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の论语漫读

关注现实,追究历史,探寻未来。 以个人主义的价值,贯通联想的方式,随意轻松的笔调解读《论语》。

论语漫读(46):君子无所争—维护上尊下卑

發布於

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八佾第三)。

孔子说:“君子没有什么要争的事情。如果有的话,那就是射箭比赛了。比赛时,先相互作揖谦让,然后上场。射完后,又相互作揖再退下来,然后登堂喝酒。这就是君子之争。”

孔子是很讨厌争抢的,主张君子不要争。如果要争的话,也只应局限于正式的技艺比试,比如射箭、写文章之类。并且在比试过程中,也要谦谦有礼,不要相互唐突。“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孔子为什么提倡不争呢?很简单,因为争抢与孔子提倡的上使下顺的规则和礼仪相冲突,比如长幼有序。一争抢,肯定就无序了,场面乱哄哄,很是不堪。孔子还说过,“君子矜而不争”(卫灵公第十五)。认为君子要端着要拿着,不要看见什么好东西就急忙忙上前去争抢。要有风度的,稳得起,让尊者长者先,轮到自己才当仁不让。

人与人之间的“争”有四个方面。一个是争资源争利益,比如争东西,抢座位。这是个资源如何分配的问题。“丛林法则”就凭力气,凭本事。孔子及儒家则认为应该“尊者先,长者先”。“有酒食,先生馔”,“孔融让梨”。如一起吃饭,要等领导老人先入座,先动筷。总之,在资源分配上,儒家主张尊者和长者优先。

为什么中国人不习惯于排队呢?排队是分配公共资源最公平和最有效率的规则,先来先得。而儒家的“尊者长者先”不是公平的分配规则。也许多数情况下,尊者和长者的贡献更大,但也不尽然。而且“尊者先,长者先”只适用于宗族和熟人范围。超出这个范围,就不适用了。在互不相识的公共场所,中国人由于对公平规则缺乏适应,就会退回到“丛林规则”,凭力气凭本事争抢座位,争抢资源。

二是争对错。在这上面,孔子及儒家也不提倡。主张“为尊者讳,为长者讳,为亲者讳”。要顾及和维护他们的面子。明明领导错了,但不能当面指出。即使要指出,也要非常委婉。同辈之间的争执,也以息事宁人为上。因为一旦较真,就不容易维护“上尊下卑”,“君君臣臣”的关系。虽然历史上有一些皇帝提倡谏言,但多是小责大演戏。一旦危及到他的威信和声名,也是不容许的。所以,心直口快、“认死理”、“较真”的人在官场和职场都不受欢迎。大家说话都一团和气,拐弯抹角,明捧暗贬,假意推诿,各种心思。讨论问题,即使有不同意见,也要先赞扬和肯定一下前面的发言。这种种弊端严重降低了语言交流和协作的效率。

三是争技艺,争才能,争表现。如孔子所说的比试射箭或驾车。这方面的争,孔子就提倡。但也要具体分析,如果是和上司比试,恐怕孔子也会退让几分吧!比如说和领导下棋打牌,总不能次次都赢吧!韩信心直口快,刘邦问他谁带兵多,他说刘邦只能带十万,自己多多益善。后来看刘邦不高兴,只好改口说自己善带兵,刘邦善将将。

四是争功劳、争荣誉。争功劳、争荣誉包含上面三方面的“争”。功劳是能力和努力的结果,功劳大,一般能力也高;再一个,争功劳,比较谁的贡献大,要摆事实讲道理,同时也是争对错;争功劳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奖赏和回馈,论功行赏。孔子也不鼓励争功劳,而全凭上级来评判表彰。他曾称赞孟之反不伐,不夸功(雍也第六)。如果下级要和上级争功劳,孔子肯定更不赞成。下级有了功劳成绩,都应归功于上级的正确领导。这也是官场和职场的惯例套话。不然,就成了目无领导。特有才能贡献的人,还要注意不要功高震主。

总的说来,孔子及儒家倡导“不争”,以维护上尊下卑、上使下顺、长幼有序的规则和礼仪,虽然避免了小范围无序的争抢,但代价却很大。既不尽公平,又降低了协同效率,还容易做出错误的决策。而且适用的范围很小,超出宗族和熟人范围就失效了,还是会陷入“丛林社会”。

2018年7月18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