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以个人主义的价值,贯通联想的方式,随意轻松的笔调解读《论语》。微信公众号:江上小堂之长吟野望

论语漫读(72):仁而不佞—冉雍是个仁厚踏实能干的人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御人以口给,屡憎于人。不知其仁,焉用佞?”(公冶长第五)。

冉雍,字仲弓,孔子弟子。佞(nìng),口才好,善于讲解或争辩。

有人在孔子面前说闲话,说冉雍这个同学,品行很好,但是不太会讲话。孔子回应道,“要会讲话做什么?”用巧言来应对人,只会屡屡招人厌恨。至于他是否达到仁的境界,我不知道。但何必要佞呢?”

看来 佞”在这里是褒义,不佞反而是不好的评价。但“佞”也有贬义,诡辩和狡辩,善于看人说话,察颜观色而讨好他人,巧言令色,鲜矣仁!”(学而第一)。

对这两个评价,孔子都不完全同意。对冉雍是否仁,孔子是从事实出发,不认为冉雍就够仁,表示怀疑。或许冉雍的德行虽然好,但还没达到孔子苛刻的标准,或许孔子不想让冉雍自满。而对冉雍的“不佞”,孔子虽然同意,但却认为“不佞”挺好的,“佞”反而招人厌恶,与当时流行的看法相反。孔子曾明确表示讨厌佞者,“是故恶夫佞者”(先进第十一)。

虽然冉雍比较沉默寡言,但有理政之才,曾当过鲁国季氏的家宰,相当于总管。孔子对其理政能力评价很高,认为他能辅佐诸侯大夫治理封地。子曰:“雍也可使南面”(雍也第六)。而且德行也为人称道。“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先进第十一)。

孔子对冉雍还另有一番嘉许。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雍也第六)。

骍(xīng),赤色。孔子对冉雍说,“耕牛生了一头赤色的小牛,长出了角,虽然自己不愿意被用于祭祀,山川之神却不肯舍弃它。

古人推崇赤色,祭牲选用赤色的牛。孔子的意思是,冉雍虽然家庭出身一般,父母如耕牛,但是自己天分好,当学有所成时,虽然自己不愿意去当官,但诸侯大夫们却不会不来聘用。所谓“天生丽质难自弃”。或许冉雍因为出身贫贱,对仕途有些犹豫,孔子遂给他打气。

给人印象,冉雍是个少说多做,脚踏实地,条理分明,宅心仁厚之人。孔子说,“巧言令色,鲜矣仁!”(学而第一),“刚、毅、木、讷,近仁”(子路第十三)。冉雍的性格倒是符合孔子认为仁德与木讷是正向关系,而与巧言是反向关系的论断。

2020年6月3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