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gZeno

LZ

香港既沒有民主,也沒有法治,立法會選舉押後不是「在民主政治與家長式管治之間」抉擇

見有文章講香港延遲選舉,結語是「在民主政治與家長式管治之間,又是再一次不容易的抉擇」。能否清醒一點?


家長式管治?你不是新加坡。為甚麼國際那麼大反應,因為你是緬甸那種,是以前的緬甸,不是現在的緬甸。日本議員就是說來港並聯同聯合國人員監察選舉進行,聽落很有緬甸那些國家的影子吧。


緬甸?其實更衰,因為你香港是專制極權帝國的殖民地。最怕國際社會看香港選舉是(以前)緬甸那種較好的情況,把民主人士透過勝出選舉控制議會看成是民主轉型的初步。政府的決定、政府做的事,你沒有途徑糾正它,抗衡也很勉強,你公職人員不論職位高低都不能安然抗命並且也抗不到,香港是人治,不是法治,即是說協議、合同、甚麼普通法原則之類,講這些東西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政府不遵守是可行的。所謂提請人大,即是引入一個連受到丁點牽制力量也沒有的權力。香港民主人士選舉不導致政權輪替,事實上建制派也不是執政,特首無政黨,政府無政黨。就算民主人士有辦法並真的連特首也當上了也好,制度還是在完全人治的專制權力控制之下。這就是一國兩制。這就是基本法。


林鄭借助疫情,借助「專家意見」,尋找法例依據,是因為林鄭弱勢。林鄭並不真的擁有權力,那些人不是服從林鄭,而是臣服於制度或者加上林鄭背後的中共,那是一種狐假虎威的權力。


香港沒有民主,沒有法治,這過去和現狀是要接受的。作為香港人,我們是要建立民主,建立法治。


固然這些特首不聽意見,我們沒有選擇。就算聽意見,有選擇,但我們作為香港這裡的人,承受這裡的法律、政策、權力,對於這些法律、政策、權力,很多事情都不到我們作主,這是不民主,一直如是。


你有民主不是「你給意見,你可選擇」,而是「他給意見,他可選擇」,或者你向他:「你不用給意見,因為你沒有選擇。」韓國瑜是沒有選擇的。


「管治」是一個九七後才興起的詞語,沒有對應的英文生字來源,有人研究出處,指是中共引入香港。九七前,特色是不管,大多數人絕大多數時候都是無視統治者存在,很爽的。當董建華、林鄭說為香港好時,不要忘記他們是為中國好,這些特首的服務對象是中國政權。明日大嶼人工島被揭發是中國製造2025計劃一部份。這些天價基建效益低下、大肆破壞、嚴重蝕本,卻都是香港被中國規劃。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在沙士時,洗街車不互通,就被董建華以殺局作為解決方法,但這是符合中方人士寫的書指責我們,中國是不容許基層政權,澳門兩個市政局成績非凡,仍是「政權機關」,要殺。


港督是會被糾正、被抗衡、被抗命,不過不是 by 我們。英屬香港有法治,不過不是對於我們。這樣當然不是最好,但至少絕對好過現在中殖時代。


在英屬香港,說協議、合同、甚麼普通法原則之類,在大眾傳媒上罵港督無恥,是有意義的,而在中殖時代,是沒有意義的。這是有法治和沒有法治的差別。


這應該清晰說明了,香港既不是民主政治,也不是家長式管治,自然是沒有「不容易的抉擇」。我們是要建立民主,建立法治。

有關立法會選舉押後,須知的三個議題:如何保障選舉權、合憲問題與民意基礎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