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子

在生活的狹縫中書寫夢境。

由聽日開始。新亞劇社2022週年公演觀後感

(edited)
如果暴露了我的感覺,我就一定會被征服。

其實不常有機會看話劇,不過就從前短短數次的觀賞經驗來看(而大部分來自新亞劇社從前的演出:P),今年的劇情設定是挺新穎的——並沒有羅生門事件或虛實的探索,詭異的氣氛也幾乎沒有,完全是溫馨家庭的和諧風格。雖然是這樣,戲劇並沒有像中學那些家家酒般的班際演出流於俗套,而是在每一個歡笑和溫暖中,一次又一次在主角和觀眾心上擺放石頭,以致於完場時有一種難以呼吸的沉重。

場刊用了磨紗質感,柔軟的紙質。戲票亦很具心思。


一入場便被佈景震懾。雖然劇社早以一絲不苟聞名,但還是覺得驚喜。柔和燈光照亮台上的木式建築,是傳統的日式家居。不但設有玄關和客飯廳,就連冰箱磁石裝飾和昭和特色海報亦應有盡有,彷彿置身民宿。冰箱右方是舞台中心,設置了一道門,讓人不絕臆測之後角色進出的情形。


這時,有一個女孩從這道門走出來。她不同於後台人員,並沒有穿着黑色衫褲,反而是戴着頭巾和圍裙,就像山崎麵包店裏的服務員。她不疾不徐地走到和式桌子前跪下,然後俐落地把桌上餐具放好。一般來說,這個時候演員不是應該要好好休息和熱身嗎?不過也許是因為現場早有輕快的背景音樂,而這個女孩簡單收拾的動作,竟然好像是隨着節奏律動似的,令人更加期待之後真正的演出。(後來得知,因為佈景太大無法拉上簾幕,所以其中一名女主角便在家裏準備第一幕的晚飯,正好符合她料理家中大小事務的身份——沒錯,就是花田冬子。)

像家一樣溫馨的舞台,門旁的日曆會隨劇情推進更換日期。這是冬子預備開始的情景。


一開始氣氛比較平淡,坦白說郵差一幕有點像是用對白訴說故事背景的感覺。或許因為這個故事的賣點並非曲折離奇的劇情,所以感受到編劇很用心地安排了不少笑場,打破沉寂的氣氛。其實結婚本為橋田壽賀子於八十年代所寫的日本電視劇,維基所見播放了大約三個月,之後便被不少劇團改編成話劇。


春子的勇敢、夏子的跳脫、冬子的固執、花媽媽的矛盾……最後最後,還有隨時間推移,觀眾最關心的秋子——被迫放下家庭包袱之後,她能過上自己喜歡的生活嗎?她會遇上真心相愛的歸宿嗎?本來以為這樣直接的劇目,是要諷刺一些有名無實甚至機關算盡的婚姻,至少花田媽媽原本的婚姻就是不幸的。可是隨着眾人逐漸出嫁,婚姻似乎成為劇中女既幸福又嚮往的終點。而無可避免的是,花田家再不會出現熱鬧的晚飯,即使再次開燈,那柔和的燈光沒有人影伴隨,也顯得幽靜慘白。


「如果暴露了我的感覺,我就一定會被征服。」在同情秋子前,讓我們先來看看冬子。明明嘴上一直說討厭男人,認為女人應該自力更新,但卻打從心底被前來蹭住家飯的原田一平感動。難道原田一平完全符合冬子和秋子閒談間「不存在的理想對象」的條件嗎?不是。乍看之下,冬子好像個孩子,面對鄰家小孩帶來玩的新玩具表現得一點興趣也沒有,私下卻悄悄到玩具店駐足良久,怎樣也看不夠。可是,她真正感動的,是自己的付出被認同——一平發自內心對她廚藝的讚賞,讓她第一次在家人以外的口中,聽到自己的價值。


儘管如此,她仍不想被征服,無法面對一平。「結婚不是去計較對方可以付出甚麼,而是想為對方付出多少。」因此花田花必須點醒冬子,自己的恐懼和願望竟是如此抵觸。認清自己的情感,冬子終於心甘情願為一平煮一輩子的飯。可是,秋子呢?


秋子呢?如果說結婚是一種心甘情願的服務契約,她的結婚對象大概就是花田家。出於選擇和責任,她從不認為這是一種負擔。因為照顧家人而年華漸老,她不介意;因為妹妹的幸福要壓抑自己的情感,她不在乎。就算她真的遇到一個與自己相知相惜的男人,大概她也會以家人為先。也正正是因為了解秋子的性情,連花田花也急着要出嫁,不要給秋子留下任何顧慮。花田家的故事發展至此,秋子最痛的大概並不是被遺下的孤獨,而是明瞭這種「背叛」竟然代表了最真摯的祝福。


花田家由結婚相聚,亦由結婚散離。結婚,從來不是容易的事,但也不是遙遠的事。但無論是準備結婚的人,抑或準備恭喜別人結婚的人,都是衷心期望着一個美好的將來,一個自己和所愛的人們都更快樂的未來,不是嗎?我不禁悄悄地相信,由明天開始,秋子也一定會漸漸變得幸福。


花田家再不會出現熱鬧的晚飯,即使再次開燈,那柔和的燈光沒有人影伴隨,也顯得幽靜慘白。

P.S. 看演員的社交帳戶時,發現了驚天大秘密:XDD

花田秋子才是最後勝利者。原因?不費吹灰之力獲得祖屋。(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