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我正姐

貓奴一生,花草芳客。最想了解的是自己。夢想環遊世界,奢望和平,戰火不再。

[花信年華] 瑪法達的天空:杯觥交錯

平時顏面素淨的前輩們一個個突然都美豔四射,妝扮起來都是明星美女一個,白天的OL在晚上有著截然不同的另一種風情面貌。
原名:緋樓日記-瑪法達的天空 19990527

五月二十七日,星期四。

一早醒來,夢少了很多,真不錯的早晨時光。心情輕鬆地套上水藍色的短袖上衣,不透明粉藍的短裙,幾乎是雀躍地踏出大門。

一反前幾天清晨的大太陽,今天的台中早晨微風輕拂,帶了些許的涼意。

上班時間還是一樣的流程,漸漸地抓住一些訣竅,處理起來也明快的多了。感覺得出今天的確一開始來得順手多了,否則我怎會有空閒跟琴姐一旁哈啦?分案上,有時候還是會擺烏龍的,真是為難了美麗的會計。

快到中午的時刻,工作突然嘩地丟在我的肩上,為了一件隔天馬上要開庭的案子,拚了命似的影印。影印的工作是很雜很簡單的事情,但為了「速度」,可就不輕鬆了。

拆拆拆,得先將當事人原本釘好的文件先拆開;印印印,最麻煩的莫過於一疊小張的單據,要拆又要馬上釘起來,免得印完時候已經亂成一團;釘釘釘,喀嚓喀嚓的聲音在影印機的機器聲與老闆的交代音中此起彼落。

「還好吧?事務所的助理工作就是這麼忙⋯⋯」老闆看著馬不停蹄地努力著的我,溫言慰問了幾聲。人就是這麼奇怪,原本真的有些哀怨的心,忽然聽到他人的關心之下,什麼都釋懷了。「OK!完成!」心中的萬歲聲直到前輩提醒吃飯的聲音才逐漸消褪。

中午的便當,第一次留下了殘菜。不知道為什麼,吃不太下飯,這是有些反常的,畢竟自從上班以來,每天中午的便當我一定都吃得精光,足以證實很努力地忙著,然而今天不知怎地,湊合著吃下大半個便當之後,就再也難以下嚥。「一定是今天的便當太難吃。」心裡逼著自己這般想著,將罪名全壓在無辜的便當上頭。

從下午開始,就看著會計美女跟惠惠討論著什麼「⋯⋯生日⋯⋯蛋糕⋯⋯」像是要幫誰過生日一樣,心裡頭雖然好奇,但是老闆上台北開庭,得趁時間將其他該附卷的、該整理的還有該聯絡的當事人們一一打點完畢,也就暫時壓住好奇寶寶的念頭。

這天晚上是我進公司以來第一次的公司聚餐。地點定在東海漁村大墩店。下午開始,就很多小小的討論聲音這邊悄悄那邊咻咻地冒出來。「噯,真糟糕,外面正在下大雨呢,好大的雨!」「那怎辦?」「妳坐我的車一起去吧。」由於外頭雨陣一直不減,騎機車上班的前輩們開始聚集起來分配有汽車的同事誰載誰的問題。

「妳呢?妳怎麼過去?」同我一起正在檔案資料室裡頭忙著的前輩問著。

嗯,我想自己騎機車過去。我說。心裡頭拿捏著大墩路的距離,心想反正離自窩也還好的路程,不妨直接騎過去可能自由一些。

「不要啦!找人載妳就好啦!外頭的雨那麼大~」前輩趕忙著勸說,惠惠前輩也說車子還有空位。

接受別人的好意是一種合宜的禮貌,我自然不好推託拒絕。

下班時刻,辦公室原本忙碌的鍵盤聲突然不見,有些什麼在蠢蠢欲動著。總之,就看到平時顏面素淨的前輩們一個個突然都美豔四射,妝扮起來都是明星美女一個,白天的OL在晚上有著截然不同的另一種風情面貌。

坐上了前輩的車,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發現前輩們都有一些期望與目標,「我也想買車,呵,不過這是本來二十五歲的目標,現在都快二十五了,連買一個輪胎的錢都沒有。」前輩半數落著自己,自嘲的語氣。

