帶我走了很長的路,雖說只是想講講現在都寫些什麼,又為什麼,然而這好像就是從自己還沒有意識到的時候就開始步上的旅程,所以,那就從遠方講起吧。

我住在台北,本名林怡芬,大家叫我玻璃,所以給自己起了英文名polly lin。

小時候好像就對「人」和「音樂」特別有興趣,看電視的時候會想:「為什麼她唱這樣的歌,但講話的內容卻完全跟歌的性格不像,這樣沒有什麼說服力啊!」,小學的時候當然也不會知道這種思考就是「藝人定位」,但是因為對這類型思考的興趣一直不減,所以大學的時候就立志要加入音樂領域的工作,也確實執行了這個夢想,畢業之後進入唱片公司,一共在相關領域工作了26年。也因為在流行音樂界工作,所以有了寫歌詞的機會,累積了一些作品。

在這26年之間,有十年的時間是自由接案的工作者,於是在這段期間又有機會接觸了編劇的工作,參與了電視劇「求婚事務所」的編劇工作,接著又有機會寫了康師傅為了行銷而拍攝的兩系列短片,因為寫這篇自介文回想到這件事,去找出了視頻,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

清蜜星體驗女生版

清蜜星體驗男生版

為什麼當初拍這個行銷短片會找我當編劇呢?就又說回我對「人」很有興趣這件事,印象深刻的是我高中時,台灣仍是升學壓力很大的聯考時代,我讀的是第二志願的女校,高三時規定每個人晚上7-9點都要在學校晚自習,然而當時已經有很多人失眠、焦慮,或是想讀的系所和父母的期望不同,又或對未來根本一片茫然,我其實記不清楚是怎麼開始的,但總之我記憶中,每天都有人來找我聊天,或許找我聊聊真的有幫助也說不定,所以就這樣自然而然地,一個接著一個的聊了下去。當時的學校是很美好的舊建築,有木製的窗檯可以坐上兩個人,窗外就是已有年紀的槭樹,在不同時節散發不同氣息,或是有時候我會帶著吉它跟同學去操場邊彈琴唱歌,總之,我沒有一天是在座位上晚自習的。這大概是我人生中「諮商」的開始吧(笑)。

因為高中時期累積的採樣,讓我對人性與命運之間的互動產生了很深的好奇,於是在之後我就開始接觸了星座、紫微、卜卦、姓名學、塔羅…各種命理或玄學的知識,但當時我都不是針對自己的未來有什麼疑問,而是對於這世界上存在各種人的樣貌感到有無比的想理解的意願。

編劇這項工作基本上也是因為對人性的好奇而產生的興趣,剛巧這個康師傅的行銷案是和星座有關的,於是我就獲得了這個機會。

跟我接觸編劇差不多的時間,我接觸了瑜珈。起因是我在98年的時候結束了一段長達十年的關係,陷入了很嚴重的睡眠障礙,當時我遇見了「西藏生死書」這本書,試著練習打坐,結果不是妄念紛飛就是昏昏欲睡,當時編劇的夥伴告訴我她正在上瑜珈課,瑜珈老師說,瑜珈就是動態的靜心,也許我可以試試看。於是我就跟著她去上了瑜珈課。

我是一個一生都不喜歡運動的人,然而宇宙就這麼看顧我,我遇到的老師是李安妮,她帶領的瑜珈完全超乎「運動」的概念,簡直是剝下我的皮和一切人格面具,然後再用光照亮我的血肉之軀。在她的帶領下,我在還不知道什麼叫「身心靈」的情況下就潛進了靈魂最幽暗也最美麗的地方。在這段學習的旅程中,我開始了所謂的「自我探索」,從對「人」的興趣,回到誠實的面對自己,去檢視當時30出頭的我,內在累積了多少的自我孤立、自我批判、以及深深的匱乏。期間經歷了04年我的憂鬱症,潛入谷底之後,我才終於發現了內在的光明。

07年我們一群學生跟安妮歷經了一場印度的師資班學習,這趟三個星期的旅程實在太豐富在這裡就不多言,但當時在各方面都很「蕭條」的我,卻在08年和幾位一起經歷這個旅程的同學開設了一間瑜珈教室叫做瑜珈,從來沒有想過要成為瑜珈老師或是老闆的我,也因此開創了自己沒有想過的局面。這間教室目前仍生意盎然,而且似乎因為有香港來的朋友在blog介紹過,使得我們每年都會認識一些從香港特地前來的朋友,這點真是跟香港很特殊的緣份。

話說到此已覺得文章過長,但卻完全還沒有進入「貓尿小酒館」的起源。總之因為我愛與人聊天,也愛料理,就常宴請朋友來家裡吃飯喝酒,喝了酒之後朋友們就常吐露心事,我也就分享我這一路所學,覺得可能有助益的觀點,結果久而久之,我家成了一個秘密的樹洞,有一天,「貓尿小酒館」的地標就正式成立了。

我剛說我在音樂領域工作了26年,也就是,我在2018年的時候「算是」離開了音樂行業,當時有一些朋友就鼓勵我把煮飯跟聊天變成收費的服務,因為他們也很想介紹一些根本不認識我的朋友來貓尿吃飯。這段時期我也經歷了很多心理掙扎,不過就有機會再說吧,總之,後來我真的成立了 #貓尿對話 的服務,一開始主要是以吃飯為形式,但後來演變成下午茶,甚至線上的對話。

如果要說貓尿對話和一般的心理諮商有什麼不同呢?最簡單的就是我沒有諮商師的證照,我給的建議也完全是根據我自己的知識和靈感。對我來說,我覺得我就只是一個「存在」,每個人在遇到問題的時候,都會跟我的高中同學一樣,想找人聊聊。那麼有這個緣份,我就分享我的生命經驗中可能對你有幫助的事情,之後也許我們不會再見了,也或許你覺得很有幫助,想繼續跟我討論你的人生。

這就是「貓尿小酒館」在做的事。這個名字是因為我有一隻橘色虎班貓,現在十歲了,興趣是到處尿尿,名叫小春。在我還沒有下定決心開始做貓尿對話的服務時,有一次我因為小春亂尿的情況太嚴重而找了寵物溝通師,沒想到小春略過他自己心情和健康的話題,直接告訴溝通師說:「我媽最近想做一件事,我有幾點意見你告訴她,1.小春就是小春,我不會討好任何客人。2.所以如果是我討厭的客人,我完全不想被客人看到,請你告訴她要幫我準備一個可以藏起來不會被看到的地方。3.但是這個地方要離餐桌很近,因為我要聽到他們說的每一句話。」


就是這樣,所以貓尿對話的服務是在小春的監督之下進行的,到目前為止,他不想見的客人好像只有一位哈哈,不過有的客人來他會選擇睡覺,有的題目他有興趣的,就會來到我腿上仔細聆聽。

說多了,真感謝看到這裡的每一位,總之「貓尿小酒館」就是分享我所學習、體驗過的一些事情。如果你有興趣,歡迎追蹤,也許有一天,你也會想和我對話。

如果你的生活正面對某些困境,或你有任何疑問,歡迎預約一對一面對面或線上的 #貓尿對話 服務,或歡迎follow 貓尿小酒館fb 、 貓尿小酒館ig ,有我分享的食譜,以及每日一牌卡的訊息分享。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