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學16號

澳門90後|社會科學碩士|財經媒體|澳門研究| 生活瑣事

賭場資本主義:一個理解澳門矛盾性的學術名詞(上)

(edited)
澳門確實充滿矛盾,她富裕,但人文素養和基礎建設相當落後;她穩定,但行政效率與官員能力讓人汗顏;她是國際級的旅遊城市,但Google Trend顯示「兩岸三地」的搜索量遠高於「兩岸四地」。澳門人因為博彩業感到自豪,同樣因為博彩業而不安。

作者:廖志輝(澳門學16號創辦人)

想像這樣一個情景,你在某天打開電視機,看到電視台主播在比較香港和澳門在新冠疫情中的防疫表現,主播說澳門已持續N天沒出現本土確診個案,而香港則迎來第N波的感染潮。在澳門仍每天照常上下班的你,頓感自豪。然後你拿起手機,滑動自己的臉書帳號,看到名叫「沃門xx」的專頁在發文諷刺澳門人是天生的順民,所以澳門政府才能有效執行防疫措施。你想反駁,說自己並非事事聽從政府,但看到手機時間顯示公司的賭場專車快到,又急忙收起電話出門。因為其他賭場近日已傳出解僱謠言,你不想被抓到任何把柄,你知道如果被解僱,一定是無法在澳門找回同樣收入水平的工作。

🔔小知識:「沃門」是澳門的簡體,近年成為調侃澳門人政治冷感、犬儒或政治取向親中的網絡潮語。

如何訴說澳門的矛盾呢?文化學者李展鵬花了整本書的內容,從殖民史、產業和身份認同面向解釋澳門如何從華人世界中「隱形」;不少評論又將此歸因於政治結構與殖民政府管治風格的影響。澳門確實充滿矛盾,她富裕,但人文素養和基礎建設相當落後;她穩定,但行政效率與官員能力讓人汗顏;她是國際級的旅遊城市,但Google Trend顯示「兩岸三地」的搜索量遠高於「兩岸四地」。澳門人因為博彩業感到自豪,同樣因為博彩業而不安。

長期以來澳門在大中華地區「隱形」

何為「賭場資本主義」

近年越來越多關於澳門的英文社會科學研究,以「賭場資本主義 (Casino Capitalism)」來解釋澳門的矛盾性。Google Scholar顯示,在過去十年同時提到Casino Capitalism和Macau的研究作品,多達1400多篇。即是說「賭場資本主義」已經成為國際上理解澳門的學術名詞,或者說澳門已經成為理解「賭場資本主義」的絕佳例子。

何為「賭場資本主義」?「賭場資本主義」最初在1986年由政治經濟學學者Susan Strange提出,但Strange創造Casino Capitalism一詞,是用來解釋美國雷根政府和英國柴契爾夫人時代的自由放任政策,如何提高全球經濟的風險性。到了2008年雷曼事件造成全球次貸危機,學者又利用「賭場資本主義」一詞來解釋當時的金融體系如何如賭場般,任意進行高風險的投機活動。

終於在2009年,專攻港澳政治研究的資深學者盧兆興,首次借用「賭場資本主義」解釋澳門的政治運作。根據他的定義,賭場資本主義「同時合法化和去合法化了澳門的政治行政體制」。這個體制的任何利益在承受風險下都極快獲得,就如賭博一樣;而只要澳門一直依靠賭場資本主義,管治危機就會一直存在。

合法性(legitimacy)是每個政府能進行有效管治,使社會穩定的必要元素。而不同的政府獲得合法性的方法亦不同,民主政府的合法性一般來自民主選舉,因為執政者是經過人民投票選出,是人民授予了執政者合法的管治權力;相反,缺乏民主選舉的政府則需要其他途徑來獲得人民承認,例如一套讓人信服的意識形態(如納粹德國),或者提供良好的行政能力與生活條件(如新加坡),又或者兩者皆有。而盧兆興則認為澳門政府的合法性來源,主要來自博彩業,如果博彩業出現問題,整個社會治理就會出現問題。

盧氏的解釋看似簡單,卻顛覆了既有認知。試想想,如果接受「賭場資本主義」的概念,澳門人就不是「天生的順民」,會順從政府,就只是賭場資本主義仍然生效的結果。或者說,在政府能保證利用賭場稅收提供社會服務的前提下,澳門人與特區政府的一份合約。如果合約內容無法被兌現,兩者關係自然出現問題。

無法兌現的合約

澳門回歸後出現的重大社會矛盾,幾乎都是政府違背了「合約」內容。2008年澳門爆發激烈的勞工抗爭,起因是時任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操控土地批給,涉貪達十億澳門元,並縱容非法勞工。澳門土地變得有利可圖,完全是因為賭權開放後外資博企進駐所造成。而政府安撫民憤的方法,則是從每年各博企繳交的39%博彩稅中,抽撥部份來以現金方式回饙市民。這是市民對政府違反「合約」的罰款。

同樣道理,2014年澳門爆發回歸後最大型的「反離補運動」,抗議立法會通過保障高官退休俸祿和特首免刑責的法案,說明澳門人並不信任政府,合法性並非來自民主選舉的授權。到2016年的「暨大一億」抗議事件,人們不滿由博彩稅挹注的澳門基金會,私下撥款一億元予特首擔任董事的廣州暨南大學。事件本質同樣涉及博彩資源的利益輸送。可以看到,所有這些回歸後的重大社會爭議,皆因執政者違背了與人民訂立的合約,而這份澳門人與政府的合約,其核心精神便是對博彩業資源的再分配。

政治冷感的澳門人為何走上街頭,曾經是媒體不斷追問的問題 (Image: 論盡媒體)

從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理解政治性的議題為何無法在澳門社會引起大範圍共鳴,因為政府的合法性並非由此而來。相反鄰埠香港的資源再分配問題同樣嚴重,但能引起社會抗爭的議題卻幾乎全部與民主和法治有關。癥結就在於兩個政府的合法性來源並不相同。

回過頭看,所謂「天生順民」等民族性格的歸因描述便顯然站不住腳,而背後制度不同造成的差異,似乎才是澳門人寧願趕賭場巴士上班,也不在網上就政治議題論戰的原因。

了解學術名詞的好處,正正能幫助我們破除許多似是而非的假象,過往認為必然之事,其實並非牢不可破。本篇介紹了「賭場資本主義」如何有助理解澳門的社會矛盾,並利用這個概念來說明政府管治的一些根本問題。而在下篇,我會介紹澳門大學社會系講師盧凝德(Loretta Lou)的最新研究,說明她如何運用「賭場資本主義」分析澳門政府在這次新冠疫情中的優異表現,並同樣破除許多在疫情中似是而非的解釋。



👉支付澳門研究,每月一杯廢水價錢訂閱【在帝國邊陲講故事】:
https://bit.ly/3uHxd5U

👉「澳門學16號」過往文章一覽:
https://bit.ly/3fWawq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在帝國邊陲講故事

澳門學16號

四個社會科學和歷史背景的作者,嘗試訴說一座名叫「澳門」的看不見的城市。它的故事不止關乎自身,也關乎背後的帝國和邊陲。 👇我們的故事|Podcast|免費電子報|Patreon https://linktr.ee/macaology_empire

92180
CC BY-NC-ND 2.0

為何澳門疫後復甦不利經濟多元化 | 5分鐘讀懂澳門 #03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