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我正姐

貓奴一生,花草芳客。最想了解的是自己。夢想環遊世界,奢望和平,戰火不再。

[自言自語] 自立自強

所謂的獨立自主,在人生的實現裡頭,不會只是年輕時刻才需要。

前面是回顧,後面是近感。

[01] 20200104

幾年前跟老媽談到錢的問題,相伴旅行途中。當時有幾個背景,一個是我贖回自己投資十多年的基金,幫兄弟還錢,一個是老媽已屆六十五了,還那麼勤勞的在採茶期間每天清晨 4 點出門,採檳榔期間甚至半夜都去幫人摘,賺的那些全是辛苦錢,再一個就是我想起很久以前的當年老爸想要多賺點錢,想自己搞檳榔生意,結果莫名出了車禍離我們而去,放老媽一人孤單。

我跟老媽說,兒孫自有兒孫命,妳要多想想自己,賺這些錢那麼辛苦,採茶被指刀割傷,摘檳榔還要熬夜,然後妳還不自己花?我和幾個兄弟都各自成家立業了,老大不小,妳還要替我們擔心到什麼時候?怎麼勸都不停。

明明妳和老爸青壯年時期有機會兩人多出去轉轉,結果只想著多賺點還完債,還債之後又想孩子要成家立業什麼的,費盡心思在養家活口,然後一個意外,妳失去了伴,有多少後悔沒去完成可供回憶的夢?我就是承繼老爸老媽想要出去走走多看世界的血脈啊。

我有能力或有時間,自然現在能陪老媽出去看看,但是更多的時間呢?我並非預言自己和兄弟的不孝不養,而是就我自己來看,身體差到可能先比老媽走,養好自己已是第一優先,而我自然不可能想靠老媽養,要不然老爸當年扛著村裡萬般譏嘲讓我讀書好翻身豈不成笑話?

所以我就是如此跟老媽說,跟她強調多為自己想,錢呢幫自己存好,而不是想著幫孩子存好。自己安排自己的生活,只有妳活得好好的,身體健康非常重要,生活開心非常重要,我們才更能無後顧之憂地繼續打拼。

鼓勵老人家獨立自主,也鼓勵年輕人獨立自主。

[02] 20220430

4月份開始回到正職工作,本職的交接和摸索期,和專題的田調進度同時進行,基本忙壞了我。沒想到導致老媽長年下肢抽筋和不適的痼疾源頭開始浮現,且情況已到不得不住院進行開刀。

不得不佩服老媽,怎麼能夠忍受這幾年的疼痛和不舒服?我只知道她很討厭看醫師,儘管她後來會去小診所,卻又堅持不去大醫院,她覺得沒病看了之後都會這裡有病那裡有病,最後搞到可能嚴重人都沒了。不知道這印象何來,現代生活如果要只依循經驗法則,照老媽說的吃鹽比我走路多方能信服的話,太多可以恐懼和不信任的了。

但老媽的堅持確實讓我和兄弟們手足無措了這些年,每次聽到兄弟們抱怨老媽不聽勸、有病痛不看醫師,我都要想方設法的,用老媽能接受的邏輯去說服她。

比如上週回到嘉義,因腰椎滑脫問題進行復健中的二嫂告訴我,老媽想要跟她一起去復健,卻又不肯去看醫師。我提醒老媽,她二十幾年前扭到腳踝,只願意去嘉義市內知名國術館治療,結果人家把她的腳踝完全矯正錯方向,導致她腳踝腫得超大,等照了X光才發現錯誤。

「現在要想做復健,必須由醫師開單。而醫師如果沒有X光片檢查結果或診斷結果支持,怎麼敢幫人開單做復健呢?」老媽聽了微微點頭,儘管我知道她還在猶豫,應該也不會馬上去看醫師,但她在我第二天出門時,願意出門去她習以為常看的小診所進行血檢,同時詢問醫師關於腳的問題是否應該做檢查。

