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燈旅人

天馬行空、愛做白日夢的人。希望能到處旅遊,邊走邊寫。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五﹚ 第三種狀況

日落的時間將近,「HELP」仍死灰一樣毫無反應。洪紫嵐按捺不住,打了兩次緊急電話催促那家科技公司,可當對方問有甚麼需要協助時,洪紫嵐卻啞口無言,落得繼續被誤會是一個瘋瘋癲癲的酒鬼的下場。

「我們現在要不找到另一個回到過去的方法,不然就只能等了!」李語扶著額,睡了半天依然倦容滿面。

「可是孖煙筒不能等了!」洪紫嵐不假思索地喊道。

「清醒一點!孖煙筒已經死了!」

李語冷靜的嗓音微微顫抖,瞬間讓房內的溫度降至零點,凝結的空氣壓得胸口陣陣作痛。

「其實,我反覆在想,孖煙筒會不會不是自殺死的?因為我真的想不出來原因,她一直都很堅強,很樂觀,不是嗎?而且,她自殺前一個月才開開心心地來旅行,怎麼突然會……」

洪紫嵐垂下頭,視線定在地上某處,腦裡浮現出那則新聞。在林子輝口中得知馬彥彤的死訊後,她們上網搜了6月21日自殺死亡的新聞,確實有一則與馬彥彤的信息很接近。一位三十歲、姓馬的金融界女強人,在住所裡服用大量安眠藥自殺,後來被上門的親戚發現,送院後證實不治。可能自殺的案件天天都在上演,媒體早已懶得報導,因此新聞的內容極簡,只略提死者最近在看精神科醫生,應該是受情緒困擾而輕生,死因沒有可疑,可詳細是甚麼原因產生悲劇,死者有沒有留下遺書,卻無法得知。 

「那是因為……我們不夠了解她,作為好朋友卻沒有關心過她。」方茜哽咽自責道,朦朧的眼眸掠過窗外昏黃的天色。金燦的夕陽在盡最後一口氣,給大地帶來一些微不足道的光明和溫暖,讓她在終將降臨的黑暗和寒夜裡感到一點慰藉,助她渡過漫長的孤寂。

「你真的認為她來旅行的時候是開開心心的?」

洪紫嵐猛然仰起慘白的臉龐,愣眼巴睜地看著李語,胸膛被不曾想過的敲問擊了致命的一拳。

這一點,李語思前想後了很久。「如果孖煙筒是真的開心,依我們對她的了解,她至少會邀請我們一起來旅行;就算如她所說的,覺得我們不會有空,也不可能自己一個人來了,卻一直對我們緘口不提。這可是我們的約定、夢寐以求的冒險!」

「我猜,孖煙筒有可能是趁最後完成人生未了的心願。」

方茜拿手背擦去眼角的淚花,「這……你的意思是,孖煙筒一早就做好了決定?」

「如果我們再成功回去,不管孖煙筒怎麼想,以為我們瘋了都好,我也會坦然告訴她,她在不久的未來會結束自己的生命,而我們是來阻止悲劇的發生!」

方茜和李語注視著臉頰漲紅的洪紫嵐,不曉得這麼做到底對不對。但若真的能救回馬彥彤,又有何畏懼?

此時,列車停靠在一個中途站—新西伯利亞站。

「我們要不要下車走走?」方茜突然提議道。除了那些行程安排的地方,她們總是懶得在中途站下車,討厭月台上人潮擁擠,也不覺得有甚麼值得下去逛逛。

三人並肩,一語不發地踏著夕陽的餘暉,在人來人往、人聲沸騰的月台上閒逛,地上模糊的影子被拉得很長,放大了胸口上的那抹陰影。

「如果,我們真的改變了過去,我們會不會再來一趟?和孖煙筒一起。」方茜停下了腳步,踩著自己的影子,若有所思地問。

「當然啦!我們的冒險是四個人一起的,三缺一算甚麼?」洪紫嵐爽快地回應,朝方茜咧嘴笑了,身旁的李語也露出含蓄的微笑,炯炯有神的眼睛發著光。柔和的橘黃陽光灑在兩張臉上,忽明忽暗,在方茜眼裡,比路上那些讓人為之讚嘆、繽紛艷麗的風景更美,更觸動心尖。方茜暗自遺憾剛才沒把相機帶在身邊,不然就能把這一幕拍下來,讓馬彥彤能夠看到,讓未來老了的自己和兒孫說起年輕一起瘋狂的朋友時,可以把相片拿出來仔細回味一番。可是方茜同樣拍了下來,用凝視的眼睛,然後直接存進大腦。

