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gie

哈囉,大家好,我是Maggie,是一位保險業務員,因為研究網路行銷的關係,意外開啟寫文的興趣。

《反脆弱》讀後感|Maggie聊聊書

發布於

繼《黑天鵝效應》,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又著作了一本暢銷書籍《反脆弱》,要看《反脆弱》這本書前,你必須先看完《黑天鵝效應》這本書,但這兩本書的厚度比教科書還要厚實,看完可能會花上許多時間,建議可以先上網看過別人的心得分享後,在翻這本書才會比較有個大鋼在心裡。

在講《反脆弱》這本書前,先簡單說說甚麼是《黑天鵝效應》?

《黑天鵝效應》讀後感|MAGGIE聊聊書

黑天鵝效應》講述的是不可預測性,發生機率極低,可是一旦發生其衝擊力非常的大,它可能存在金融風暴、毀滅地震、洪水暴動等等。

然而《反脆弱》則是因應黑天鵝之後,我們可以如何降低or提高黑天鵝效應,(黑天鵝有分正面及反面黑天鵝),如何利用反脆弱來避免巨大損失,又如何利用反脆弱來提高意外收入。

書中說了,「脆弱的反面不是堅強,而是反脆弱,反脆弱是壓力、混亂、波動下的適應力,它讓植物茁壯成長、它讓人類進化適應,反脆弱比堅強還要有韌性,為了存活它必須適應生命中所有的可能會發生的隨機事件,它讓生命得以延續。」

正如同尼采所說的,「殺不死我的,將使我更強大。」

一、失敗使人成長。

國王米特拉達提斯四世在他父親遭到刺殺後,躲避敵人期間不停的攝取微量的毒物,每次只攝取一點點,然後逐漸增加劑量,以防日後他人下毒,現在人接種疫苗和過敏治療大都也是利用這個理論。

人類會在承受適當的壓力後變得更強壯,骨頭偶爾承受一下壓力,密度會變得更高,偶爾嘗試不規律的飲食,反而對身體更健康。

俗語也曾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這也是為什麼”禁書”反而讓人想一窺究竟,與其努力讚賞某個作品,傷害反而讓資訊爆炸。

批評本身就是一種反脆性,批評者試圖花很多力氣,來阻止眾人來看那些書,但也正因為如此,人們更好奇書裡到裡寫了些驚天動地的罪惡,人們很害怕被批評或是毀謗,可是若能在惡毒的攻擊中存活下來,反而使人更加強大,這讓我想到很多藝人,之所以能站在高位,是因為能忍受數以計萬的人的批評,如果承受不了這些毀謗的人,不是退出演藝圈,嚴重的有些還有憂鬱症或自殺。

反脆弱也跟抗生素一樣,醫生在開抗生素給病患吃時,一定會囑咐病患得按時吃藥且將藥物吃完,那是因為病毒也有抗藥性,一旦產生抗藥性,存活下來的細菌就會愈強,更難殺死,癌症也是一樣,能在化療、放療中存活下的癌細胞,往往繁殖更快更難殺死。

犧牲成就眾人

我們人不是個體,而是一群人成為一個家庭,數個家庭成為了一個城鎮,數個城鎮變成了一個國家,所以成功必須是犧牲某些人才達到的。

書中提到了餐廳其時是脆弱性也是反脆弱性。

同一條街道的餐廳互相競爭,倘若有一家商店屹立不倒,那將會影響整條街的商業停滯不前,唯有競爭才能是使整條街更加興興向榮,競爭讓商家絞盡腦汁發明更美味的食物,競爭讓價位趨於合理,系統淘汰弱勢的商家,讓強者生存。

尼采的那句話,「凡是殺不死我的,使我更加強大。」這句話還有另一層意義,凡是不強大的,終將會被殺死。

如果我們從歷史來看,沒有一個帝國是永垂不朽的,從前的唐朝盛世、清朝盛世,到如今的民國時代,歷史和大自然一樣,他們都在不停的淘汰舊的、老的、不適合的,然而創新的、適應的、活耀的竄起,而那些人的犧牲便是成就其他人。

「進化」並不是為了某個物種存在,他是為了整個社會得以延續而出現的,人類也從過往的歷史中尋得教訓,如果沒有鐵達尼號的事故,我們不會重視遠航船隻,如果沒有日本福島輻射外洩事件,我們可能不會重視核子反應爐的問題,沒有911事件,我們不會發現飛航安全問題,錯誤會發散出去,那些死去的人讓人類注意到危險。

我們的錯誤,是為了下一代鋪路。

二、人類害怕隨機,喜歡穩定的未來。

約翰和喬治是一對雙胞胎,他們都生活在賽普勒斯,居住在大倫敦地區。

約翰在一家銀行人事部,從事文書工作已二十五年了,負責處裡員工輪調事務,而喬治則是一名計程車司機。

約翰的收入很固定,享有福利給付,一年休假四個星期,在職二十五年就會得到一隻金錶,每個月會有3028英鎊的薪水,她會領一些錢繳房貸、支付水電和生活費,還剩下一些錢能存起來,週六早上他會賴床,人生過得無憂無慮,直到有一天遇到了金融海嘯,他在50歲那一年遭到資遣。

