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i
Lusi

Lusi,男同志,台灣, 出生於古代所以非常低調 如果你在下列地方看到的我大概率是真的, 其他地方可能是假的,保有都是假的的戒心即可 lusilu.eth也是我的,所以可以去看 lusilu.eth.xyz <a rel="me" href="https://liker.social/@lusi">Mastodon</a>

[遊記]泰國紀行-Day 2-1997.03.08

[遊記]泰國紀行-Day 2-1997.03.08

[遊記]泰國紀行-Day 2-1997.03.08

凌晨將近五點才睡,天色已經有一點微亮,就把兩層厚厚的窗簾給拉上,免得一早的陽光,太過刺眼,擾亂了我們的睡眠。

我們這幾天住在Monarch Lee的20樓,因為樓層蠻高的,其實視野不錯,也就是因為前面都是一片空曠,陽光要是照射進來,更加的刺眼,又是一大片的落地窗。

一大早,阿文為了要騙我起來吃早餐,就說已經9點了,他一叫,我也就起來了,不過,太累了吧?早上的Morning Call是一點都沒聽到。

起床,梳理了一下,其實,也只是隨便的刷刷牙,這又是另外一件必須要注意的事,泰國大部分的旅館,是沒有附牙刷的,得自己帶,阿文說,那是因為牙刷很貴的原因,這一點上,就看出落後了。

我是早就有預備的了,也無所謂。

下去2樓的那一個Cafe Royal吃早餐,這就是餐廳,也是我們昨天半夜回來吃餛飩的地方。

本以為已經9點,結果吃完回房之後,才發現才8:52,不過,因為我的錶是沒調時間的,所以,是9:52,也許是這樣的緣故,一直有多一小時的感覺吧!還沒有完全的把感覺調整過來,是有一個小時的差距,我還是過著我的台北時間。

早餐並沒有吃很多,胃口不好,只吃了一些Yougurt、水果之類的,喝了一些紅茶,我一直都喝茶,在飛機上也喝,不論是英式的紅茶,中國的烏龍茶,到了旅館,也拿出我自己帶的茶葉泡,這也算是一種我調整水土不服的方法,以前人都說,遠行到他鄉時,為防水土不服,要帶一把家鄉的泥土,我帶的不是泥土,是茶葉,而且,還是大葉烏龍一類的。

下去餐廳的時候,因為也沒怎麼吃東西,就觀察周圍的一些人,這也是我一向的一種習慣,說觀察,當然就不是盯著人家看,隨意的把眼光瞄過去,隨意的再收回來,大家都不會覺得異樣。

看到一個外國人,他們也是兩個男人,其中一個,看起來動作就很優雅,阿文一直說他很欣賞他的優雅,不過,我覺得他太做作了,優雅是可以,但也要適當,太過分,就變得令人無法忍受,這一個優雅的男子,用行話來說,就是妹妹,不過,他是姊姊了,年紀不小,不過,身材維持的很好,只是稍微有一點恐怖,動作很優雅,身上的肌肉卻是一塊一塊的,不太搭調。

我看他們像是德國人的樣子,這是一種感覺,我覺得德國人,就像是這樣子的,許是因為Joseph長期在德國留學,老是都帶一些德國人回來玩,接觸的多了,自然有一種特別的感覺?!

吃完早餐,上樓,把窗簾拉開,看了一下街道上的情形,照理說,曼谷的交通應該是非常繁忙,這九點多的時候,不正是忙碌的時間,但路上的車子很少,我本來作了一個推想,就是三月八日,不是婦女節嗎?可能泰國這一天也是國定假日吧!所以,當然街上沒人。

本來阿文是想打電話去找昨天晚上一起Check in的那兩男兩女,看看是不是要一起去遊湄南河,這樣大家一起Share,船錢會比較便宜,不過,有一點忘記他們的Room No.,還是依著記憶打到1507,通話之後,阿文一直跟他說「喂!」對方一直說:「Hello!」大概是打錯了,就算了,掛了電話。

在床上躺了一下,也沒睡,可能是出門玩都蠻興奮,累也不在意,轉著電視,看MTV頻道,能看的懂得節目,也就只有幾個頻道,像是discovery、MTV等等,我也打趣的跟阿文說:「來泰國還看衛星電視,不如去凱悅看。」

也趁著空,翻著當地的電話簿,把一些可能有用的電話都記起來,像是花旗銀行、台灣駐泰經濟辦事處、KLM等等,記了起來,萬一有用的時候,一下子就可以翻到。

早上的行程,其實,是根本沒有行程可言的,就是去Silom Rd上的Robinson departnent Store逛逛而已,東西是蠻便宜的,不過,這時並沒有打算要買,等到從Pataya回來的時候,再慢慢的買一些東西,不然,一堆東西搬到Pataya再搬回來,一點也沒必要。

