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世芳

台灣廣播人,寫作者。

安溥〈ZOEA〉聽後

發布於

初聽當然是配著影片,毛蟹令我嚴重分心,以致於沒空好好聽歌,也沒怎麼注意歌詞。

所以後來把影片遮住,重複聽了七遍。這樣仍然不知道歌詞在唱什麼,但可以專心聽音樂。

這是一首「樂章式」結構的歌,並沒有便於記憶的重複段。「聲響」和「旋律」同樣重要,編曲的心思非常細膩,也非常大膽。建議用好一點的音響或者耳機,把影片暫時忘記,好好聽一下聲音畫出來的風景。

也建議都讀一讀製作人陳珊妮的側寫

https://www.facebook.com/SandeeChan.musicface/posts/10156567774033977

翻來覆去聽過,讓音樂駐留在腦海,才來端詳一下歌詞(完整版附在文末)。一如安溥之前的許多歌,有些地方雲裡霧裡不大看得懂(假如你想藉著單曲附加文案搞懂這首歌,勸君放棄這樣的念頭,你只會愈來愈迷惑。這好像是安溥的專長:一件事愈說明愈抽象,愈解釋愈複雜)。

不過那無所謂,我常說:詩的魅力往往就在於那不可解、無法翻譯的核心。我喜歡這歌詞:「每逢月光滾燙 / 焚燒出你眼裡的光」,「暈眩裡我曾看見 / 時光是墳場 / 鑼鼓喧天的一趟葬」,還有最後一段:「我們曾各自逃亡的時間 / 最後才一起老去的瞬間 / 無邪是不知能開口道別 / 明白了沒有盡頭是一切的終點 / 愛情才能是死生中最長的一瞥」。歌詞佈滿了「大詞」:萬物、生死(死生)、命運、未知、時光、意志、一切……。唯獨末句冒出了「愛情」,似乎翻轉也解釋了一切。

其實若要維持整首歌的「大銀幕感」,用一個「愛」字,涵義當會更寬,但安溥顯然要強調「愛情」,那麼,就得聽她怎麼唱。

是的,流行歌的編曲、布局再怎麼出格,最重要的元素仍是人聲。安溥的歌聲真好,仍然獨一無二,無可取代。那些詞你看不懂沒關係,聽著聽著好像也有點懂了。

等了七年的新歌,安溥仍然是自找麻煩,專挑難路走,也照例沒打算討好取巧。〈ZOEA〉若是未來新專輯的預告,那將會是一趟十分燒腦的旅程,我想我準備好了。

ZOEA

詞曲:焦安溥

瞇著眼
那山和海中的水在年月裡揚起成碎片
我舉起雙臂
對那裡面的千百個我揮了揮
它們從此與我分別
存在於萬物中的萬萬千
生死是無需書寫
我們卻不自覺在背誦的誓言
誰都能完成的實現

命運承諾的 也只是這些
每逢月光滾燙
焚燒出你眼裡的光
月下生命被說唱

(天色將變)
(深邃的未知會淺一點)
(凝視我們日盡一日的穿越)
(跋山涉水)

歸離間不復返 如象如蟹

轉瞬是暈眩
暈眩裡我曾看見
時光是墳場
鑼鼓喧天的一趟葬( 在離開世界以前 )
也就去暈眩( 還能大笑是莊嚴 )
暈眩著也才發覺
意志是奇蹟幻覺 是眷戀( 在回到世界以前 )
暈眩於那些時間( 人無心願不暈眩 )

我們曾各自逃亡的時間
最後才一起老去的瞬間
無邪是不知能開口道別
明白了沒有盡頭是一切的終點
愛情才能是死生中最長的一瞥

張培仁(Landy)專訪,2008年「音樂五四三」

血祭舞台:搖滾樂手的日常

那年北京刀子一樣的風

1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