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我正姐
選我正姐

貓奴一生,花草芳客。最想了解的是自己。夢想環遊世界,奢望和平,戰火不再。

[花信年華] 瑪法達的天空:行舟靠岸

相信彼此,我相信你終將歸來,要你也相信我在這一方靜靜地守候。
原名:緋樓日記-瑪法達的天空 19990731

星期六的天空顯得明亮耀眼。

原本預計著快速將所有工作做一個結束,卻只見一件又一件的文件待出,將打算好的行程都給弄亂。

輕輕地嘆了一聲,認了。一一將文件打理完畢,誰知道就這樣到了中午,而你的影像也明晰了起來。

月底的報表不能拖,只好延遲你我的行程。這一陣子雖然盡力將工作處理完畢,卻沒什麼心思去思考更好更進步的處理模式。在心底的聲音緩緩地說服著自己:你就要飛回美國了,就糊爛這幾天吧。

下午陪著你見小表哥、看帥妹打撞球,歡喜著能同你一起度過的時光,點點滴滴都深深雋刻在心底。帥妹的技術不錯,可惜嘴巴不饒人,你搖了搖頭,那種對撞球的執著讓我無法移開我的目光。

不能送機。我心底好生捨不得了起來,只因明天就見不著你;任性地要你陪著我打花式,一盤又一盤,發現自己心緒不定下的球爛得可以。

「妳有事?說出來,別打了。」你輕聲地勸著,我和自己賭氣不依,直到你將我拉到一旁坐下,淚就不聽話地悄然落下,你只是擁著我輕聲哄著。

沒有哭聲,只是一時心酸難捱⋯⋯

方才靜靜留下的兩行淚已不見蹤影,如你所說的,隨時將情緒釋放出來,這樣子才不會積壓太多的壓力在心頭。

即將分離對我們來說是難過的,所以才會在越接近離別的時刻裡頭讓淚水倏然湧上眼眶;釋放完畢之後,緊緊擁著你,我又微笑了起來,因為我知道,這次分離代表了下次重逢的喜悅,你,一定會回到我身邊。

明天,你就要飛離台灣。台灣與美國,橫跨過地球最大海洋,飛過太平洋上空,抵達美國,不管愛荷華、芝加哥還是什麼地方,只要有你身影走過的地方,我的思念都會隨時隨地相伴。

相信彼此,我相信你終將歸來,要你也相信我在這一方靜靜地守候

此刻的我細細回想著這幾天的痕跡⋯⋯

大停電的夜晚,她約你見面,而我始終沒收到你約定的音訊,擔心加上猜疑,讓我守候在你家大樓門口一個半小時⋯⋯看著飆車族在街道上越來越多,車子一輛又一輛飛過我的眼前,苦苦的等候裡頭轉過幾千幾百個念頭,好的、壞的、難過的。

沒有電的深夜,你在外頭是否安全?不管如何,我只要你好好地回到家裡。最後的念頭取代了所有的猜疑,於是還是先睡了。

早上八點半,依舊掛念你的安危,於是打了通電話到你家,喬爸爸接了起來,就聽到你安穩地睡著,心上懸著的石頭立時落下。本不想吵你起床,喬爸爸卻沒聽完話就喊你,得以讓我聽見你的聲音。

錯過。「昨天你沒摳我。」所有的哀怨就怪在這句話上,嗔你。

「有啊?我十二點五十有摳你留言。」

「哪有?我沒收到。害我在你家樓下等了好久,快瘋掉了⋯⋯」其實早瘋掉了,不然怎麼連這點控制都做不到呢?

電話那頭的你突然噤聲。

「怎麼了?」我感覺你有點突然的沈默。

「沒事,心疼妳⋯⋯怎麼不先睡了隔天再說?」你輕輕地怪我太莽撞,不知道保護自己的安全。

「我不會有事啦!旁邊有大樓管理員啊,一直都在他視線範圍內哩!」我又嘴硬,強著與你爭辯,然後沈寂於你的關心。

愛是很奇妙的東西,原本的嗔怨與猜疑,在知道你平安返家休息後全數一呼溜兒都消失無蹤,只剩下平靜與喜悅。

借用吉瑞的文章,寫下現在的心情⋯⋯

因為
相隔一個海洋
我想駕一扁舟,飄過海看你
只是,現在的我只能坐在這裡
垂著眼簾,垂著頭髮
什麼都不說地想你
假裝 我的扁舟




——garyzone——

現在的我,真的只能坐在這裡,什麼都不語,只是想你⋯⋯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花信年華] 瑪法達的天空:城裡月光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