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我正姐
選我正姐

貓奴一生,花草芳客。最想了解的是自己。夢想環遊世界,奢望和平,戰火不再。

[貓狗情緣] 白花花的再淪貓奴

白花花,一對寶,初來乍到還是三個月大的小貓,當時想「這麼惹人疼」,誰知道後來真正的惹人「疼」⋯⋯

最熱鬧的時刻,台北家裡同時存在四個貓寶貝。初踏入社會後幫搬了家的室友養的米克斯,妹妹;從動物醫院領養來的賓士,NONO;在租賃處樓梯轉角拐回來的三花,HOHO;還有在我下班的雨夜裡遇上、一路跟著我回家只得收養的米克斯,YOYO。

他們都在2010年以後陸續同我們說再見,相處短的有9年,長的如妹妹將近17年,最後加入又最後一個走的YOYO,也有13年的回憶。和貓作伴的時間久了,2016年8月過後突然空蕩蕩的房子,令我莫名慌張。

那一天,還沒到9月,淡水竹圍的四季動物醫生娘那張貼了小黑貓照,招呼領養意願。真可愛,猶如宮崎駿動畫《魔女宅急便》裡的吉吉,我想。意願名單應該很長,但抱著不妨一試的想法,仍然寫信給動物醫生娘,獲知小黑貓正在中途(提供貓咪暫時居所的人士)那,位於稍有距離的淡水沙崙,決定前往一探。

小黑貓不孤單,沒想到是一對姊妹!小黑貓的妹妹跟NONO很像,也是賓士,瞬間有種中大獎的感覺。畢竟單養一隻,貓孤單,我也覺得冷清,姊妹能相伴,再好不過。

我家某人,我都這麼稱呼我先生。很快地決定了新成員新名字,某人堅持黑貓叫小白,賓士叫阿花。這麼惡趣味的事,只有他想得出來,小黑貓都還沒確定能成為我們家人,他已經說好小白之名金不換。其實某人對貓咪的愛絕對不在我之下,這是前面四個貓寶貝的長年觀察經驗,稱貓奴,論排行,他在我之上。

獲得動物醫生娘和兩位中途情侶的認可,小黑貓姊妹倆正式成為我們家成員。某人姓喬,本來就有那麼一點兒武俠味,上一代成員是「凡」字輩,這一代兩姊妹,某人決定輩字「慕」,正式全名分別為喬慕白(小名白白,字尤達)、喬慕華(小名花花,字珍珠)。

白白和花花或許因為打小一睜眼見著的就是人,不怕生,探索個性強悍,第一天進家門,房子上下已經晃了一圈,最後雙雙決定坐到與我們視線高度相當的樓梯上監看我們,那模樣說是貓呢人味更濃一些。

古靈精怪的白白與花花


白白個頭大一點,應該是姊姊,體重也較重,渾身是黑,連鬍子跟可愛的腳掌都是黑底。花花相比起來小隻些也略輕,從背面看像是全黑,但胸膛和肚子全是白色,四腳彷彿都穿了白短靴,腳掌則是非常誘人的粉紅色。

彷彿想多吃些,好趕上姊姊的身量,花花超級貪吃,乾糧與罐頭,剛開始真是一吃再吃,吃完這碗沒完,那碗也吃兩口,來回著吃。總是白白正在吃呢,花花啥都不管地一頭「插進去」,任由白白咬的肉屑掉她滿頭也無所謂。

白白有禮貌,這氣質可說天生,無奈時先到一旁等機會,但餓到氣頭上的話,白白也是右爪直插飯碗內,硬扒著猛啃,同花花頭碰頭,看誰頭硬!當然,最後白白總是心軟,又讓花花整碗捧去樂活。

用餐時間之外,她們倆感情好,完全不理會我和某人,逕自玩得很開心,總是一起探險,花花上去了天花板,白白上不去,倆貓還上下咪嗚應和。

白花花,一對寶,初來乍到還是三個月大的小貓,當時想「這麼惹人疼」,誰知道後來真正的惹人「疼」:姊妹倆拿我們練牙齒!容後再稟.....

**** 2018年1月初刊於微信公眾號[有貓有狗事務所] ****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