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以个人主义的价值,贯通联想的方式,随意轻松的笔调解读《论语》。微信公众号:江上小堂之长吟野望

论语漫读(90):“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好人不长命

發布於

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雍也第六)。

伯牛,孔子学生,鲁国人。姓冉名耕,字伯牛。德性好,是孔门德性科四人之一,排名第三。

但好人不命长,伯牛生病了,大概还是不治之症。孔子去看望他,与他见最后一面吧!说明孔子很看重他,与他关系很不错。

古时房屋,堂屋正北面是主卧,左右是东西厢房。主卧与堂屋的隔墙上开有窗户,称之为牖(yǒu)。这个结构不好,主卧采光和通风都不好,光顾着用方位体现尊卑之别了。看来这个窗户较低,孔子可以和伯牛隔窗而谈和握手。但为何孔子不进屋呢?一说是伯牛礼尊孔子,特意让家人将床挪到南面靠窗户,好让孔子进屋后坐北朝南。而孔子谦逊又不愿受之,就隔着窗户与伯牛诀别。此说有些道理。

但也备不住是因屋内空气不好。那时的卫生条件,又没有好的护理。通风又不好,多半屋内味道很大,堂屋则好些。或者孔子不愿进,或者伯牛家体谅孔子这样安排的。

又或许是屋内太小,孔子来的话,肯定有三五弟子陪同,屋内呆不下。也是可能的。

孔子沉重地握着伯牛的手说,“看来你快不行了,这都是命呀!”,然后感叹道:“怎么你这么好的人竟得这样的恶疾呢!怎么你这么好的人竟得这样的恶疾呢!”深为伯牛不可救治而痛惜。说完依依而别。

古人医疗条件差,寿命短。得了病,稍为有点感染,又没有抗生素,就只有听天由命了,靠自己的免疫能力,看挺不挺得下去。孔门弟子中。除了伯牛病死外,还有颜回早夭,曾子也是病死的。孔子的儿子孔鲤,也先于孔子先死。但孔子却活了七十三岁,在古人中算是长寿的了,少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俗话说,“好人不命长,祸害遗千年”。又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两句话相互冲突,都是片面的,不具有普遍性。

2020年7月22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