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燈旅人

天馬行空、愛做白日夢的人。希望能到處旅遊,邊走邊寫。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十八﹚ 「HELP」

發布於

「不行!我不能繼續佯裝開心地旅行下去!」

時間隨著馬不停蹄的火車不知走了多久,窗外的天色變得昏暗,感覺孤寂淒涼。忽然聽見洪紫嵐濃厚的哭腔劃破了房間裡的死寂,李語睜開了疲倦的眼睛,方茜抬起了憔悴的臉龐。

洪紫嵐已經打開了應用程式,點下「HELP」的按鍵。

李語想阻止衝動的洪紫嵐卻來不及了。

三人屏息凝神,等待接通科技公司的客戶服務。

可是,不像之前那樣兩秒鐘就有客服人員接聽,現在時間過去了半分鐘,房內仍然鴉雀無聲。

「怎麼了?」方茜神色慌張地問道。

「有沒有搞錯!還不趕快接『求救』電話,真的有危險的時候,信你們肯定沒救了!」洪紫嵐肆意咆哮道,將憋在心裡的悲慟和不滿發洩出來。

突然,門外傳來一聲清脆的「匡噹」,感覺是玻璃從高處掉落碎裂一地,緊接著是一聲女人的驚呼。

有點耳熟。三人交換了驚慌的眼神,全身冰冷僵硬。

"Sorry!"

聽見門外女人道歉的語氣、倉皇急促的「噠噠」腳步和掃去玻璃碎片的「乒乒乓乓」,三人不約而同擁向門口,推開了門。

「你們怎麼會在這兒?」久違而熟悉的臉龐在僅僅幾步、觸手可及的距離之外,閃爍的瞳孔散發出驚喜的光芒,燦爛的笑容撼動了冰封的心臟。

「孖煙筒!」洪紫嵐和方茜瘋了似地撲向馬彥彤,緊緊擁著彷彿一輩子絕不會放手,眼眶溢滿了淚水。從無法自拔的悲傷忽然間變成欣喜若狂,之間的心情起伏跌宕,比不扣安全帶玩過山車更讓人暈眩窒息。

旁邊的俄國清潔阿姨一臉冷漠,看也沒看她們,手裡拿著掃帚,專心一致地清理地上的玻璃碎片。

李語怔在原地,盯著活生生的馬彥彤,卻挪不動腳步。

「鯉魚!過來呀!」眼泛淚光的馬彥彤用響亮如昔的嗓音呼喚著。

李語拉扯著拴上鉛球似的兩腿,停在能感覺到馬彥彤呼吸的距離,定睛凝視。棕紅色的長髮梳成一根高馬尾,彎成橋的眼睛裡含著高興的淚水,下半臉深深埋在方茜和洪紫嵐的懷抱裡。

李語用力捏了大腿一下,接著緩緩伸出手,手在半空中微微顫抖,然後觸碰到馬彥彤臉頰的瞬間,像觸電一樣迅速彈開。

是溫熱的,是柔軟的。

李語抱了上去,淚水狂飆。

清潔阿姨依然不為所動地低頭打掃著,中間說了一句她們聽不懂的俄語,大概是在提醒小心地上的玻璃碎,然後默默地離開了現場。

三人猶如堅固的鎖頭死緊扣著馬彥彤,馬彥彤快被壓得喘不過氣,連忙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推開她們,這才發現她們滿臉淚痕、臉色慘白的樣子。

「你們怎麼了?」馬彥彤憂心忡忡的眸光打量著三人。

「孖煙筒你怎麼會在這兒?」方茜彷彿聽不見馬彥彤的問題,扯著沙啞的嗓子喊道。

「孖煙筒,你不是……甚麼……」洪紫嵐說著說著哽咽了。李語則緊蹙眉頭,一言不發。

「我怎麼了?我是一個人來旅行的!你們怎麼也在這兒?」馬彥彤張大嘴巴,臉上同時露出喜出望外和迷惑不解的複雜表情。

方茜三人的神情同樣複雜,驚喜、茫然、疑惑、憂慮……在臉上交錯停留。

「不管了!只要孖煙筒你還在就行了!」洪紫嵐把馬彥彤的臉深深埋在懷裡,拳頭重重捶在馬彥彤的背脊,方茜則在一旁低聲抽泣。

馬彥彤被擋住的嘴巴發出悶悶的聲音,「你們到底怎麼了……」

李語感覺激動的心臟快要不受控制地跳出身體,呼吸困難,一頭霧水。幾個小時前林子輝才哭著說馬彥彤自殺了,而且是在六月底的時候,說怎麼也不可能詛咒馬彥彤、拿馬彥彤的生命來開玩笑,甚至讓她們回去後去拜祭馬彥彤。現在,人卻有血有肉地站在眼前。

真的是惡作劇嗎?林子輝受馬彥彤的指使,隔著電話在演悲傷不已的戲碼嗎?是馬彥彤被我們心痛欲裂的哭喊感動,替我們心疼,所以忍不住出現?還是馬彥彤又一次不小心地被我們撞見了?

