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廣播人,寫作者。

要是可以,誰不想歲月靜好

一夜醒來,風雲變色,香港大亂,情勢愈來愈凶險。黑警暴力持續升級,一位女孩被布袋彈當臉打中,毀容瞎眼,地鐵站爆了催淚彈,速龍一面暴打一面把民眾推下太古站高高的手扶梯,在不到一米的近距離朝人群掃射,警察喬裝黑衣抗爭者混進人群滋事,還把削尖的棍子栽贓到青年的背包裡。這些都有影片見證,無可抵賴。

我終於把拖了太久的Bob Dylan歌詩集譯稿全數編校完畢,心中大石放下一半(另一半是還欠一篇導讀)。昨天用玫瑰油雞的滷汁又滷了一批去骨雞腿還滷了蛋,明天帶給朋友聚會試吃。夫人說下次做brownie可以加胡蘿蔔碎試試,我想要調整一下粉料比例。

何嘗不想只把心思拿來研究菜譜,沒事比較一下Abbey Road五十周年各種精裝紀念版的異同,閒來翻翻書架上那些永遠讀不完的書,慢慢整理滿屋子不值錢的CD,找到一張二十年沒聽又捨不得丟的就拿出來放一放。

要是可以,誰不想「現世安穩,歲月靜好」,誰沒事會想研究吸入過期催淚彈對哺乳的影響,或者各種口罩濾毒罐的型號。十幾二十歲的青年,誰想到會在街頭學會用交通錐礦泉水蒸飯蓋十秒鐘撲滅催淚彈的本領。

想像一下警察在捷運東門站裡面放催淚彈,在忠孝復興站一面暴打掃射一面把人群推落長長的手扶梯,年輕人和警察在西門町行人徒步區展開巷戰,電影街瀰漫毒煙。

想像一下黑道在大橋頭站持棍群毆下班回家的民眾和同學,警察在公館天橋朝羅斯福路的人群狂射催淚彈胡椒彈和布袋彈。

然後想像一下深夜總統開電視記者會,譴責群眾抗爭傷害民主精神,支持警察嚴厲執法。市民被抓了幾百個,許多人監禁幾天還見不到律師,動武的警察和黑道都沒事,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名字。

面對今日香港抗爭,明年台灣大選,義憤填膺、氣急敗壞、滿心焦慮,為的不過就是我們的小日子而已。我們並沒有要併吞誰,也不想與誰為敵,只想把自己日子過好。

要實現這卑微的願望,竟亦如此艱難。

想了想現在可以做的事,也只有廣傳香港現況了。同溫層炸裂也只是同溫層,多的是漠不關心的人,或者至今以為香港只有暴徒上街打警察,或者怪罪年輕人不要鬧事就不會挨打。

盡量不要傳那種煽情渲染的配字圖片,我推薦Matters《端傳媒》《立場新聞》,能幫助我們冷靜看清現實。

不對五毛和小粉紅動怒,不口出惡言。人的耐性有限,只能盡量影響那些可能影響的對象。

香港淪落至此,最大的責任者是誰?不言自明。

那個誰,和我島許多人正在巴結、當成靠山的,是同一個對象,並沒有任何不一樣。就是同一個,也就是對付新疆的那一個。你以為那個歸那個,這邊歸這邊,卻沒有這種事。

你對未來的選擇,也會牽連你的長輩和家人。若是情況允許,平靜說出你遇到最壞情況的考慮,不必強迫推銷,他們也可能會跳出來重新思考。公共事務唯有和私人生活相互牽連,才會真的有感。

然後,如何選擇我們的未來,不該是基於仇恨和情緒的動員。

我們還有機會,不能放棄希望。

最後,還是要學西西說一句:天佑我城。

45
45

回應120

只看衍生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