這裡的物價,蠻多東西都蠻便宜的,像是一些大陸茶葉,可以帶一些回去送人。

逛完了Robinson,過去對面的那一棟Silom精品店,不過,一些阿文想要買的店,都關掉換新的店了,蠻失望的。

本來已經逛的蠻累,想要坐車回去,但實在是太近,還是慢慢的走,一下子就到了。

中午,還是一樣的很沒長進,又在2樓的Cafe Royal吃中飯,這是第三餐了,等到受不了的時候,再換別的新的東西吃,今天是假日,看到一些男生在街上逛,可是我比較喜歡的,要不就是Sercurity Guard或者是旅館的侍應生一類的。

像我們住的這一間Monarch Lee,就有一個門童,長得很高壯,也很有形,我蠻喜歡的。

下午,在旅館補眠,準備4、5點再去Babylon,晚上去DJ Station或者是Barbiery。

不過,躺了一下,我和阿文都無睡意,阿文提議,說我們不如就去Babylon吧!當然立刻的獲得無異議通過,這就準備出門了,把衣服穿衣穿,帶了一些東西,這就要去了。

一路從Silom Rd.走到Robinson過街,往右邊走,一直沿著公園對面的這一側的路一直走,走到下一條路的分叉口,過馬路,鑽進一條小巷子,也就要到了,這裡都是一些使館的所在,其中的一棟,就是Babylon。

走了蠻有一會,不過,我打趣的跟阿文說:「今天沒有揹10KG的背包,可以再多走5KM。」

Babylon是兩棟,還是三棟的別墅打通,下午只開放後面的一棟,從後棟的入口進去,說是晚上,前面才開放,就可以從另外一個入口進去,他都有英文清楚的標示,相信是不會弄錯的。

我們下午2、3點去的時候,算是早的,人並不是很多,裡面也只開放了一部份,從逛來逛去,每一層樓都有一些感覺的出來未開放的地區,本來以為那一些地方是他們工作區域,也就沒在意,不過,阿文說,等到晚上中間的部份開放之後,你就會驚訝他的大了?!

我也是逛來逛去,當然也看到一些覺得可以的人,不過,大部分都是有華裔血統的,看得出來,除了膚色比較黑之外,輪廓和華人,是沒有很大的差異,但真正的泰人,或者是印度人一類的,我就比較不能接受,還是有心結在。

我和阿文分開逛了一下,後來,又遇到阿文,坐在頂樓的露台上聊天,這頂樓是一個開放式的,還好附近都是別墅,不然,豈不是從高處就看到一堆包著毛巾的人走來走去?

找了一個桌子,兩個人坐下來聊天,叫了飲料,這裡的消費方式,也是很有意思的,每一個人,都有一個號碼牌,叫了東西,就用號碼牌記帳,等到出去的時候,再一起結,這是一個聰明的方式,只是不知道是台北學曼谷呢?還是互相學習之後進步的結果?

也跟阿文說了一下,我的華人困境,看得比較順眼的都還是華人,不過,如果真是這樣,好像也不必千里迢迢的跑到曼谷來玩吧?!如果這樣,台北的機會還大些,不是嗎?不過,心理建設這樣的東西,還是只有自己能夠使力。

後來,就決定把這樣的心結拋在一邊,看看有什麼機會,就去試試。

聊了一下天,下到二樓吃晚餐,Babylon的另外一個好處,就是,很多東西都是有實物可以看的,你直接看實物,裡面服務的Boy就會來詢問,你指給他看,把號碼牌給他看,什麼言語都不用,就可以吃到東西,算是很方便的,我覺得,在外面旅行,很多時候,你就是要發揮想像力,不論如何,只要能達到目的,用英文、手語、甚至一切你可以想到的溝通方式,都是非常不錯的,不要被自己劃地自限了,試一試,你會發現,你覺得不容易的事情,也許很容易就能解決。

阿文和我叫的東西不一樣,他覺得他的太辣,我覺得我那一盤東西的味道蠻奇怪,就交換著吃,這倒是各得其所,因為我喜歡吃辣,他也不覺得我叫的那一盤不好吃,甚至他還很喜歡。

吃完,又分開去逛,在這裡,時間變得一點也不重要,我因為是第一次來,很多時候,我會到處的走動,一面探探路,試著了解這裡的狀況,所以,也看到一些很有意思的東西,像是廁所裡,都有一條水管,附著一個噴水嘴,一按,就會噴出水,本來也不知道那是幹什麼用的?想了一下,大概是肛門的沖洗器,這樣的東西,好像也只有這樣的用途,而且,在這裡出現,是很合理的。

一區一區的摸索,每當有一個新的區域開放後,我就摸進去,有一些區域裡面是一點燈光也沒有的,也許是我天生大膽,摸來摸去也不覺得突兀,當然,也被人摸來摸去,我一樣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在這一種黑暗的環境,就是摸來摸去,誰又知道誰是誰?既然已經來到這裡,就索性放開一切,盡情的享受這一種放縱的感受吧!

