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穗

書籍翻譯及自由寫作者,喜歡閱讀、思考、探索,不相信凡事只有一面,Nothing is impossible.

愛在瘟疫蔓延時

每天戴著口罩,街上死寂一片,二十一世紀的大都會,我們應對傳染疫病的方式和恐懼與中古世紀毫無分別。

這陣子大概很多人也和我一樣,不經意就想看一下馬奎斯的經典小說《愛在瘟疫蔓延時》,難怪網上書店會缺貨。小說的背景不是黑死病的歐洲,而是十九世紀晚期的哥倫比亞,寫的是一對因為貧富懸殊而被拆散的年輕戀人,到暮年再續前緣的故事。長達半個世紀的等待,當中經歷了戰爭和霍亂,也包含著女主角從單身、出嫁到喪夫的跌宕。愛一個人,默默苦候了51年9個月又4日,直到對方成為寡婦,男主角才將埋藏內心的愛再一次傾盡,甚至急不及待現身靈堂,向剛辦完喪禮的她表白。很抱歉,瘟疫只是襯托,你想看瘟疫之恐懼,《愛在瘟疫蔓延時》不是那回事。

女主角像許多戀人一樣,年輕時候愛得不顧後果,但最後還是投向現實,嫁予一位曾留學法國的醫生;這個身份當時代表著名望、尊貴、修養和高文化水平,她半輩子享受著婚姻帶來的上流生活,將維持穩定關係佯裝幸福。直至丈夫意外身亡,當年曾經背棄的舊情人竟再次出現眼前,才讓她再一次體會愛情的痴狂。

由當初拒絕,到最後肯首,女主角心知不能再錯過了。其時在內河船上的這對暮年戀人,知道只要踏足岸上,便再難逃世俗紛擾。於是,他們在船上掛起代表著「霍亂」的黃旗,從此不可靠岸,永生永世留在那艘名為「忠誠號」的船上。

愛在瘟疫蔓延時,既是發生在屍橫片野的霍亂時期,但同時亦象徵著像瘟疫一樣難以自控、無可救藥的愛情。

多少人會像男主角那樣,對所愛的人偏執成狂,他從別的女人身上擷取歡愉來制衡對女主角的思念,但在情感上卻又堅稱自己是處子之身。他從沒撫摸過女主角芳華正茂的胴體,然而,他最後成為了她人生裏完美的句號。

某程度上,女主角的個性也頗能代入現今的社會狀況,愛情雖好,但某些人還是選擇迎向現實。失落愛情,理應是對她的最大懲罰;但明明錯過了的那人,最後還是掏盡了心哀求她的接受。

我們都知道,「真愛」是值得等待,但除了堅忍,也需要一點運氣和健康;至少,他們都沒在戰亂和瘟疫之中死去,才能成就這段遲來的愛。至少,他們是等待着值得等待的愛情,這個比例如今太渺茫了。

念念不忘,是否就必有迴響?我始終不太敢肯定。我會傾向相信,真愛就是無論怎樣錯過,怎樣失散,最後都會等到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瘟疫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