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si

Lusi,男同志,台灣, 出生於古代所以非常低調 如果你在下列地方看到的我大概率是真的, 其他地方可能是假的,保有都是假的的戒心即可 lusilu.eth也是我的,所以可以去看 lusilu.eth.xyz <a rel="me" href="https://liker.social/@lusi">Mastodon</a>

[遊記]泰國紀行-Day 1-1997.03.07

[遊記]泰國紀行-Day 1-1997.03.07

[遊記]泰國紀行-Day 1-1997.03.07

如果去一些住宿比較貴的地區,我不見得會建議你坐晚上出發的班機,因為可能會多花一天的住宿費,不過,如果是有一些特殊的目的,像是就是要體驗夜生活,搭乘晚上出發的班機,未嘗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尤其是到曼谷,因為晚上出發的這一班機,是最便宜的,而且如果挑的時間適當,剛剛好趕上曼谷繁華的夜生活,所以,我們故意的挑了週五晚上的這一班機,到曼谷,也差不多10點多將近11點,休息一下,剛剛好趕上週五晚上的熱鬧,這是出發之前就已經想過的了。

這一日,是我們出發的日子,也是第一日,正如我說的一樣,是一個週五,我們搭乘的是晚上19:40的KLM班機,預定的到達時間是曼谷當地的時間22:25,剛剛好差不多是夜生活開始的時間。

7:40的班機,我和阿文約的是5:00在松山機場的乘車處見,雖然有一點晚,不過,因為阿文說他下班過來,差不多就是要這樣的時間,也沒辦法,我本來還以為他會多請一個半天?也沒有,我盤算了一下,5點到松山機場,也不必太早到,行李早都整理好了,坐捷運到中山國中站,走大概五分鐘就可以到了,本來是打算4:45出門的,不過,臨出門的時候,又接了一個電話,覺得阿文大概也不太可能早到,就不管,拖到將近5點才出門,還算是順利的坐上捷運,不過,是有一點晚了,所以,一路半跑半走的到松山機場的台汽乘車處,在門口張望了一下,本來以為阿文還沒到,剛在那裡晃了一下,一個拉客計程車來拉客,跟他說:「我在等人。」

也是這時,發現阿文從不遠處跑過來,他已經買好票了,剛剛好那一班台汽的班車也正要開,趕緊的把行李丟進行李車廂,就上車了,真的很幸運,要是沒趕上這一班,再等下去,不定剛好碰到塞車,就會心急如焚?!

找好座位,先把一些東西給阿文看過,雖然我已經再三的檢查過了,還是希望不要出錯,讓他看過,萬一有問題,還有補救的機會!至少還在台北,一看,也沒有什麼問題,就讓他自己保管他的護照,也把結的現金一萬泰銖給他,也是預防萬一,要是我們一個人的錢掉了,至少還有另外一個人的可以應急。

到桃園機場的一路上,也是隨便的聊聊,因為並不是假日,人並不是非常多,只是剛剛好滿座,前面座位的幾個男生,也是要去泰國的,聽他們講著一些有一點異色的內容,倒蠻有趣的。

到了中正機場,我們算是後下去的,就去“撿“我們的行李,阿文的行李已經從行李廂中被拖出來,丟在一邊,我爬進行李廂裡面,把我的登山背包救出來。

拿了行李,就沿著指標,阿文還不太懂指標方向,我倒是一看就已經了然,讓他跟著我說的走,我的方向感算是不錯的,進了機場,繼續的看了標示,KLM的櫃台在10B,走過去,已經蠻多人的,就等了一下,阿文去上廁所,看到一堆人,買了一箱一箱的電器產品,像是電視機、錄影機等等,本來也就知道他不是台灣本地人,這一看,應該是泰國勞工返鄉吧?!當然順便的帶一些電器產品,蠻奇怪的,不過,想想以前我們到日本的時候,也是電子鍋一個一個的帶,又不是買不到,但,外國的月亮,顯然是圓一些的。

這是人的心理。

輪到我們行李秤重,我和阿文的兩箱東西,才17.5Kg,比一個人的20KG,都還少呢!真的算是夠節制了,也就是說,萬一,我們的購買慾望發作的時候,還有20多公斤可以帶。

拿了登機證,就去另外一個機場的櫃台詢問有關回程確認的事情,不是我說,那一個櫃台的小姐,態度有夠差,我們先問他,回程是不是需要確認?他知不知道曼谷當地的確認電話?

