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音小律

我只属于我自己 前豆瓣不知名用户 大概一个月上一次matters

属于贫穷国家的专制主义

發布於


保罗·科利尔提出一个研究结论:在人均年收入2700美元以下的地区,民主是危险的,而在年均人收入2700美元以上的地区,专制则是危险的。

有一些人类总把民主和专制看成对立的,或者把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看成对立的意识形态,给人那种二选一的错觉,然而这两个东西只是对经济和政治生活的管控程度不同而已。比如二战时期和二战以后盛行的凯恩斯主义,不管是在欧洲还是日本或是美国更不用说苏联和中国,政府对经济的控制都很强硬,而这确实促使经济快速复苏,80年代经济恢复以后有些国家转变了其强硬的经济控制转向新自由主义或各种名头的自由市场,无法改变适应新形势的苏联解体了。在我看来专制和民主不是绝对的概念,它们只是分管权力的工具。

保罗·科利尔说:在低收入国家里,民主会使社会变得更危险。民主国家越富越安稳,专制国家越富越动荡。

由于低收入国家的特征,族群对立产生的混乱,资源和各种利益纠缠产生的冲突需要强硬的专制维持稳定的局面,强硬的独裁可以遏制住反动的群体,保罗的研究显示最底层十亿人民国家大概每两年就有一次政变,一次未遂政变之后的一年内发生第二场政变的概率是10%,并且政变带来的资本外逃和撤资现象也不是短期内就能恢复的,以7%的GDP增速也得10年才能使经济平稳。因此专制是可以稳定局面保护经济复苏的手段。而民主制度不允许运用专制手段先发制人的肃反铲除异己为民主所不容,欺骗隐瞒,贿选恐吓,镇压和强行通过恶法都不能得到支持,更重要的是,在这些国家,民主不能实现政府负责制和执政合法性,当不同意的声音发出来时,独裁者将得不到支持。

针对族群混乱不宜管理的特征,保罗的解决之道是建立民族国家和政府负责制——(这是学者式的理想主义

民族国家是可以人为创造的这点没啥争议可论,中国的国家概念形成于春秋战国后秦皇汉武大一统,之后分分合合的朝代更迭融合各种民族,才形成“中国人”这一人们脑中的概念。期间自然充斥暴力和战争,古代文明形成的国家由国家的经济性质决定,大的吞并小的又被更大的族落吞并,一步步发展成为国家,然后再有冲突又进行吞并和分解。而在当代不可能允许大规模持久的战争出现,也不可能通过长久的战争来吞并形成一个民族观念。保罗·科利尔的解决之道乃是通过区域结盟分享主权的方式,类似于欧盟和美利坚,内部可进行国民化教育,外部通过发达国家的调节和指定援助,最重要的还是经济发展了。

而今是经济倒退的年代,民主愈发遥远,指望中共进行民主化简直是做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