喬治和約翰住在同一條街上,開著黑色計程車,他花了三年的時間熟記倫敦的每條大街小巷,他的所得波動非常大,有的時候可以賺進數百英鎊,有的時候則是不敷成本,但年復一年,他的收入其實跟他的兄弟約翰一樣。

由於他的收入不穩定,所以總是抱怨工作不像他兄弟一樣有保障,但事實上喬治擁有的更多,人類總覺得不穩定風險比較高,以為消除隨機,就能消除風險。

計程車司機、木匠、水電工、作家、演員等都是收入不穩定的職業,但是他們卻擁有著《反脆弱》的韌性。

受雇於他人的上班族薪資雖然穩定,但是若是遇到黑天鵝,也許人事裁減,你剛好是被資遣的那一位,你的年收入可能從100萬瞬間變成為零。

受雇者的風險是隱藏的,但不代表他不存在,那些收入容易變動的人,反而是帶有一些《反脆弱》,在遇到金融海嘯時,儘管收入會被影響,但還不至於完全歸零,畢竟金融海嘯還是會有人搭計程車。

即便計程車的收入可能會下降,但是挫折反而會逼迫這些人思考成長,也許開始思考哪些地方客人數比較多,又或著思考著如果沒客人時,能否有其它副業可以做。

Maggie過去也是在銀行工作的,生活朝九晚五,休假也是很多。

但是在那個環境下,由於收入穩定、薪資也不會太差,所以慢慢的變得不思進取,甚至覺得人生應該就會這樣平穩下去,殊不知有一天會自行出來做保險。

然而開始保險事業的時候,一度很慌張。

車資、文件資料、辦公室租金費用、上課學費、客戶禮品等等,全部都是要自行支出,以前在銀行我只需要業務工作做好就好了,因為公司有一堆助理幫我處理這些雜事,如今自行出來開業後才發現,以前在公司真的是太幸福了,以至於沒發現原來事業的起步是如此艱難。

於是從舒適圈跳出來之後,開始學著看路(因為要去找客戶)、郵寄資料(客戶收據等)、收支平衡(送禮上課都要錢)、時間管理(從前公司安排我時間,如今得自己安排時間),零零總總都是得自已來的時候,儘管還未達之前,但是我學習到的技能卻是以前在銀行的兩倍甚至三倍。

未來我不害怕公司裁員,我自己就是負責人,也不擔心老闆要降薪(從前公司沒賺錢就砍獎金),這是Maggie的《反脆弱》,生活上的壓力會迫使人成長,因為你不能成長那你就是死去(保險業很多離職的人…)。

說回來計程車司機,當他到了80歲之後,身體仍然健康他可以選擇要不要繼續工作?或是提早退休?

Maggie有位朋友已經80多歲了,但是他還在當導遊,他的日文很好常常接日本團,他不是缺錢用,而是喜歡跟人聊天,80幾歲的他還很健康快樂。

相對的如果只是任職公司的員工,一旦退休之後就很難再找到合適的工作。

人總是害怕錯誤及失敗,然而不斷地嘗試小錯誤,反而是人生中寶貴的經驗,如果你的人生是一帆風順,你應該思考如何讓自己經歷挫折,好讓生命可以因壓力而成長,但是請找「殺不死你的,別找殺死你的….。」

三、訓練自我的反脆弱能力。

反脆弱的第一步驟,減少暴露在”負面黑天鵝”的情況下,假設某個東西具有脆弱性,而且一旦發生將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那麼你就得避免這些事情發生。

Maggie是保險業務員,就舉個保險的例子。

假設你是一家之主,家庭所有的生活開銷全仰靠你的薪資收入,假設有一天你生病了或意外死亡了,家裡所有人生活瞬間變得困難,這就是一件黑天鵝事件。

黑天鵝是一場我們無法預測的重大災害,我們無法預測意外死亡那一天,我們更無法預測失智症的到來(有30多歲得失智症的),所以這些事件一旦發生,將造成無法避免的重大損失,但這類黑天鵝卻是可以規避的。

像是普悠瑪火車事件,如果買了旅平險、意外險,一家之主死亡之後理賠金額有五六百萬,來解決家庭經濟的困難,所以購買保險就是避免負面黑天鵝事件的一種反脆弱手段。

然而保險卻是一種冗餘,我沒發生意外,每年卻還要多十幾萬繳保險費,有些人覺得真的很浪費,但書中強調反脆弱的第二個步驟,就是想辦法「冗餘」,簡單說就是讓甚麼都多出來一點。

