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下班的熊

分享-工程師職涯|加密貨幣 | 情感關係|理財投資 背景-清大電機ICS 目前擔任FPGA R&D<aka你辦公室最早下班那個> 很愛說話,喜歡討論各種議題,不排斥交各種朋友

『故事系列』01 - 擱淺,沖上臺灣的岸(上)

(edited)
我說過我一直是很喜歡說話的人,也喜歡參與各式各樣的議題與討論,在一股勁的投入Matters這個平台後,看到了平台上大家發表的文章,也讓我萌生了寫出我與我身邊的故事的想法,因此,開始了這個系列,而人不能忘本,因此系列的第一篇,我想從我的爺爺說起...
這些故事,編輯自我爺爺80多年歲月以來撰寫的手稿... 
爺爺的部分手稿

前言

從四川成都到昆明再到廣州再到台灣,時代的洪流催促、沖刷著那一代人,我爺爺的那代人,這是他的故事。

自小以來,關於爺爺的記憶,最多的大概就是他總是在書房奮筆疾書著什麼,我想全家大概都很好奇,但也沒人敢問他,沒人敢問是因為全家都很敬重他,並非懼怕,而唯一比較有機會問的奶奶倒是對他做什麼不感興趣,也因此全家一直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房間裡寫些什麼。一直到爺爺辭世的14年前,整理遺物時,翻出他一疊一疊的手稿後,才真相大白。

那一疊一疊的手稿紀錄的是他的日記、他自己的故事、我們家的一切大小事務。大家知道是知道爺爺在寫什麼了,但手稿翻出來後,也就裝箱放著了,家裡人捨不得丟,也沒什麼興趣去看,就這樣放著,也許再經過家族幾代後,這一箱箱的紙,也將毫無意義,最後還是進垃圾桶..

因此,這義不容辭的是我的責任,將這故事整理寫下,就如同歷史存在的意義一般,期望這些珍貴的手稿不單單是歷史的灰塵,而是讓人想看下去的故事...

出身

民國13年12月12日,爺爺出生了,爺爺不但從雙姓,甚至有罕見的雙姓名,從父吳尚躍,從母李榮輝,有此雙姓名之原因是因為算命師於其出生時算八字認為爺爺剋父,又一送水人員送來的水缸內偶然帶上了三尺錦鯉,故用雙姓名以緩八字同時取錦鯉跳躍的意味,故名之尚躍

根據爺爺在他的兒時回憶中所述,家中的長輩告訴他父輩祖先根源來自福建省,在中國清代以前不知哪一朝代的一次飢荒,隨村舉村西遷至成都,所幸成都人接納,儼然成為一成都人,後以布匹生意維生,生意頗大,算是地方生意大戶,家有婢女、侍衛等,惟曇花一現,時局混亂,到了當時政府討伐軍閥,家中頓時失勢,又爺爺父親不善守財,好揮霍,因此在爺爺12歲後漸家道中落,不復以往榮景。母輩成都眉山,地方望族,其父親晚清武舉榜上有名,故爺爺母親也自幼學武,一身正氣。

家道中落後,雪上加霜的是爺爺的父親又將家中所剩無幾的錢帶走離家,好幾年未歸,回來後也孓然一身,感到有些羞恥,愧對爺爺母子倆,但又無顏見爺爺他們,就不與之同住,形同外人,爺爺遂由母親一人扶養長大,好在即使家道中落又在那個兵荒馬亂的年代,但爺爺母親的教育觀念不錯,再累再辛苦也供給爺爺念書,而當時爺爺所念的學校是敬業中學(我自己考究此一中學,為青年黨四川黨部兼辦的中學),爺爺在此之後也就都以李榮輝為名,再也不向人提及吳尚躍這名字,就連作為孫輩的我也是第一次知道這個名字,這麼做的原因我揣測爺爺許是帶點恨地不能理解其父親吧。

誤闖進軍旅

也許是大時代的背景所致,又或者說是命運的輪盤轉動著我的爺爺,他的一生與國民軍密不可分。然而,第一次進入國民軍隊,對爺爺來說其實完全是件偶然的事...

民國28年2月2日,當時社會充次著青年入伍,精忠報國,抵禦日本入侵的氛圍,爺爺並非義正嚴詞的行入報兵處入伍,而是在路上遇見了賣壯丁的詐騙人員拐騙而入伍。賣壯丁有點類似現在的黑心仲介,騙你進入部隊,然後再跟部隊的地方長官拿錢,以藉此衝高徵兵率,就跟拿錢衝業績一樣。對初次入伍的爺爺來說,生活苦不堪言,做的事情也全都跟訓練無關,其實說白了就是打著報效國家的單純的勞力活,和爺爺一起做苦勞的其他同事們不是像爺爺一樣也被拐騙入伍的娃娃兵,就是偷拐搶騙的江湖份子,跑進部隊裡來洗白。

當然,這事上級是不知道的,是地方募兵處的腐敗污點(據考究,後來國民軍有嚴查這一事情,而考究內容與爺爺相關的記事情形頗為相似,因此可信度很高),理所當然地,爺爺在長期勞動又沒有足夠休息與飲食後,生病了,而部隊對於生病的爺爺的處置也是置其於柴房等死,據爺爺所說,他當時覺得這就是人生終點了,最後悔就是未能見母親最後一面...

但也許是爺爺命不該絕,爺爺母親在這時打聽到了爺爺在軍中的消息,就在爺爺奄奄一息等死的時候找到了他,並苦苦哀求與軍隊有點關係的親戚三姑三叔等幫忙前去部隊關說,才使該連連長同意爺爺退兵籍,回到家中療養身子。

其後,雖然爺爺被拐騙進去,但社會的氛圍下,爺爺心中那時多少抱有著報效國家之情,因此調理好身子後,不顧其母親勸阻,再向報兵處前去,再次入伍,但現實是殘酷的,爺爺即使毅然決然,但心中仍是掛念母親的,進入軍旅的爺爺知道總有一天會隨部隊離開家鄉的,這使他的內心不斷在四川家鄉與部隊兩者間拉拔,因此到爺爺軍旅生活最後真正地出川,說來也許不是很光榮,中間一共入營又逃兵或跳槽部隊了6次,在此期間的故事,也許另外出書也不及備載,未來有機會再回頭寫這段故事吧。

言而總之,民國30年10月上旬,爺爺離開了17年來的生長之地,出發雲南地區,執行帶兵交接的任務,本應任務完成後,會回到四川,怎知這一去,發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故,離開前與母親的道別便成了永別,下次回到四川土地,已是50年後臺灣開放返鄉探親。

未完 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故事系列』01 - 擱淺,沖上臺灣的岸(中)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