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我正姐
選我正姐

貓奴一生,花草芳客。最想了解的是自己。夢想環遊世界,奢望和平,戰火不再。

[自言自語] 夢行者之虛擬實境到擴增實境

(edited)
或許是自己貪心的個性所致,企圖在日夜兩端扮演不同角色,結果夢境從虛擬開始,竟似重疊或延伸。
試寫夢境 (1) Mon Nov 11 23:24:28 2002

從小到大,我很容易作夢,這個毛病到現在還是一樣。我的夢,常常非常逼真,所以總是因此醒來。如果夢是悲傷的,醒來時候臉是涼的,因為淚流滿面﹔如果夢是驚悚的,常常是帶著恐懼忽地醒來。

小時候的夢是比較單純的情境。例如國中時夢見暗戀的那位男孩,走在我熟悉的山路上,冬霧籠罩,濕氣瀰漫如雨,他向我走來,一步一步,越來越近,但望著他的我,心頭卻是越來越失落。醒來時,外頭是酷夏,但臉上的淚卻是冰的。

還有一種類型的夢,是不斷地奔跑。奔跑的背景不斷變動,有怪物有野獸,還有莫名其妙出現的人物和景象﹔狂奔到一個尖峰時期,正想停下喘口氣,不料馬上陷落到另一個時空和地點,背後莫名的壓迫與令人畏懼的氣氛,迫使我只能不停地奔跑。倉皇醒來,全身是汗﹔但這夢最奇特的紀錄,曾經數日「連載」,讓人難分現實與否。

當時的我相信,這或許是日有所思因此夜有所夢,也或許是生活太閒散。

長大後,原以為工作的忙碌會稍減夢的造訪,誰知道或許是自己貪心的個性所致,企圖在日夜兩端扮演不同角色,結果夢境從虛擬開始,竟似重疊或延伸。

這段時期的夢,常常在某一天的某個時間某個地點出現,當我思考該場面的何以熟悉,莫名地就連結到該夢境,不管話語、手勢或者對方的表情,無一不同。這樣的夢讓我感到氣悶,總覺得時間像被拷貝了提前播放,人生跳針。

另外一個類型的夢,延續年少時候的奔跑情節,不過場景豪華多了。比如昨夜裡的那場夢,我是一個小女孩,同一群年紀等大的孩子們在教室裡頭,老師在講台上說故事,說一個大怪物﹔說著說著,背後的牆變成了稻草紮的,隱然透著古怪,然後嘩啦一聲,龐大的怪物破稻草而出,我開始沒命地跑,尖叫,冷汗直流,恐懼,心臟會停!

一陣陰暗過去,我們來到鄉間的稻田上,周圍的景色原是迷人而休閒的,才要呼口氣,又是一陣毛骨悚然,那明明矮我們半個身子的稻子,竟然瞬間抽長成二層樓高,一排排站著就像一面稻草牆⋯⋯咳,不用我說,這又是另一個奔跑的開始。


——

等做心臟超音波掃描,一等一個半小時,看梁實秋文章看到累,不如談夢⋯(ఠ్ఠ ˓̭ ఠ్ఠ)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