他就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說:「回程要在72小時內確認,我也不知道曼谷當地的電話,你到了曼谷,再問他們當地的櫃台要電話。」

我們並沒有生氣,阿文又跟他說:「別的航空公司有的都已經不要回程確認了,你們還要確認?」

「我們不是別的航空公司,我們是KLM,搭我們的飛機,就是要確認。」那小姐口氣更加的壞。

我和阿文雖然自討沒趣,不過,還是互相打趣的說:「就是買便宜機票要負擔的風險。」

便宜的機票,服務也減半。

也就是因為台北飛曼谷的這一段,對於他們這一個班機來說,本來就是多賣多賺的部份,所以,才能賣的那麼便宜,他們主要的營收來自於到阿姆斯特丹的部份,對於我們這一種到曼谷的乘客,自然就不是很重視,反正,總是有人會願意忍受這樣的服務,買便宜的機票。

我們倒是沒有因此而破壞了遊興,本來這就是自助旅行的途中很可能發生的狀況,過去了也就過去,不必記著。

趁著等登機的空檔,和阿文去樓下找東西吃,其實,雖然我們都沒吃什麼中餐,但是,也沒有什麼胃口,隨便的買了一個漢堡,我吃鱈魚堡,阿文沒吃完,我也吃不下。

吃完之後,先進關到免稅商店逛了一下,等於是消耗時間,到7:10,也可以登機,我們又不急,等一堆人都已經上機,人少了一點,我們才從容的進去找座位,我們坐經濟艙,是從中間的登機門上飛機,找到屬於我們的座位,就坐下,我和阿文是B和C,分別是中間的和臨走道。

在飛機上的時間,其實也是過的蠻快的,只是,這一個班機延遲了起飛的時間,差不多遲了40分鐘,所以,原訂的抵達時間也就順延到11點多了。

我和阿文聊聊天,空服員倒是一路上很忙,才剛剛Serve了點心飲料,又是一餐晚餐,賣賣免稅商品,根本不見他們有什麼休息的時間,比去東京的飛機還忙,飛機上的電影也不是很好看,只能說是加減的看,聽一聽音樂,也是消耗時間的性質多。

我本來打算在飛機上寫寫日記的,但是,也沒寫,因為,根本沒有一刻安寧的時間,也是東晃西晃的時間就過了,本來應該是19:40起飛,22:25就該抵達了,因為延遲起飛,也就晚到,可能是途中加快的飛行的速度,並沒有遲到很久,說是22:47就會到,到了曼谷,我們是毫不猶豫的就提起行李下飛機,一堆要飛阿姆斯特丹的旅客,有的也下飛機,有的就在飛機上休息。

我們的問題其實從出關才開始,等行李就花了一會,後來才發現早就出來了,只是被別人擋住,在閘門那邊,又因為我們的入境單子沒有填寫完整,花了一會填寫,這才出關,走出去,就看到一堆可以換錢的櫃台,阿文趕緊的去換了一些零錢,我是還好,本來在盤谷銀行換的時候,就已經拿到了一些小鈔,可以加減的用,不過,看到阿文換出來都是新鈔,本也想去換,這是曼谷一個很方便的地方,就是你從外地來,全部帶的是大鈔,也可以在機場就換開,不然,要搭車什麼的,都很不方便。

本來我們是可以選擇坐公車小巴士之類的,但是,到的時間太晚,已經沒有選擇了,上樓去找回頭的計程車,這又是一個技巧,如果到一樓去搭排班的計程車,這一種不好的時間,鐵定是會被敲詐的,但上樓去找回頭車的話,議價的空間就大。

找了一台,拿了Monarch Lee Garden Hotel的名片給那一個司機看,他開300,阿文說以前來才250,也貴了,不過,我們實在是懶得為這50元跟他耗,就無所謂了,上了車,這時蠻晚了,不塞車,所以一路飛快的就到了曼谷的市區,聽說,如果是尖峰時間,一塞一個多小時,是很正常的,這也是所有大都市的夢魘吧!

到了Monarch Lee的時候,阿文特地叮嚀我:「要先拿到行李,再付他錢。」這一點基本的常識,我還是有的,不過,提醒一下,也是好的。

那Monarch Lee的兩個門口的侍應生,可能真的是經過層層的挑選,不論是身材,大概都有175~180以上吧!臉蛋,也都長得水準以上,就算我對泰國人應該長得什麼樣子,是一點概念也沒有的,但是,這兩個男生,讓我對這一個旅館的印象非常的好。

阿文最初會挑這一家旅館,也就是因為知道的人,尤其是台灣的觀光客,並不是很多,而且,設備也算是新的。

這一晚我們入住的時候,剛剛好也有兩男兩女正在Check in,聽到他們講中文,真的是蠻親切的,我跟阿文也講中文,就開始攀談起來,也才發現,懂得門路和不懂門路,在曼谷是會有很大的差別的,像他們就是去機場一樓搭計程車,那計程車開價1200Baht(泰銖),他們殺價殺了半天,才殺到1000,他們聽到我們只坐300,差一點沒昏倒,不過,總是這樣的,在那裡都一樣,一點點小技巧,可以省不少錢。

