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世

無所事事諸多思緒的半廢耶青。 太多人寫風花雪月,太少人寫一些有營養又貼地的文史哲。那麼我嘗試寫下吧。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 68|第一百零八個人呢?

發布於
「你知道嗎?你擁有自由,或者,用另外一個說法,你擁有自由意志。」

在馬特宇宙的一個重要空間,坐落著「星門」。那是一座巍峨高聳的建築物,浮游乎宇宙之間,神出鬼沒。「星門」因為實在太過龐大,其樣子究竟實際是如何,沒有人能夠描繪清楚。而且每一個見過的人描述「星門」,其外觀好像都不同。

阿傑,只是馬特宇宙的一個普通平民,星際之間的矛盾衝突,他根本不參與其中,也無法參與其中。他只是一個有些懦弱,面對改變會焦慮的平凡人。

大部分的冒險作品,主人公都是一名熱血、有動力、外向、不屈不撓、不知為何有無窮資產的人。擁有阿傑性格、背景的人,永遠是一個NPC。奈何人間世就是這樣奇詭,阿傑在機緣巧合之下,竟然遇見了「星門」。

「星門」周邊一片寂靜,連一絲聲音都沒有。

阿傑仰首長望,只見「星門」擁有著一排高聳的棕黑色羅馬巨柱,頂部有一個三角拱頂。上面雕刻著千百萬個塑像,但因為「星門」太過巨大的緣故,根本無法辨別任意一個塑像的樣貌,亦無法見到整個「星門」的規模。

正如人面對著龐大的懸崖、海洋、天空,乃至站在超級高樓上,會覺得自己非常渺小,甚至會有眩暈的感覺。面對著「星門」,阿傑也感受到強烈的焦慮。浮游在空間中,阿傑雖然可以嘗試逃離「星門」。只不過,阿傑感覺到自己一生太多疑問,一生太多不順心,既然來到,就不要浪費機會。反正,舉目四野,全無退路。


「星門」卻擁有一座與規模毫不相稱的小門。雖然說小,但也有三層樓高。阿傑用盡力量推開一邊門,入面的大廳一片黑暗,只有地面一條又一條的燈帶,指引著路程。

相比「星門」外那種曠野的寂靜,「星門」內就是一種毫無波動的靜謐。

阿傑嘗試向前行走,原來地下的燈帶會按著阿傑行走的步伐而改變方向。燈帶好像在指引著阿傑,阿傑也好像有自己自由意志。

行著行著,經過長長的走廊,阿傑途徑很多房間,門口上銘刻著各樣的奇異文字,每個房間上面都有一盞細射燈,讓經過的阿傑隱約到大門和奇異的文字,阿傑一直行,一直行,過了不知多久,終於去到了路徑盡頭的一個房間。

究竟是否真的是路徑盡頭?阿傑也不清楚,總之地上的燈帶就是去到這個地方就嘎然終止。

那個房間的大門與其他大門不同,氣氛也不同,阿傑在門口躊躇了良久,最後還是輕輕地按著門把,輕輕地開了門。

扭動著門把的一刻,門鎖的聲音擦破了「星門」中的靜謐。

扭動著門把的一刻,門鎖的聲音擦破了「星門」中的靜謐。阿傑背脊滲出了焦慮緊張的汗水。門內好像是一個無垠的空間,在極陰暗的房間中,阿傑隱約見到大量書架的輪廓阿傑進入後,經過書架,見到很多書架好像蒙著塵埃。

行了長久,見到也有一些書架上有著大量未開封的書,阿傑邊走邊看著書架,不知為何,總未有停下來,取出任何一本書閱讀。

在那個房間的一隅,好像有一位老者坐在一張書桌前。阿傑怔忪不安,心忖找個另一條走廊行過。

「既然都來到,不如過一過來吧。」

哎,被發現了。阿傑,唯有慢慢行過去。


阿傑去到老者的前面,老者示意阿傑坐在書桌前的椅子。阿傑坐下,老者緩緩闔上正在閱讀的書,阿傑見到書面寫着《42》

沉默維持良久,阿傑根本想不到任何說話可以開口說。老者也好像沒有任何意欲說什麼說話。阿傑在這段沉默時間,看清了老者的面貌。那是一個有着美髯的老者,鬍鬚潔白整齊,衣着清爽潔白,拖着一身長袍。

老者逐漸在桌子的另一邊取另一半書,封面寫着《68》。

老者慢慢打開書本,只見上面密密麻麻寫着文字,伴隨着很多倒轉看非常精美的插圖。

「你,在痛苦。」

老者講了第一句說話。阿傑覺得有些不知所措,這個奇怪的老者,究竟是智慧老人,還是神經兮兮的老頭?

「啊,你會想我究竟是一個智慧老人,還是神經兮兮的老頭?」

阿傑覺得有些不安,為何這個老伯會懂得自己的想法?

