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以个人主义的价值,贯通联想的方式,随意轻松的笔调解读《论语》。微信公众号:江上小堂之长吟野望

论语漫读(70):公冶长和南容—嫁女就嫁这样的人

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公冶长第五)

这是《论语》第五篇开头的一段话。篇名照例取自开头的话,名为“公冶长第五”。此篇主要是孔子品评他的弟子和孔子同时代的知名人士。一是通过对人物的臧否,反映出孔子的价值取向;二是对弟子的激励或指点;三者,识人能力也是孔子传授给学生的学问;四是顺便推销自己的弟子。老师好的评语有利于弟子找工作。

公治长,孔子弟子,孔子把女儿嫁给了他。大概小孔子二三十岁,差一代人。公冶是复姓,长是其名。此人记载不多,《论语》中也就此一段话提到他。

缧(Léi)绁(Xiè),捆绑犯人用的绳索,借指坐牢。

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公冶长第五)。

南容,也是孔子的弟子,应该也小孔子二三十岁。复姓南宫,名适(kuò),字子容,故亦称南容。

对公孙治和南容的评价放在了此篇的第一,二条。说明这两个学生很得孔子赏识,以至于将自己的女儿和侄女嫁给了他俩。孔子虽然是圣人,但疼爱女儿应是人之常情,不至于将女儿侄女嫁给不可靠的人。

但这两位学生算不上孔子最得意的门生。孔子最得意的门生是颜渊,颜渊既具有安贫乐道的志向,天赋好又好学。而子路性格直率,好勇守诺,又有实干才能,是与孔子最亲近和最受孔子信任的学生。

或许颜回和子路年龄与孔子的女儿侄女不匹配,或者已有婚配。但最优秀最受信任的学生并不见得就适合当女婿。孔子嫁女看重的是能保障他女儿安稳生活的品质。而公孙治和南容则具有这样的品质。

公冶长非其罪而陷于牢狱,孔子没说原因,但很可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或朋友。所以孔子才据此而言,“可妻也”,有担当能成家了,娶个妻子会努力让她过上好日子。愿意为保护父母兄弟而坐牢,也会为保护自己的妻子而牺牲自己。一般来说,这个推论是成立的。当然如果像刘备那样“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衫”,则不然。

而南容呢?则进退自如。“邦有道,不废”,不荒废自己的才能,从而获得荣华富贵,能给家人提供富足安稳的生活;“邦无道”,则明哲保身,“免于刑戮”既不同流合污,又不挺身而出,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灾祸。这就需要非常的谨慎和柔软的身段。

先进篇中另有记载。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先进第十一)。

圭[guī]:玉器。白圭这里指诗篇,出自《诗经·抑》:“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意思是白玉上的污点还可以擦掉,但言论中有纰漏,就无法挽回了。   

南容反复诵读白圭诗篇,意在表白自己的心迹和警醒自己要谨言谨行。孔子据此认为他为人谨慎温良,就把侄女嫁给了他。

孔子作为父亲,会操心子女的婚事。但从另一面来看,未尝不是作为老师操心弟子的婚事。可以说,从孔子开始,老师或师傅带弟子或徒弟的方式就是如此。弟子要为老师做事,老师对学生的前途也有一定的责任,对学生的婚事等事务也有一定的干预权,弟子出师后还需回馈老师。老师一定程度上享有父母对子女的权力,及承担一定的责任。“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现在都有这样情况。比如说娱乐行业,赵本山对他的徒弟就有很大的干预权,他的推荐对徒弟的发展前途的影响也非常之大。再如博士生硕士生导师和其指导的学生,也是类似的关系。近些年,时常爆出导师要求其学生为其做家务事的新闻。导师的人脉和推荐对其学生毕业后找工作也是非常重要的。

2020年3月24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