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以个人主义的价值,贯通联想的方式,随意轻松的笔调解读《论语》。微信公众号:江上小堂之长吟野望

论语漫读(47):礼后乎?—古人擅长用比拟阐释道理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八佾第三)。

“倩”,形容笑容好看;“盼”,形容眼睛明亮;“素”,素粉;“绚”,绚丽。子夏请教孔子,“‘笑得那么好看,美丽的眼睛那么明亮,再用素粉来装扮她的美丽’,是什么意思呢”?孔子答道:“绘画不也是最后才加素色吗?”子夏似乎得到启发,就说到:“是不是与礼在仁后是一样的道理呢?”孔子听后就大加赞叹,也许是对子夏说,也许是事后对旁人说,“能启我的人,子贡算一个。现在可以和他讨论《诗经》了。”

《论语》中,孔子说过两次“始可与言诗已矣”。这是一次,还有一次是称赞子贡。可见这两人也深受孔子喜爱。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学而第一)

两段话都是将《诗经》的诗句与为学为政的道理相比拟。与子贡言,是先论道理,然后子贡再引伸到诗句;而与子夏言,则是先论诗句,再引伸到道理。比拟思维可能是古代中国人最擅长的,通过比喻来观察事物、阐述原理和建立秩序。如天尊地卑,就推及君尊臣卑,男尊女卑。而不知道演绎和归纳分析。

子夏从孔子所言“绘事后素”,就联想到“礼”后于“仁”。“礼后乎”应是“礼在仁之后”之意。这里有三层关系,首先,“素以为绚”是一层关系,素粉彰显了女子的绚丽;然后孔子用“绘事后素”来比拟解释“素以为绚”,“绘事后素”是第二层关系;最后,子夏又将“绘事后素”引伸到“礼后乎(仁)”,“礼后乎(仁)”是第三层关系。师徒二人都很能联想发挥。

子夏认为“礼”的作用就是彰显“仁”。先有“仁”,后有“礼”。“仁”要通过“礼”来彰显。“礼”与“仁”的关系就素粉彰显女子的绚丽,素色勾勒绘画一样。将“仁”注入“礼”中,正是孔子对“周礼”的阐发,让周礼有了合理性,更具有说服力。所以,子夏的这番发挥,深得孔子的赞赏。

2018年9月9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