「哈哈,你在疑惑為什麼我會知道你的想法。」

阿傑背脊開始冒汗,臉上慢慢變熱,這個老伯實在太可疑了。

「不用覺得我可疑,所有的事項都寫在這本上了。」

老者在閱讀的《68》,究竟是一本怎樣的書?

「恕我冒昧詢問一下,你是誰?」阿傑終於按奈不住,親自詢問老者。

老者臉上泛起了一陣微笑,在老者滄桑的臉上,阿傑第一次見到一個有表情的面貌。

「哈哈,相比起過去裹足不前的你,今天你問了一個正確問題。」老者言。

「啊?」

「在芸芸宇宙間,我在這個『星門』很久了,不同人也幸運進入過,很多人也問過很多問題,當中有很多很精彩的問題。但是,以你來說,你問的這一個問題,已經是上佳的選擇。」

「... 為什麼你會這樣說?」

「這個地方,乃至是這一間房,是芸芸眾生很想進入的房間,生命、宇宙及萬事萬物的終極答案,就寫在《42》上。可惜,我不會給你看。有想過,為何你裹足不前嗎?」

阿傑思索良久,搖搖頭,生活著實有太多不如意。讀書不算聰明、工作不算順利、另一半長久未出現,乃至阿傑經常留意到自己坐車時永遠會見證着列車開走的一刻。「我只是認為自己不久幸運,我的朋友有很多是行運超人。」

老者把《68》揭一揭去前面數頁,把其中幾項閱讀出來:

19年3月18日:88877號列車提早三秒關門,阿傑無法進入列車。88877號列車有阿傑命運中的另外一半,坐在阿傑本身會坐的椅子旁。
19年3月22日:阿傑遲了32秒起身,早餐吃得急趕,吃少了一隻蛋,午飯時間得以進食多一隻蛋。時間耗用多20秒。阿傑命運中的另外一半在這段期間站在餐廳門口。
19年3月26日:阿傑肚瀉,沒有紙巾,忍痛用手帕刷屁股。離開廁所時,感覺屈辱,匆匆離開,不慎撞倒命運中的另外一半,阿傑憤而離開。

老者閱讀的時間毫無感情,閱讀過後,望著阿傑時,卻流露出微笑。「你真的裹足不前。」

阿傑越聽越惱怒,他縱然心中非常驚歎何以這個人可以這樣清晰地留下自己的生活記事。但是老者閱讀的條目卻擊中阿傑的最痛:另外一半。

「你應該就能夠知道所有事,當然我不知道為何能夠如此,但是你不覺得我真的很不幸嗎?為什麼我的人生會是如此?」

「你自由嗎?」

「 ... ... ... 我以前不知道,但是剛剛聽到你讀出來後,我覺得好像整件事是有人安排著。我好像是一個扯線公仔!我只是人偶,被人擺佈。」

「你自由嗎?」

「我不知道,我覺得不自由。我覺得你好像已經知悉我一切,當你知道一切的時間,還問什麼自由不自由?」

「啊,很好的答案。」老者說完就不再說話,氣氛緩慢下來,他繼續慢慢翻閱那本《68》。

阿傑面對著這種突兀的停止,有些不知所措,而心中那種不安、焦慮、怒氣,根本無處可洩。他呼吸急促,越想越怒,心想究竟這個老者是什麼人。


這種僵持的氣氛持續了好一會兒。老者又慢慢合上《68》,向著阿傑說。

「你知道嗎?你擁有自由,或者,用另外一個說法,你擁有自由意志。」

惱怒的阿傑說不出話,回答這個老伯。

「你知道嗎?在這個龐大的世界中,自由意志是一個不可缺的特殊機制,在很多必然的法則中,自由意志是一個極為精妙敏感的體系,讓這個世界可以有序運行。

「啊?自由意志,不是說不確定的東西嗎?不確定的話,又怎能說有序?」阿傑有些不忿。

老者好似滔滔不絕地說:

有想過不確定,是秩序的一部分?能夠游弋在時間中,固然知道事物的走向如何,但是你要知道,人的自由意志,是構成你們世界的重要支柱。這個運行中的大機制,是如此穩定,是如此精妙。精妙到他可以在無任何外力的影響下,運行百億年。

「但是一個必然恆定的法則世界,不加外力影響的話,所有事最終會去到一個均衡點,這個均衡點就會是所有機制之間處於絕對平衡,用你能想像的比喻,就是無數個疊放於天秤上的天秤,大家處於均衡點。然而,你都能想像到,去到那個時刻,所有的機制就會失去了活力,進入無限的寂滅。因為,在外力不存在的情況下,已經再沒有事物能夠驅動這個體系了。

一切的平衡,就沒有活力

「那麼在一切機制的核心,是否有一個不穩定的機制,能夠讓其他龐大的法則永遠達不到均衡點?在事情即將達致均衡之前,就會有另外一個機制去製造一些不均衡,讓整個廣義世界的機制重新運行。

