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心少女Maya

投入於生命書寫,每個人都值得被聆聽 偶爾喜愛分享二次元心得 歡迎與我分享你的所愛~! 我也想要想埼玉老師一樣又禿又強 生命是一個水晶,每一面都不一樣。 人生是一張蛛網,複雜而又相互依偎。

這世界上最柔軟的心在哪兒呢?

發布於
柔軟可以東西,也會是感覺跟心情

  一般來說,我想要讓自己舒壓,或者是心情好的時候,我喜歡嗑個糧,摸個魚,讓自己獲得爽快的成就感以及快(Xīng)樂(fèn)的感覺。


  雖然我不知道一般人在嗑糧的目的跟我一不一樣,不過我自己對於糧的態度,是將它當作其中一種自娛的方式,也就是不看的話,我也會找別的東西浪費我的時間,為了就是脫離原本的理性思考,及邏輯思維的狀態。我可以瘋狂的看各種沙雕東西,翻翻以前迷過的動漫或人物,或者看看世界上最奇葩的手機殼跟是室內設計。或者不特定的翻翻滿屏肥肉的瑟(Sè)晴 (qíng)漫畫。


  我只是想要找一個自己覺得熟悉,會覺得能跟想像觀眾交流的東西。讓自己暫時廢了自己的腦袋。


  我從虛擬人物的虛擬情感中,滿足的是自私的獨佔欲、期望的親切感,當然也會是安慰自己不用緊張的一種方式,看著平面單薄的他撫摸著他,感覺自己也覺得被摸頭,看到他們只是相互依偎在一起,度過簡單的小日子,牽著手,對著彼此微笑,感覺自己的內心也像那般光景一樣「柔情」。


  我嗑糧的時候,除了興奮於獨有的兩性關係的專屬感,以及對同好反應的期望(我很常想的就是怎麼拿出好東西讓人喜歡),就是我看著他們的互動,嘗試讓自己的內心變得柔軟。


  然而,這個「心」的柔軟,卻沒有那麼容易。我不知道什麼時後開始,大概是從小三、四年紀以後,能拿來想的事情變得多了以後,就沒有什麼「柔軟」的感覺了。


  我自認自己並非是容易緊張的類型,有些同齡人,許些是因為天性,他們對於環境的敏感及反應會較靈敏,同樣一天的開始,在教室裡面的寥寥幾人,或聊天或發呆,但是曾經就有一個我的友人,因為覺得沒有人理睬而當場哭出來。


  並不是我自己多不在乎別人的態度,也不是自己多自閉,我不會表現出明顯的僵硬感,但我還是會擔心自己在父親的注視下做錯事;自己沒有積極參與人際,因此被排斥在外。這一切都在沒有太大表情、動作的,我的心中。


  正是因為常常想著這些,所以其實在父親的仔細注視下,總是發現我又在想別的什麼事了。


  而我自己也沒有多舒坦。


  因為就算沒有人管我,我不斷的忙著蹭熱度與關注,鑽研自己的技能只為那幾個似「稱讚」的數位訊號,那些留言跟反饋,最後我也還是沒有感受過滿意及自在。


  所以我的心一點也不柔軟,也難怪別人常覺得我是個常常生氣的人。確實是。


  


  我記憶中,沒有太多事情堅持,沒有太多想法跟情緒讓自己糾結及抓住的時期,大概是在學齡前充滿玩樂的單純時光,那時候沒有懂這麼多事,自己記憶中的感覺,除了鬆軟的能夠隨意睡在紙箱上或是任何地方的體態,就是內心一片清澈,沒有煩惱,也沒有明確的好惡黑白分明(當然也許我不記得了)。所以那個時候的,陽光的熱不會讓自己煩躁,雨天的濕不會讓自己鬱卒,或許會「害怕」被罵,但我還不懂什麼叫做「焦慮」。


 兒時關於「柔軟」的記憶有不少,像是蔚藍的海水,包覆被烈陽曬得有些疼的肌膚,冬天的棉被總是溫柔又體貼地包著自己,隔絕讓人僵硬的寒氣;泳池的水是最喜歡的,波光粼粼的流動,在日光燈下映射淡藍的池底。手心捧起微溫的池水,無法抓住的溜走,若是悠遊其中,水流的變化多端以及彈性流動,比起比起乾燥的陸地,水池的自由感會讓我意識到,為什麼在按摩池的大叔阿姨們會那麼喜歡。


  這樣對比起來,現在幾乎沒有這種感覺了,即使再次去游泳。


  時不時的擔心或者是煩躁是因為我自己很愛東想西想,很累的,也疲乏的很,但是我還是會一直想,考試時都從來沒有這麼專心過。但是這樣的專心,實在太累、太煩躁了,就算是自己想看的也是一樣。


  


  在禪修的人並不是在一開始就馬上能夠定如大山,反而會因為一直拼命的專注於「業處」上,而造成身心浮躁、不自覺亂動乃至生禪病,這也都是因為強迫專注、過於專注的後果,那就像是過度緊繃的肌肉,拉扯、僵硬使得自己疼痛酸麻,像是疲乏的橡皮會斷裂,或者像是被雙手掐住的氣球,壓縮使得原本自由的空氣到處亂擠,嘗試突破狹小的空間。而我們過度依賴或者是抓持的內心就像這樣,我們一直在想一直在考慮,不管那是人家要求的或是自己自願想的一些東西。而用於治癒禪病方法,也是治癒過燥、過緊內心的方法,那就是擷取臉頰、口腔或是水等等的柔軟,讓我們從心放鬆。這在佛法裡面,是四大當中-地大的「軟」相。


  這樣的效果就像是回歸幼時心思單純的狀態,不會堅持不會擔憂,沒有別人要顧慮也沒有危險要害怕,雖然以現代人的標準來講,可能類似進入一個沒有目標的狀態,的確,因為「軟」相所要達到的目的,就是讓我們放手一直在堅持的東西,從內心的感覺上出發,去專注在讓自己融化、鬆開。嘗試回憶看看自己記憶中的最舒服的感覺,不是亢奮,不是疲勞也不是無聊或是慵懶,什麼樣的感覺,會讓自己通體柔軟舒適呢?也許是在沙灘上,陽傘底下睡覺,或者是吃飽喝足後的休息,或者是像我的經驗一樣,愉快的游泳,感覺自己也變成自由的水流;還是曾經不少人喜歡的史萊姆,軟軟嫩嫩的攤在任何東西上,任手捏著變形,之後再隨著重力鬆開、扁掉。它抓不住任何東西,無法固定,正因如此讓人感到沒有威脅且療癒。


  想必這些柔軟的東西,不覺得有時候自己總是「停不下來」嗎?不覺得自己有些「硬」嗎?


  


  也許是環境限制跟我自己意願的問題,我還是很愛想舊事,期待再次達成什麼,但不管怎麼樣,我幾乎不會放鬆(甚至,不願?),原因明顯是自己一直堅持某種方式讓自己忙,不動腦帶卻白耗力氣,然後又困於累了又想想累又看,弄的像是不知道要做甚麼似的,也許哪天這些儲存空間騰了出來,我也不會覺得需要時常找樂子,因為已經沒有那麼在意了。


  柔軟、舒坦自己並沒有經歷過,但是我記得以前的感覺,希望以後能夠重回那樣的自在與柔軟。


  這世界上最柔軟的心在哪呢?在沒有陰霾及風暴的自己胸中。


  我希望能夠重新在此變為自由的水流,雖然很多事情已經不重要,也會因此放手,但至少我自由了。

自繪漫畫(・∀・):

https://vocus.cc/article/60f3b406fd8978000164da25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