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云眾聲

講述些芸芸眾生的故事。 想把喜歡的人、事、物推薦給你們;還有生活大小事的雜想吧!

遺書,死亡,告別式

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呢?我沒有很多親朋好友死亡的經歷,一方面很開心身邊的人都在一方面也擔心所愛之人離開後,自己能否承受。

因為疫情的關係,和身邊的朋友聊到了死亡的議題,又聽到 @衣櫥裡的讀者 Podcast 「臨終者的孤寂」這一集的Podcast,有很多的感觸。
想分享我的生命中,有關死亡的故事。

在開始之前,我要大力推薦衣櫥裡的讀者,前陣子偶然在馬特市發現了他,聽了19世紀法國農民的聽覺世界這一集後,就愛上這個頻道啦!其實,在收聽每一集的過程中我都有好多感想,之後再慢慢整理發文吧!
之前都是在睡前收聽,結果腦袋一直想著很多事睡不著,以後得白天聽才行了哈哈!

遺書

大部分的人都會避免談論「死亡」,認為這是一件不吉利的事情。
但事實上人終究無法避免「死亡」,這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

兩年前,有一群臺灣YouTuber,阿滴、志祺七七、聖結石等人將遺書用影片的方式呈現。就是要告訴大家,不該避諱談論死亡這件事,如果能在離開前交代好所有的事情,那也不是件壞事。
我在看完影片後,也沒想著要試著為自己寫封遺書。
可能那時,我覺得死亡離我不那麼近吧!
最近疫情嚴重,我常在想若是不小心罹患肺炎重症死去,又或者打了疫苗後有併發症而死去。雖然我都不怎麼出門,也都有做好防疫;疫苗過敏併發症的機率極低的,自己也不是疫苗施打優先順序上的人,根本不可能打到疫苗啦哈哈。但還是會胡思亂想。那我是不是該寫封遺書,寫給幾位重要的親人、好友,交代重要的事情。

死亡

前一陣子我居住的地方附近出現了好幾個案例。
我和伴侶開玩笑地說:如果我死了,要把狗狗接去照顧哦!
(附註說明:這個狗狗不是真實的狗,是我的一個布偶。)
他回應:糟糕!可是現在我也沒辦法出門去接狗狗。
我又說:對欸,這樣不行,那我可不能死。

笑著談論這些,「死亡」也就沒那麼恐怖了吧!
媽媽也會跟我說,如果她死了我要怎麼去處理保險、定存的事情。
雖然我覺得用正面的、理性的心態面對可能到來的離別,比總是說「呸呸呸!不吉利!」來得好。
但是,我還是會害怕,所愛之人離開。
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呢?我沒有很多親朋好友死亡的經歷,一方面很開心身邊的人都在一方面也擔心所愛之人離開後,沒有經歷過的自己能否承受那個衝擊。
光是用想像的,我就能哭到不能自已。
我想,這是我還要努力學習的,學習如何和最愛的人說再見。

告別式

攝影師:Pavel Danilyuk,來源:Pexels。https://www.pexels.com/zh-tw/photo/7317734/

我人生中唯一參加過的,是幾年前阿公(爺爺)的喪禮。

阿公是話不多的人,我們之間不是非常非常緊密的那種祖孫關係。
我們家是在姐姐五歲要讀幼稚園的時候,搬到臺北來住。我和姐姐相差一歲,也被送到了幼稚園(應該是小班,姊姊是中班?)但我不習慣,總是在幼稚園從早哭到晚。但爸媽都要工作,也沒辦法照顧我,於是又把我送回到阿公阿嬤家。
之後,長大了些,我還是會在每年寒暑假到阿公阿嬤家玩。隨著年紀的增長,回去見阿公阿嬤的時間也變少了,關係也逐漸變淡。

在參加喪禮前,我覺得我應該不會哭。
但當司儀開始念很多很多的台詞,我們家屬向一組又一組來弔唁的賓客鞠躬致意。
聽著司儀的台詞,我想起了很多兒時的回憶。
我和阿公相處的時間不多,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會騎著腳踏車載我到公園,拿吐司邊餵魚。還有,阿公教會我游泳,小時候每年暑假,阿公幾乎每天都會開車載我和姐姐去泳池,游泳玩水一整個下午。
回憶湧上心頭,眼淚就像水龍頭打開了,不停地流下來,一直持續到喪禮結束。


你也有和親人朋友分別的經驗嗎?
你是如何處理心裡的孤獨感和傷痛呢?
歡迎留言分享。

如果你喜歡我的分享,歡迎訂閱我哦!

https://liker.land/mandy30203/civi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臨終者的孤寂

死亡如何成為一件非日常的事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