到了傍晚過後,晚上,人更加的多了起來,連走道裡都擠滿了人,本來可以雙向通行的地方,只容一人擦身而過,大家都堵在走道裡了,我往往跟著前面人的腳步,往前推進,中間這一個區域中,是有很多小房間的,也稍微的有一些燈光,還有一些鏡子,使得整個空間,看起來像是無限制的延伸,不過,你也不要太高興,用手去觸摸,就知道有一些看起來像是對面的地方,其實,只是一面一面的鏡子。

後來,也在一種隨便的氣氛中,和一個我認為他是泰國人的男人,進去房間“聊天“,當然,根本沒有什麼可聊的,因為語言嚴重的不通,他的英文很爛,比我想像的還爛,我講的他聽不懂,我想他唯一聽懂的一句話,就是我來自台灣而已。

他們對台灣的印象,就是很有錢,說他有一個親戚,在台灣工作,可能是外籍勞工吧?!大概也是因為這樣,他覺得台灣遍地黃金,甚至認為我有辦法可以把他帶到台灣來,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雖然還是摩擦達到了高潮,沖洗之後,上頂樓坐著聊天,他去逛了一下,我一面想要等著阿文出現,但那一個泰國人又回來找我,說是要幫我按摩,就隨他去房間,倒也真的是按了一下,不過,他是志不在此,不過,我已經不行了,昏昏沈沈的睡著,睡了好一會,後來驚醒,才想到要去找阿文,上到天台,不遠處,就看到阿文,他旁邊還有一個人,介紹了一下,是一個泰國人,這我看得出來,叫做“Lo”,還是一個導遊呢!我是累的很,只想回旅館睡覺,正好他們兩個人也要回去了,就一起走,我也是在猜想,阿文本來就是在等我,本來說要回飯店的時候,那Lo,還鬧彆扭,說是他晚上還有一團,要去工作之類的,後來,阿文哄一哄,也就跟我們回飯店了。

坐上有Taxi meter的計程車,在Babylon的門口上車,本來是想走一段的,不過,他們就上了車,其實很近,到飯店門口,不過50元,是跳表的,起跳35,不知道一跳是2元還是3元,不過,零錢是不找的,所以,40多一些就是50,找零當作是小費吧?!

到飯店,我們請Lo到餐廳,還是2樓的那一個Cafe Royal,我們算是夠不挑的,已經吃了第四餐,除了晚餐在Babylon吃的,沒有一餐例外,通通是在這一個餐廳吃,也是夠懶得,連出去找一間餐廳都懶,其實,也是沒有一個方向,不知道該去哪裡吃比較好。

所以,甚至連這一餐,都是讓Lo幫我們點菜,我們根本不管,等到東西上來,滿滿一桌,可是吃的蠻高興的,很多東西,如果我們自己點的話,可能根本不會點到,因為看不懂,看英文點,也蠻奇怪的,還是不知道是不是著名的泰國菜。

有一道像是用粽子葉包的烤雞肉,很好吃,椰汁味道的湯,就有一點奇怪,不喜歡。

吃完之後,結帳,阿文簽帳,我們兩個就在Lo的面前開始分帳起來,因為阿文出Lo的一份,所以,我就拿了300 Baht給阿文,算是我的部份,阿文說:「在外人面前拿錢不太好吧?」

就是這樣才好,他好像一直以為我和阿文是有關係的,這樣,正好證明我們是沒關係的,只是朋友,不然,就不必出錢了。

吃完宵夜,這也不能算是晚餐,只好算是宵夜,就上樓,回到我們的房間,經過這一會的觀察,發現,雖然Lo的頭髮有一點稀疏,但他的皮膚在泰國人中,還算是好的,膚色都很均勻,不像有一些泰國人,會有疙瘩斑點,就不好看。

我是很累,一點都沒力氣管他們,把我自己梳理一下,就要睡覺了,躺上床,用英文跟他們說:「You can do whatever you Like?(不知道是不是用want?)」就昏睡了。

下午在Babylon可是爬了登山機爬了80多層樓,累的要命,又在Babylon上上下下好N次,更不曉得爬了幾百層樓?

我知道他們在床上廝摩了好一陣子,我就跟阿文說:「你們可以大聲喊叫沒關係。」反正我一睡著,就像是死掉一樣,他們怎麼大聲叫,我是不會有感覺的。

最後的意識是他們把窗簾拉上,我這就不省人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遊記]泰國紀行-Beginning-前話

[遊記]泰國紀行-Day 1-1997.03.07

Loading...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