她們抱著期待,幻想著以後與馬彥彤一起來旅行,靜靜地沿著月台又走了一會兒。天色漸變黯淡,一天躁動不安的情緒緩緩沉澱下來。

忽然,傍晚的寧靜被口袋裡的一聲震動砰地劃破。

洪紫嵐打開手機裡的應用程式,尖聲驚呼,吸引了月台上幾道陌生而厭惡的目光。

方茜和李語同樣感受到手機傳來的震動。有一條最新的訊息。「HELP」按鍵重啟了。

三人迅速交換了震驚的眼神,李語仰頭瞥了一眼天空,緊張地喊了一聲「快」,洪紫嵐立刻按下了「HELP」。

一陣靜默。

眼睛全神貫注地盯著手機,呼吸憋在鼻子裡,四肢僵硬得不敢挪動一下。

然而,甚麼事都沒發生。

既沒有回到過去,也沒有聽到客服人員千篇一律的說辭。

從未出現過的狀況,讓三人更驚惶失措了。

「上火車!」方茜突然大叫,「我們三次都是在火車上,而且回到以前也沒離開過火車!」

三人拔腿就跑,花式穿插人群之中,風在耳邊颼颼呼嘯而過,抽打著扭曲的臉孔,髮絲在身後翩翩亂舞。

待全踏上火車後,三人氣喘吁吁地打了個眼色,再次按下「HELP」。

終於……

迎來了客服人員的聲音。

「不好意思,我們剛發現這個按鍵修好了,想試一試能不能用。」機智的李語壓抑著喘氣聲回道。

「您們可以放心,應用程式裡的功能一切正常!」

李語匆匆掛掉通話,轉身一瞧。夜幕低垂,月色皎潔。日落時間已經過了。

「我們晚了。」洪紫嵐心心不忿地咕噥道。

三人像洩了氣的氣球,拖拉著軟垮的腳步,回到包廂。

「我不該提議下車!」方茜懊悔著,若剛才留在火車上,可能就能抓緊時機,穿越回去。

「算了,」李語拍拍方茜的肩膀,「誰也不能預知情況。何況……」眼鏡後面散發出耐人尋味光芒。

李語擺出偵探的架勢,托了一下金框眼鏡,表情冷靜淡定,兩手環抱胸前,開始分析道:「他們維修了這個按鍵,有可能把隱藏的時間穿越功能給消除了,或者改變了穿越的特定條件,這才是我最擔心的事情。」

然後,李語拿出手機,確認了一下應用程式,繼續說:「但……我們剛剛在月台上『失敗』了。上次那個男人不是說過,『求救』是從來不會失敗的、不會聯繫不上客服的,那麼他們一修好,我們立刻『求救』就『失敗』,這不有點荒唐嗎?所以有可能,如阿西你剛才提出的,因為我們不在火車上,滿足不了所有條件,才會造成前所未有的第三種狀況,既回不了過去,也聯繫不上客服。」

「你的意思是,除了在日落、日出時間,我們還必須留在火車上?」洪紫嵐憶起日出那次,當自己一隻腳離開火車、踩在月台上,三人就突然被強制送了回來,可能並不是巧合。

李語眼角的餘光從洪紫嵐身上移開後,沒有直接回答對方的問題,反而自顧說下去,「剛才我們『成功』了,就如之前一樣,不在日出和日落的時候。如果是這樣,」銳利的眸光輪流打量著兩人,「是不是代表我們仍然可以循這個途徑回到過去?」

「當然,」李語馬上補充道,「以上只是我個人的猜測,細想邏輯上還是有些漏洞……最壞的打算就是……」她嚥了嚥口水,陰著臉,「這個秘密功能被刪掉了。」

方茜露出驚恐且疑惑的神情,微張的嘴巴找不到合適的語言;洪紫嵐緊盯著紅色的「HELP」按鍵,彷彿用念力在攝取深藏不露的秘密。

「我們還是早點……睡吧。」李語打了個很長的呵欠,眼角擠出倦怠的淚珠,「我們只能等日出的時候來驗證一下。」

「萬一……」方茜繃著臉,問正在爬上床的李語,「我們真的再也回不到過去呢?」

沉甸甸的心臟懸在半空,搖搖欲墜。

「那麼,我們就不得不接受現實。」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二十四﹚ 技術問題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