當時我忙著出差,沒怎麼追後續,誰知道過兩天就看到二哥通知兄弟姐妹,老媽腳痛到她自己受不了,到大醫院掛急診。醫師判斷的結果是和二嫂相同的腰椎滑脫,但情況到什麼程度必須再做仔細的檢查,因此先開了止痛藥和相關藥物,已告知嚴重的話必須開刀。

老媽這次發作起來,看起來是最後關頭了,因為過去她能忍的,現在都不能忍了,連止痛藥也沒用,睡不好、走不了,聽說瘦弱得奇快。很快老媽再次進到醫院,檢查結果出爐後,確定滑脫得很嚴重,只能開刀處理,兄弟同我商量,老媽怕到願意開刀,盡快安排吧。

老媽開刀前一晚打電話給我,向來強勢的她,第一次讓我聽到那麼軟弱的、用著哭腔的聲音拜託我:「妳來照顧媽媽啦,我怕⋯⋯」

當時我人正在下班後趕往回診的公車上,聽了真是鼻酸。我也很想去陪老媽,但是疫情下不允許。我身體情況特殊,至今一劑疫苗未打,醫師也不建議施打,主要靠戰戰兢兢的自主防疫,且如今到醫院陪病只能一人,我要照顧她談何容易?思來想去還是請二哥聘僱了看護,電話中則努力安慰老媽。

幸好開刀後請到的看護相當專業和體貼,24小時照料之外,每天還麻煩她協助我和兄弟們輪流視訊老媽,老媽看起來也安心很多,只剩下麻醉消散後開始的正常反應。

[03]

老媽沒念過書,是傳統觀念下長大的人,養兒防老成為她認定的人生重要事項。而我向來覺得人生是自己的,生養孩子什麼的隨緣。

老爸在我大學時走了,家裏剩下老媽和兄弟,一般我不會拂逆老媽的意思。當初我和某人同居下遲遲不結婚,老媽喜歡某人認定他是女婿,一開始幾乎沒意見,等到28歲時,老媽忍不住開口了,還是某人說「既然媽媽說了,就結婚吧。」才完成終身大事。

婚禮辦得不知道該說隨便還是盛重,聘金和嫁妝同樣諮詢老媽起碼的底線,該拿出來的拿,該給的給,參加台北市公證集團結婚,婚宴則嘉義一場隨我媽操辦,台中一場隨我婆婆操辦,台北一場就是我和某人的公司長官、同事及朋友們,幾桌就完成。

結了婚,老媽同樣忍了幾年,後來終於問我,孩子呢?教訓我:「結婚就是要生小孩,不生小孩,結婚幹嘛?」

真不巧,她問的時候,我已經確診為先天性心臟病,被醫師告誡不宜懷孕生子,「懷孕期小孩子會開始搶氧氣,必須戴氧氣罩,而且分娩時恐怕人會撐不住。」某人得知這個結果,原本就沒什麼意願生養孩子,知道連我都可能沒了,打死都不肯了,「能跟我一輩子的是妳,又不是孩子。」

我還是會羨慕朋友能正常生養孩子的幸福,但因為照顧自己都有些乏力,很怕如同某人說的:生孩子簡單,養孩子是大問題,如果養出了個不肖子,那還不如不生。教養真的是很沈重的責任。

在這樣的背景下,老媽沒事來唸我生孩子的事情,我也從一開始唯唯諾諾,到後來直接挑明自己情況。我明白娘家村子裡婆婆媽媽人前慈祥溫柔,人後愛嚼舌根,人言可畏,但他們又不負責我的人生,所以只要有機會回到村裡,我就拿著某人不要當擋箭牌。婆媽們識我卻不識我先生,某人也主動請纓當擋箭牌,久了就沒事。

我三個兄弟,現在總共有五個姪子、姪女,老媽這奶奶當得並不虛,卻還是唸我說等我老了之後誰養我?「我養我自己啊!」我回,孩子們都各自成家立業,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人人也各有一本難算的帳,如果到老了無法自立自強,最後還是自己誤了自己。

所謂的獨立自主,在人生的實現裡頭,不會只是年輕時刻才需要。

孤挺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點滴回憶] 立足之處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