來不及理清纏繞一團的疑問,也不知道從何問起,如果真的被耍了此刻也憤怒不起來。李語穩住呼吸,故作鎮定地問:「孖煙筒,我們前幾天已經見過面了,對吧?」

洪紫嵐猛然鬆開了馬彥彤,方茜拭去眼角的淚光,兩人擰頭望向李語。

「哈?甚麼時候?」馬彥彤一臉懵然地注視著李語。洪紫嵐和方茜也注意到了馬彥彤的表情。

「就在火車上啊!在前往伊爾庫茨克的火車上!」

馬彥彤摸不著頭腦,迷茫的眼神分別瞄了洪紫嵐和方茜一眼。「我有見到你嗎?」馬彥彤指著自己。

「有!就在凌晨的時候。你見到了我,也問我為甚麼會在這兒。我說是你委託了一家公司,給我們安排了旅行任務,我們才會來了……」

「甚麼?我有說過嗎?甚麼旅行任務?」馬彥彤伸長脖子,露出難以置信、理解不能的表情,跟前幾天李語親眼看見的一樣。

一旁的洪紫嵐和方茜發出吃驚的尖叫,瞳孔擴張突出,震驚的目光在馬彥彤臉上徘徊不定。

不是幻想。李語暗忖著。而且這一次有人作證了,方茜和洪紫嵐也在,親耳聽見了馬彥彤的話,親眼看見了馬彥彤真假難辨的面容。

「不是!我們來這兒全是因為孖煙筒你呀!你的任務我們不能拒絕呢!」洪紫嵐反駁道。

「到底甚麼任務啊?我怎麼聽得糊里糊塗?」

方茜驚恐不安的臉龐轉向李語,她終於理解李語當時的心情,明白李語為甚麼會找科技公司發飆。

馬彥彤跟上次一樣說著同樣的話,掛著同樣的表情。李語開始懷疑馬彥彤可能不是在演戲,瞬間渾身不寒而慄,汗毛直豎。

任務背後究竟隱藏著甚麼驚天陰謀?馬彥彤失蹤、「死」了又復活,到底牽扯著甚麼恐怖的秘密?

「可是林子輝打電話給鯉魚,說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是你的心願……」李語一把抓住方茜的肩膀,趕緊打斷她的話。

「哈?林子輝?林子輝為甚麼會突然給你們打電話?又怎麼會有你們的電話?」馬彥彤瞪大眼珠,盯著神色緊繃的李語。

目前的情況實在太複雜了。李語直覺現在不是一個合適的時間,告訴馬彥彤,林子輝不知出於甚麼原因撒謊了,說表妹自殺死了;而且,關於馬彥彤安排冒險任務的事情,李語傾向於相信林子輝的話。

「林子輝……就是告訴我們……」李語嚥下一口口水,「你給我們安排了這趟旅行……」

「不對!會不會是有人借了我的名字騙了你們,你們都上當了?」馬彥彤緊張地揣測道。

三人嚇得瞠目結舌,臉色更難看了。惶恐的氛圍攏聚一塊,在四人的頭上盤旋不散。

李語垂下視線,剛好發現地上留下了一張工作證件,蹲下撿了起來。是剛才那位打掃阿姨的員工證件。正面是阿姨的照片和俄文寫的名字,而背面李語猜測是簡單概括的工作日程。

李語詫異地瞪圓眼睛。證件上面的日期寫著2029年5月26日。

5月26日正是李語最後一次接到馬彥彤電話的日期。

李語走去拉起馬彥彤垂在腿邊的手,手腕上的電子手錶顯示今天是5月26日。馬彥彤緊蹙眉宇,莫名其妙地看著李語。

李語慌了,連忙掏出自己的手機,恐懼猛然竄遍全身。

自己的手機正常顯示今天是7月17日……

「怎麼了?」方茜和洪紫嵐異口同聲。突然,窗外一隻不知名的鳥兒在尖叫,聲音淒厲,頓時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方茜三人此時才驚覺,現在的天色竟然是亮的,大概就在下午六點左右的時間。可是,剛才明明就日落了,現在應該起碼也是晚上九點多吧……

同時,車廂裡倏忽響起一首俄國的民謠,旋律輕柔,給正享用晚飯的乘客們營造舒適悠閒的氣氛。

李語幽深的瞳孔驟然睜大幾倍,湊近的話會不敢直視。李語終於想起來在哪裡聽過這首聽不懂的民謠。

就在和馬彥彤講電話的時候。5月26日。

結合一路上的蛛絲馬跡,李語開啟慎密的偵探思考模式和敏感的直覺,腦裡忽然出現一種不可思議、讓人毛骨悚然的想法。

李語試探性地問馬彥彤,「今天幾號了?」

馬彥彤愣了兩秒,回道,「5月26號。怎麼了?你連今天是幾號也不記得?」

另外三雙眼睛彷彿發現了血肉模糊、陰魂不散的厲鬼,驚駭恐懼的目光在交織重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延誤十二年的列車 — ﹙十七﹚噩耗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