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穗

書籍翻譯及自由寫作者,喜歡閱讀、思考、探索,不相信凡事只有一面,Nothing is impossible.

派錢從來不是財經新聞

在蔓延全球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和本地社會抗爭雙重打擊下,香港經濟真的是陷入了百業蕭條的境地,而且不見曙光。相比於2003年的非典,疫情過後有大量來自北方的打救,以此時此刻的中港關係,以及內地自身難保的經濟狀況,真是今時不同往日了。

Capture the spirit of Hong Kong with a work from Louise Hill Design Studio

就在此艱難時刻,陳茂波發表最新的財政預算案。此位財政司自上任開始就已被視為林鄭「揀無可揀」的貨色,事實上也能力不高,他的財政預算案也的確交不出任何可以真正打救經濟的策略和措施。陳茂波只是又重用派發各種短期福利金、營商貸款擔保、各項稅務減免等,連大眾早已料到的全民派錢都是舊酒新瓶,只是數額首次突破五位數字而已。

派錢從來都不是財經新聞,我相信就連陳茂波都明白派錢對挽救和振興經濟的效果相當細。不曉得陳茂波還記得自己9年前曾在立法會批評前任財爺曾俊華派錢的舉動嗎?他心裡很清楚全民派錢等於向人民說政府沒有辦法解決經濟難題,唯有給錢你們自己想辦法吧!可是,陳茂波不但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還比前任更進取,已經派了兩次錢。這是低級政治現實,也是低級能力寫照。

對陳茂波來說,派錢可以營造「皆大歡喜」的假象,滿足政治索求,而政府又可以轉移視線,沒有去解決那些複雜的深層經濟和社會結構問題。香港的經濟、社會福利、醫療、教育、人口政策、稅務、房屋、政治......,幾乎你可以數得出的範疇,都存在極度嚴峻的死結和瓶頸,但是自從回歸以來,政府愈來愈不敢碰這些癥結,任由其惡化,結果社會運動和抗爭就不斷循環,愈演愈烈,而政府見此狀況,就更加不敢解決,亦愈發沒有能力和自主性應對。派錢、派福利就是最簡單的方法,反正現在錢多得是,難題就留待日後處理吧!這其實是一個永遠的日後,每屆政府都將難題交由下一任處理,迎難而上只是說得好聽的口號。在政府層面,敢於突破困難,衝破瓶頸,開創新局面的空間、能力和願意度,往往比你和我這些小民細得多,因為政治系統龐大,既得利益錯綜複雜。在新舊政府交替時的空窗期,舊政府會以「看守者」姿態維持一段時間,不會有任何新政策、新措施和新動向,就只是維持基本營運。現實當中,香港政府根本長期處於「看守者」狀態,總之少做少錯,不做不錯,迎難而上交給未來吧!

願景在哪裡?© Reuters

陳茂波以抗疫急需為理由派錢,但坊間一般估計,以政府的效率,暑假開始派發已經是最樂觀了,隨時類似兩年前的派錢,足足耗費了兩年,花了幾億行政費。若然如此緩慢,那麼還能解救燃眉之急嗎?經濟就是等著政府急速帶動全民大量消費、開支來打救,但往往政府的「快」是以蜗牛的速度來衡量的。真正水深火熱的只能自生自滅了。

財政預算案公布後,財經市場幾乎沒有甚麼刺激,應該說幾乎連反應都沒有,因為整份預算案沒有任何可以令市場炒作的喜訊,無論短期長期,都看不出對哪個行業,哪些範疇有實質好處或者美好憧憬。今次肺炎疫情相信會持續好一段日子,而且有跡象顯示新病毒和當年非典不同,未必會一去不復還,而是演變成季節性流行病。這對香港經濟、教育、醫療、生活模式等都有著長遠影響,甚至可以改變整個社會生態,例如促進電子消費、網上教育,線上和線下醫療改革等。很可惜,財政預算案完全沒有任何前瞻性,還是繼續「看守」早已不堪入目的老本,而對民間愈來愈強的社區自主經濟模式「裝作看不見」,任由政府管制情況繼續惡化。

錢派了,又如何呢?若不能解燃眉之急,又無助長遠發展,那麼政府派錢的作用何在?或許,當我們覺得政府花費愈來愈有「倒錢落海」的趨勢,那麼,放在我身邊可能還比較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財爺交個「波」俾誰?——解畫《財政預算案》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