物理世界的不穩定機制,套用落你所處的世界,就是人間世。哈哈無論如何,你們的人間世都必須要建基於物理世界,而物理世界擁有的特殊不穩定機制,也會使得你們的世界出現大量變數。我發現到,這個不穩定機制,去到你們的人間世,有些聰明人會用『自由意志』一詞去概括。我也很歡喜這個稱呼。

「人間世如果遵從著一套必然的體系,那麼整個進程就會越來越快,快到去到一個均衡的點。然後,你們的世界就會失去了活力。每天每夜每時每刻,都是如此,那麼你們的世界其實已經毀滅了。唯獨『自由意志』,讓整個人間世湧現太多不必然的事,讓太多不必然如此的事情出現,讓整個系統得以不斷幻化,使身處其中的人能夠繼續下去。

「能夠徜徉在時間之中,隨心所欲,其實很寂寞。見到有趣的事件,快快揭下去,發覺結局是這麼沉悶,這種感覺不怎麼好。所以啊,造物主是很沉悶的工作。

「你看看你,若果你一下子就遇到命中註定的另一半,你會珍惜嗎?你會珍貴嗎?你會有這麼多精彩的故事可以分享嗎?或者,你以為你已經找到那個命中註定的另一半,挑撥時間,發覺她的這樣那樣,其實也沉悶。

「無可置疑,很多人間世的災難,是因為擁有自由意志而產生,但是歷史上很多美妙的進程,也是同樣因為自由意志而產生。當千百萬人,所有人間世中的人擁有自由意志,那麼整個系統會多麼複雜、會多麼多變、會多麼精彩。

「你們好像有一句說話,說『如果每個人都能心想事成,那麼就會世界大亂。』所以啊,擁有自由意志,但不確保每個意志都能實現,是兩個確保人間世能夠持久運行的精妙機制。

阿傑聆聽了這一段冗長的說話,怒氣消退了,不是因為阿傑醍醐灌頂,是因為阿傑聽到厭煩且不解。

「那麼為什麼我會無端流浪到『星門』?」

「哈哈,機緣。好,好,事情也不是隨機,這個世界龐大的機制必然有其原因。看看馬特宇宙,這個宇宙有無數個航行員,但是只有107個人參與了那個史無前例的大計劃。其中有很多大名鼎鼎的人,有很多優秀的人。不過,在這個龐大的系統運行之下,你也被選中成為其中一個可以流浪到宇宙不同星球的人。你看看,那107個人,有些已經去到不同角落,用他們的利眼觀察到這個宇宙繁複細微的模式,並用文字把它們鐫刻下來。有些人在去到宇宙另一些角落時,好像失聯了,也可能他們用他們的方式以沉默將這個宇宙的特性留下來。有些人,還正在等待出發的時刻。

「那麼你呢?哈哈有趣,在這本關於你的《68》中,我查找了很久,也找不到何以你會參與這一幕,還能夠流落到『星門』。翻查了很久,我才從某頁見到一句端倪:

21年12月19日,呆坐良久,以其沉默,換取向世界說話的機會。以其沉默,換取在歷史上留下名字的機會。

「也許是說以你的能力,能夠探索的空間應該有限,不如騰空你說話的空間,讓我在馬特宇宙說說話?」

老伯講完,嘻嘻哈哈地笑了出來。阿傑心中咒罵了一句粗口。阿傑嘗試啟動他有限的腦袋,爆了一句:「那為什麼一定要是107個人?

老伯聽完,有些驚訝地看著阿傑,眼睛圓咕碌地望著他,然後說:「你竟然能夠問到這個問題。出乎意料。你看,自由意志的力量多麼強大。

「你見到嗎,關於你的書本《68》上,今天那一條已經改變了:

21年12月19日,呆坐良久,以其沉默,換取向世界說話的機會。以其沉默,換取在歷史上留下名字的機會。以其問題,換取生命智慧的起點。

阿傑見到之後覺得很奇妙,很想繼續閱讀《68》,希望一窺他一生其他的秘密。老者立刻知道他的動機,把《68》緊緊合上。

「你知道嗎?縱然能夠在時間中隨心流動,我要用心思選擇最佳一刻向你說話,這樣才能夠達致最美妙的效果。

「你知道天空有108星宿嗎?你知道108是一個完美的數字嗎?在很多文明,他們都能夠探索到108是一個很美善的數字。所以就是這個緣故啊。」

「108完美,和107個參加馬特宇宙探索的人有什麼關係?」阿傑不解地問。

「107和108之間,就缺一個人。那個是誰?就是千千萬萬個正在閱讀這個宇宙正在發生著什麼的『你』啊。



阿傑帶著疑問,離開了「星門」。一出門,就見到有星際列車到站,阿傑快步跑到車上。

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成功趕到車。他想,他改運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23|時之旅人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全員名單(共 107 名),遠航者們啟航啦!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24小時故事創作挑戰(最大獎將免費獲得 NFT)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