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彧青

獨立紀錄片導演,現居香港

屏住呼吸

房子很大,空气很充足。我们这一千多人,个个拥有健全的肉体,现在都站着,屏住呼吸。空气中有一粒病毒,看不见,但是在漂浮。任谁吸了口气,它就可能钻进去,在我们这群人中永驻。因此,屏住呼吸,是我们的默契。病毒从我们的嘴角、鼻尖飘过,它找不到空隙。我们很团结。病毒会死于无奈。远处传来零星的噗通声,最先开始屏气的人中,有人倒地。他们像一棵被伐空了脚踝的树,倾斜时,有一段缓缓加速,他们便还来得及看周围人最后一眼,那眼神里,有股还没彻底化开的情绪,浑浊的,在那儿凝固。周围人芦苇般,轻轻荡开,给他留下倒地的空间。没有人说话。屏住呼吸,是我们的默契。只是听,噗通一声,那是肌肉做了缓冲;咔嗒一声,那是骨头的硬碰硬。这声响此起彼伏,渐渐形成节奏。人们挪动脚步,向左或向右,似是某种群舞。我,也晃动着,随波逐流。胸腔肌肉如盲眼的婴儿,抓紧四周,它们已将我的血搜刮了一轮轮,它们饿了。黑暗鼓胀着,升上喉咙,顶破了我的眼球。黑暗把周围的人,泼上阴影,推向远处。我渐渐想不起,已过了多久。鼻孔里,有一缕空气,她又清甜又危险,轻轻拉了拉我的鼻翼。她转过身,在我的脸颊上,萦绕不去。她从大地上来,从云中来,从地球的另一端来,她被风儿抛下,被窗缝挤压,看见了我,走近了我。什么也不用担心,什么也不用恐惧,只是轻轻,轻轻一吸。但,他们说,病毒藏在她的怀里。屏住呼吸,是我们的默契。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人造人K的新生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