本來是說第二天再約,可以一起去逛曼谷水上市場之類的,但也沒記清楚他們的房間號碼,我和阿文把東西放一放,連護照都收在飯店的保險箱裡,這也是這旅館的另外一個好處,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好處,就是,每一個人有一副電腦門鎖,所以,就是兩個人分開各自活動,也可以自由的回房。

出去逛街,我們到的時間晚了,已經將近12點,這也是住Monarch Lee的另外一個好處,雖然已經這麼晚了,要是從別的地方到Silom Rd. 或者是Patpong,就不是很方便,但我們就住在Silom Rd.上啊!只要慢慢的走上10分鐘或15分鐘,就已經到了最熱鬧的地區,這一晚上,還有夜市。

先走到Silom Rd的盡頭那一家Robinson Department Store的大樓,這附近的紅磚道,聽說就是曼谷的公司,不過,說是在賣的比較多,我和阿文,就這麼逛了一圈,燈光暗暗的,一堆人坐在路旁,看起來都是小朋友,我覺得很多看起來都只有14、5歲吧!甚至還不到,剛走過去,就有一個小男生朝我看了幾眼,很明顯的走上前兩步,幾乎已經走到面前,雖然言語不通,但從他指指點點的動作,和聲音,知道他是在叫我,,雖然那一個小朋友長得很清秀可愛,但是,一來,我也才是剛到的第一天晚上,狀況根本都搞不清楚,也不好把阿文一個人丟下,弄一個男生回旅館?再者,這一個小朋友,年紀太小了,只好相應不理,裝作沒聽到,或者是沒興趣,那小朋友,也就並沒有跟上來。

這就去DJ Station混,週五晚上,人就已經很多,入場費200,進去了,幾乎根本沒辦法往前走,裡面都是人,五光十色的燈光閃來閃去,加上亮度很低,連看人都看得很吃力,每一個人,覺得都像是蠻不錯的,膚色什麼的,更加是看不出來。

阿文帶著我,好不容易的擠上了二樓,要了一杯飲料,又往三樓,最後,在三樓的地方,找到了一些位置坐,一面坐著,一面看著附近的一些動作,倒是看到一個像是華人樣子的小男生,這我就很喜歡,長得乾乾淨淨的,戴了一副眼鏡,雖然在暗暗的燈光下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隔了一段距離,我還是就覺得很喜歡他,這是沒有辦法說的,可能只能用緣份解釋。

他就是有我的緣。

本來是有一點想要上前去搭訕的,但是,到了一個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說著我並不熟悉的語言,感覺上,比東京還要陌生,到東京的時候,滿街的漢字招牌,這曼谷,到處都是泰文,英文也不是很好,一緊張,更加的會不知所措,出來玩,也不能期望豔遇,就真有什麼豔遇,就像我們的行前教育一樣,說是,等到離開曼谷的那一刻,在曼谷的一切,都要拋下,這樣,會比較輕鬆簡單。

如果只是這樣,就不可能有什麼費心去維持感情的可能,變成只是簡單的狀況,合則來,不合則去,甚至,買賣交易也未嘗不可,雖然我是蠻不能接受的,但是,肉體的買賣,可以把一切事情簡化,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在椅子旁邊也跳了一下舞,雖然擁擠的不得了,還是自得其樂,這自得其樂很重要,就是在多麼不好的狀況下,能夠自得其樂,樂在其中的話,生活,總還是會有一些快樂的!要不,就只有哭喪著臉了,那多慘啊!

最後,還是沒有勾搭到人,還是過了一個不錯的晚上,待到將近3點,這才回頭,一路上在7-11買了一堆的飲料,在曼谷,自來水是不能喝的,甚至,煮沸了也不建議飲用,都是買瓶裝水來喝,或者是喝一些飲料,不過,很多東西都比台北感覺上便宜的多了。

晚上沒吃,又經過這一晚上的消耗,這旅館的另外一個好處又顯現了,24小時營業的餐廳,雖然已經沒有半個人了,我們點了蝦仁餛飩,這就回房,看看電視,洗洗澡,寫日記,也就算是一天過去了。

到曼谷的這一天,雖然有一個小時的時差,我並沒有把時間撥慢一個小時,都是用減的,省得回台北的時候,還要撥快一個小時。

真正睡覺的時間,已經是將近5點了,天色都有一點快要微亮。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遊記]泰國紀行-Beginning-前話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