如果你是一個上班族,額外學習技能或增加副業,讓你的專業技能「冗餘」。

如果你的每月收入有五萬元,那你養成10%的儲蓄習慣,讓你在年老或無法工作時,能有金錢的「冗餘」。

《左傳.襄公十一年》所說的:「居安思危,思則有備,有備無患。」

我們必須要有錢時想著沒錢的困境,我們要在太平盛世時想著戰爭的悽慘,我們必須在身體健康時想著病痛。

然後將恐懼化為謹慎、將痛苦化為資訊、將錯誤化為啟示、將渴望化為行動,聰明的人將負面情緒轉化成積極面對,讓這個世界的波動不會影響你。

四、反脆弱性呈非線性成長。

小偏差的累積不一定會傷害到我們,但是若這個偏差大於一定值之後,就有可能對我們產生很嚴重的傷害。

有個國王對他的兒子大發雷霆,發誓要用一塊大石頭壓死他,等國王冷靜下來後,發下糟糕了,因為君無戲言,於是就有大臣獻上計策,將大石頭切割呈很小的石頭,然後擲向頑劣的兒子。

同樣的石頭重量,相較於一顆大石頭,切割成數顆小石頭的傷害性就會變小,如果我們拿了十公斤的石頭砸下某人,可能會造成很嚴重的傷害,但是如果將十公斤的石頭切割成數顆1公克的小石頭砸向某人,根本不痛不癢。

一口氣喝下七瓶葡萄酒,跟分成七天每天喝下一瓶葡萄酒,它對人體造成的傷害也是不同。

反脆弱性並不是直線發展,我們發現這個事件存在的極端事件,也就是稀有事件造成人們差益的原因,無論是好或是壞。

在80/20法則發現,全世界有20%的人擁有80%的人的財富,如過將20%拆解來看會發現,4%的人擁有這20%的人的財富,再繼續拆解下去1%的人擁有全部約50%的人的財富,在這個極端世界這個效應通常很普遍,是一種贏家通吃的概念。

面對黑天鵝或未來利益、風險我們無法預測,但減少自己的脆弱,可以增加面對負面打擊的抵抗力,或是利用「有限損失」來獲得「無限的收益」,我們稱之為稱為「凸性效應」;反之,則是「凹性效應」。

假設你有一百塊錢,你將90塊錢放在低風險金融工具裡,10塊錢放在高報酬但高風險的金融工具裡,那麼你就有10塊錢可能完全賠掉,又或者這10塊錢幫你賺取無限高的獲利,這就讓自己暴露在正面的黑天鵝裡,你最多賠掉的就是這10%的存款,但是你也可能因為這10%存款,賺取超過無上限的收益。

在職業行業裡,也有正、負黑天鵝事件,倘若你只一般公務員,安穩的日子對你來說很舒適,但是一旦面臨到負面黑天鵝,例如被解職,那面臨的是收入歸零的慘況,相較於正面黑天鵝ex.作家、藝術家、演藝人員、歌手等,他們就有機會成為正面黑天鵝,一旦他們的作品被大賣至全球,他的收入可能在一夜之間暴漲好幾百倍。

《反脆弱性》的非線性是讓你思考,如何花「最少的付出」卻讓你暴露在最高的報酬裡(即正面黑天鵝裡),換句話說,如何花「最少的損失」來抵抗暴露在大損失裡(即負面的黑天鵝)。

小就是美、少就是多。

在少即是多這個理論,作者提到了一個想法,現在人偏好用很多數據來釐清該不該進行某個項目,即便很多的數據資料,我們也很難準確預測風險發生,舉個例子,我們在過馬路的時候,不會判斷對面走來的人的瞳孔顏色是甚麼,也不會思考斑馬線上的條紋有沒有剝落,我們大多判斷的是大卡車有沒有朝我們撞過來,倘若我們分析了一堆數據,結果有可能錯過最佳過馬路的時間,又或者因為注意對方的瞳孔顏色而忽略了大卡車撞來,所以當我們過馬路的時候,我們會丟掉所有的數據,只關心一個就是車子有沒有朝我們駛過來。

作者一直在做決策上使用了少即是多的決定,如果你做某件事情的理由超過一個以上,那就不要去做,這並不是表示一個理由要比兩個理由好,而是因為你試著找出一個以上的理由,好說服自己去做某件事情,就如同沒有人會說,「他是犯罪,殺了許多人,而且餐桌禮儀很差,又有口臭,開車非常莽撞。」

這一點其實我是持保留態度的,不是所有事情一想到馬上就開始行動,難道想要離職是因為老闆個性很差,有個理由就直接做這件事情?

對於我來說少即是多,在做決策的時候應該注重在大重點上而非細節,譬如今天想要離職了,離職的原因應該是著重在這間公司對你未來升遷發展有沒有幫助,其他的小細節就會顯得沒有那麼重要了。

好啦,以上就是Maggie分享這本書的小小內容,真的是小小而已唷,因為這本書實在太厚了,要每個議題慢慢講完,可能兩萬字都寫不完了,如果看完有甚麼心得想法也歡迎底下留言給我喔!


書籍資料:

書名:反脆弱

作者: 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

出版社:大塊文化

讀墨電子書連結:http://moo.im/a/klIJOX


延伸閱讀:

頂尖避險基金經理人的形成|MAGGIE讀後感

《黑天鵝效應》讀後感|MAGGIE聊聊書

為什麼我們總是無法克制消費?為何總存不到錢?

原文連結Maggie媽 談保險,聊生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