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智

🖐🏻

未命名

發布於

那天一个人走着,想着某件事情,环顾四周,只是黄昏应有的样子,破旧的筒子楼门口坐了一个下午的老奶奶拿起凳子大声喊着孙子,小孙子正在某个街角玩跳房子的游戏,石子从金黄色的“一格”被踢进了阴影下的“天”里,随后被某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踢开,中年人走到报刊摊前要了一份楚天都市报,报刊老板一边接过零钱一边向对面的面馆看去,面馆里的老板将放了一天的热干面重新装在碗里摆了出去,苍蝇在碗上四处飞舞,一只飞到了猫的鼻子上,被惊醒的猫跳上了矮墙,矮墙上是一片爬山虎,爬山虎上有个女人在窗子里晾衣服,街对面看着女人的穆斯林老人手里拿着一只竹制烟筒,一个硕大的烟圈被吐出又迅速被骑摩托的外卖小哥冲散,接过外卖的年轻人一边提着外卖一边给快递员打着电话,快递员此时已经上了白沙洲大桥,江上的风吹动起江面,一直吹到了汉阳区某个破旧的电器街里,电器街上刚刚点起路灯,一个穿着深蓝色夹克的男子落寞地向前走着,而此时太阳已经落下了。

我已经回到了房间里,桌子上有一封信,那里装着一些我不想去看的句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