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燈旅人

天馬行空、愛做白日夢的人。希望能到處旅遊,邊走邊寫。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十三﹚爛掉的生日蛋糕

站在伊爾庫茨克火車站外的一位典型俄國大漢,高舉著寫了方茜三人中文名字的紙牌,在半空中搖晃著。字東歪西倒的,如抽象的圖畫,遠處的眼睛差點兒沒認出來。

大漢自我介紹叫奧列格,英語說得不錯,只是語氣有點生硬,態度算是親切。方茜一行人抵達市中心的酒店,前來接待的是一位年約三、四十歲的金髮女人,給人第一感覺是一位能獨當一面的女強人,說話做事都乾淨俐落。 

「她是這裡的老闆。」奧列格介紹道。

行程被安排得匆匆忙忙,三人放下了行李,便馬不停蹄出去參觀市中心的東正教教堂和充滿俄國風格的建築物。

「真的不得不認老了……十幾年前來或許能扛得住這種強度的旅遊,現在我只想躺在酒店的床上……」方茜胸前的相機左搖右擺,顫抖的腳步如拴了鐵球般沉重,前額和背脊的汗水沾濕了頭髮和上衣。

「坐了這麼久的火車,有點腰酸背痛呀!」洪紫嵐沒想到,怎麼說學生年代自己好歹也是一個女生籃球隊的隊長、天生的運動健將,不過幾年沒有空閒運動,身體機能就退化成這樣?

「我好餓……」幽怨的低鳴來自死灰一般的撲克臉。

 "Can we go for dinner now?"

 "No." 奧列格冰冷的回應。奧列格非常固執,無論如何都堅持依照《冒險手冊》上計劃的行程來執行。

李語乘機問奧列格認不認識馬彥彤。

出乎意料,一張比李語冷漠一百倍的臉龐竟顯露一絲緊張的感覺。李語緊盯著奧列格不放,像審訊犯人的警察般,企圖在高深莫測的面部表情中抽絲剝繭,尋找證據。

奧列格迅速調整表情至正常模式,既不承認,也不否認,而且順勢移開話題,滔滔不絕地介紹面前的景點。但李語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晚上結束了忙碌的行程,三人一回到酒店,直接懶在床上。

「紅紫藍,先去洗澡吧!」方茜捧著相機,趴在床上欣賞今天拍下的照片,準備挑選幾張好看的上傳至應用程式,完成每天固定的任務。

「不要!我的身體離不開床了……鯉魚!」洪紫嵐氣弱如絲地拒絕道。

「……」

「咯咯!」短促的敲門聲忽然響起。

 在不適當的時間,偏偏有人敲門。

「看看是誰吧,阿西!」被以為睡著了的李語突然發出疲憊的聲音。

敲門聲更急了。

方茜沒有辦法,只好拖著沉重的步履開門去。

下午見過一面的酒店老闆雙手捧著一個盒子,闊步邁進房間。

"We didn't order this!" 方茜一邊尾隨著老闆,一邊驚慌地盯著盒子看。

"It's included."

「甚麼意思?《冒險手冊》有寫過會給這個東西嗎?」方茜滿臉疑問,扭頭轉向離不開床的朋友。

"Please enjoy!"

金髮老闆一臉冷淡,把盒子放在桌上後,逕直離開,並帶上門。

洪紫嵐爬起來,愣了兩秒,接著小心翼翼地打開盒子。

闔上眼、躺在床的李語聽不見接下來的動靜。空氣凝結了大約半分鐘,耳邊猛然傳來低聲的哽咽,李語才艱難地爬了起來。

盒子裡是一個生日蛋糕。是一個活在回憶裡的蛋糕。

今天是洪紫嵐的生日。

方茜和李語在今天僅剩下兩個小時的此刻才突然記起,內心頓生愧疚。當了接近二十年的朋友,居然不記得對方的生日。

學生時代生日那天大家會出來見面、吃飯慶祝,剛出來社會工作那兩年至少也會發個訊息祝福,後來漸漸連日子都不太記得,忘了過了就算了。

這是洪紫嵐最愛的芒果奶油蛋糕。蛋糕最上面的一層和中間鋪滿了新鮮多汁的芒果肉,裹著雪白柔軟的奶油,但其中一角散了,幾塊芒果掉落盒裡,應該是說被人蓄意摔破了。

「這兒有芒果的嗎?」方茜嘴角含笑明知故問。

「當然沒有!這是孖煙筒細心準備的心意。你看爛掉的那一角,和十三年前的一模一樣!」李語順勢瞄了一眼牆上的鐘,剛好十點正。此時應用程式彈出一條「生日快樂」的祝福,李語點開,溫馨的生日快樂歌隨即播放。

洪紫嵐眼角含淚,久久說不出話。

「啊!」

洪紫嵐突然大喊,嚇得身旁兩個同樣沉醉在感動中的朋友彈跳起來。

「你們說,孖煙筒會不會就在這兒?」洪紫嵐的瞳孔在擴張,聲線高亢且沙啞。

「你說住在這酒店?」李語的情緒開始高漲,白晢的臉頰泛起紅暈。

「對!很有可能欸!」方茜接著附和道。

「會不會突然唱著生日歌,跑出來給我們驚喜?」洪紫嵐繼續猜測道。

方茜聽了,擰頭凝視著安靜的房門。

「會不會就在衣櫃裡?」洪紫嵐邊說邊跑去打開衣櫃。

十三年前,馬彥彤就是躲藏在衣櫃裡,靜待時機,在一個萬眾期待的時刻出現。

可是,昏暗、空蕩的衣櫃換來三人眼裡的失落。

瞬間激發出來的期待,如燦爛的煙火,隨著痛快的沉默而黯然消逝。

「來吃蛋糕吧!她會知道我們有沒有開心地慶祝生日!她一定希望這是你人生中最難忘的生日!」李語把切餅刀遞給洪紫嵐。

「我們不會重演十三年前的鬧劇吧?」方茜拿起心愛的相機,啟動了錄像模式。

「你想?」洪紫嵐的唇角掩藏不了壞笑。

「我們還小麼?」李語瞇起雙眼鄙視著。

洪紫嵐不打算切蛋糕,而是一人分一個叉子,直接開吃。

芒果的香甜喚醒了回憶裡的歡樂笑語,濃稠的奶油承載了密不可分的感情。儘管肚子早已飽得快炸開,但這個蛋糕不能不吃。

「我們怎麼吃得完?如果有孖煙筒在,四個人一起吃才行!」洪紫嵐說完,瞥了另外兩人一眼。

「有阿西在,不怕!她能把孖煙筒那份給吃完!」

「欸!我快變成一個肥師奶了好嗎?我要減肥!鯉魚,你最瘦,你應該多吃一點!」

「這麼說,洪紫嵐是今天的主人公,不可以辜負孖煙筒的一番心意!」

洪紫嵐不禁暗忖,五年、還是六年了?早已忘了有多久大家沒有坐在一起慶祝生日了。年少時對生日的重視和期待,在不知不覺間,被喘不過氣的生活捏碎,被逐漸老去的靈魂無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十二﹚棕紅色長髮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