聚餐一開始,三桌。東海漁村的中央空調著實地怪異,公司訂的這一廳冷得我汗毛都直聳著,雞皮疙瘩一顆顆,用毛骨悚然好像也多少硬扣得上呢。

私下這麼分桌著。所長的這桌叫高梁桌,鐘老闆與JOY這桌叫菸酒桌,我們助理的這桌叫果汁桌。高粱桌的老闆們原本個個酒量都好,每次聚會必定不離烈酒,不過今天卻因為很多事情例外了。菸酒桌最後只剩下JOY一個女性,其他的全都是男性,只見一桌煙霧繚繞,捧著啤酒你敬我我敬你之後,個個臉都紅了起來。

果汁桌的我們乖乖地品嚐著一道道的好菜,喝著烏龍茶、柳橙汁,以及好喝的東海大學產的梅子汁,兩壺高粱就各泡著兩顆梅子在一旁放著。

好菜,真的是好菜。我一道道細細品味著,印象深刻的是最愛的生魚片(其實愛吃的是哇沙米),沒了魚肉就夾起蘿蔔絲猛沾芥末,前輩看得目瞪口呆:「天啊!黑矸仔裝醬油——沒底看,妳居然吃這麼辣?」

其實芥末不辣,是嗆。等我吞下了那一口蘿蔔絲,眼淚就迸了出來,可是很愉快。

第二道印象深刻的是龍蝦奇異果。奇異果切開半顆,挖成圓窪狀,將龍蝦肉處理好沾沙拉醬放在上頭,再佐以兩片切好的奇異果片,真是美味極了!

第三道深刻的則是什麼東東的燉牛肉,用洋蔥與奶油盛在杯狀容器裡,放進塊狀幼嫩的牛肉,上頭再打了一顆蛋黃掩蓋著,應該是用蒸烤的吧。總之,湯汁濃郁,牛肉好吃,有類似滑蛋牛肉的可口呢。

還有一道湯,說什麼綿瓜鮭魚湯的,湯頭好喝得不得了,跟娟律師兩人都連喝了好幾碗。

果汁桌不喝酒,但人會喝酒。跟惠惠以及真姐兩人被所長敬也被老闆敬,喝著也喝了將近七八杯的高粱。「朱律師,跟你介紹這是我們庚股的新人。別小看她,酒量還不錯喔!」鐘老大這樣子介紹,我哪逃得掉?只聽朱律師隨口答道:「我早就聽說了!」天啊。

喝酒不喝悶酒,多喝幾杯有著氣氛的熱絡,心情愉快當喝酒助興,無妨多個兩杯罷,人生快意當如此。

所長喝到一半還會嘆氣。「難怪啦,所長夫人沒到,所長喝得當然不盡興。」在公司,所長夫婦的鶼鰈情深有目共睹。據說結婚多年以來,所長的頭髮都是由其夫人每天一手打理,叫人稱羨。

聚餐還有另外一個目的,就是慶生。公司固定每三個月就會慶生一次,而屬於壽星的三個月份的人,都有公司的生日紅包可拿,是一種不錯的福利呢。

蛋糕切了,吃的人卻不多,想來甜食對大家的誘惑都不大,倒是台上的卡拉OK更吸引人。JOY展現了好歌喉,鐘老大跟鄭老大兩個也是搶著喝個不停,有趣的畫面,場子也因此熱鬧滾滾。

外頭雨大,比下午時候來得大多了。唰唰不停落下的雨滴稍稍困住了熱烈的腳步,但興致高昂的大家還是又往闔家歡前進。

「哦~妳常唱歌喔?」唱完第一首《一支小雨傘》,鄭律師突然就下了判斷,眼睛笑意滿滿地看著我。呃,我看我在公司的形象再過不久一定會大變。

唱歌唱著,最後連CLAIRE與熊律師都情不自禁地隨著歌聲跳起舞來,鈴鼓嘩嘩啦啦地響著節拍,所長也放聲大唱。

是這樣愉快的夜晚。盡興好眠。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花信年華] 瑪法達的天空:表裡不一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