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樸人札記

🌙明門身心靈中心創辦人暨靈修課程導師|薩滿行者|身心靈輔導及療癒師💫 🌿草藥及自然愛好者|永續及整全生活體驗活動策劃人🌎 此札記旨在記錄關於祖先智慧、民俗植物、薩滿行者經歷、原住民文化,與及一切來自生命和大自然的啟發,搶救並守護傳承不應被歲月遺忘的文化與知識。

部落長老親身分享熱帶雨林中驚人的奇人異事

嘉道理農場舉行了一場名為「與巴布亞部落長者對話:生命、文化、及世界觀」的講座,有幸邀請到巴布亞新畿內亞(Papua New Guinea)的達尼(Dani)部落長老Jhon Kwano親臨現場演講。

Jhon誕生時便被長老挑選,從小培育成為部落的傳訊人(Messenger),肩負起作為部落代表與發達國家溝通、建立互信與尊重關係的重任,並擔當兩者的橋樑,讓外界了解這片物種豐富、世界第三大熱帶雨林的面貌,與及其仍然追隨祖先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生活方式和智慧。

除了永續生活的衣食住行外,Jhon多番強調保護大自然,正是捍衛他們整個文化的根源,因大自然不單是人類和其他生物的棲息之所,也是靈魂的安息之地,不容破壞。

“Spirits and nature come first, it’s deeply rooted in our culture.”
「祂們有形、無形的存在於這片土地上很久很久了,我們怎可能比祂們知道得更多呢?所以我們總是謙虛地向自然與祖靈學習。」
Cendrawasih — 極樂鳥 Bird of Paradise in Papua

Jhon憶述每逢出外打獵、村民病重、或需要尋求比自己更高智慧時,便會向祖靈或大自然諮詢。他舉了一例,如村中有村民昏迷不醒數天,他便走到自然中接通靈界,大聲呼喚該名村民的名字問道:「你在嗎?」

如能獲得回應:「喂我在,這裡還蠻不錯的!」

那代表那人的肉體雖未死亡,但靈魂已經準備好前往另一個美好的世界了,可判斷此人於人間的時日已無多,便讓他的家人知悉,以作好心理準備。

心電感應代替電話及網絡通訊

Photo by Lee Nohara

萬物有靈,山有山神,湖有湖仙,對於靈魂的存在,Jhon毫不忌諱,娓娓道來我們現代人也許已逐漸遺忘的本能。

「我們村莊中有一條貫通東西的橋,每當我們兩個不同部族的朋友想相約於橋上,便會互通消息,約對方在橋上相會,可是並非使用電話或網上通訊。」

那是如何辦到的?

「我們會以類似心靈感應的方式,接通想要見面的人,然後拿著一塊小石頭,彷彿他就在眼前,然後把石頭擲向他」

此話引發場內陣陣笑聲,他繼續以平淡的語氣說:

「就像你們打電話給朋友一樣,很平常啊,祖先們以此方法溝通已有數千年了。」

繪畫骨骼於身上的Chimbu部族

接著他又分享一個關於名為「Chimbu」的部族傳統,看他們一身骷髗骨的Body paint,大概以為是迎接萬聖節的慶典吧?Jhon說這是一個非常著名、擅長舉行復活死者儀式的部落:

「他們可以把已逝的死者召喚回來一段短暫的時間,說說是如何死亡的、
有沒有遺言等。」

此話語出驚人,聽眾們不禁嘩然,急切追問Jhon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Then they die again!"

Jhon令人意想不到的幽默回覆引來哄堂大笑,有人追問他有否親眼目睹過此類奇觀,他以一貫平實語氣回答:

「已看過很多次了,有一次死者還站起來走了數步路,才再度死去!
那一幕連我也感到詫異!」

這情景不禁令人聯想到中國傳說中,額頭貼著黃符,彈跳回到墓地的彊屍。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世界中仍存在著不熟悉的國度,不少於我們認知上認為不可能的神乎奇技,對部落族人來說卻是耳濡目染的等聞之事。

此刻筆者深深感受到,Jhon作為 “Messenger”這角色的重要關鍵,正是讓我們看到世界上更多的可能性。相信不少玄學初學者或對靈魂學有興趣的人,起步時經歷不少內心的掙扎和恐懼:「那是我的幻覺嗎?」、「會否只是自己想像出來的?」,「我收到了所謂天使的訊息,會否只是自我安慰?」

以致我們不敢於靈修道路上踏前一步,開放和突破原有思維,甚至質疑自己的直覺,難以建立與自己的內在聲音、生命和宇宙之間的愛與信任。

尚記得一次替一位中學生補習,見她臉色慘白坐立不安,問她所為何事,該女生困擾地說:「我說了也無用,無人會信我」。

後來耐心地多加問候,她才說懷疑自己是「撞邪」(台灣中的「卡到陰」的意思),連續數晚都疑似看見鬼魂,導致失眠了數天,與家人求救只獲得那只是她胡思亂想、千萬不能跟別人討論的回應。

後來我跟她表示:「我其實也親眼看見鬼魂。」

她才豁然開朗起來,滔滔不絕說出更多看到靈魂的經歷,最後她如釋重負的鬆一口氣,說終於找到能傾訴的對象,知道原來她並不孤單,也不一定是患了精神病。

我們總是想成為「特別的人」,但當那獨特性成為了別人眼中的「異端」的時候,往往顯得手足無措,設法隱藏及壓抑自己,甚至服藥去迎合社會主流思想中的「正常」(social norms),千方百計的Back to “Normal”

Jhon和各個原住民文化的存在,正正讓我們暸解,世界上仍然存在多元的世界觀、思維與實相。

你可以自豪地細說你深愛大自然的情感、你覺得被萬物所愛護和支持的感受、你選擇以善來回應世界、你尊重祖先和先人的智慧、你有靈魂能超越物質的信念、甚至更單純的一個期許:

你願意相信生命有著希望與奇蹟

那也可以是「正常」的,你的善良是難能可貴的,也許在地球的某一個角落,也有著與你的世界觀相近的群落正活出這些想法並視之為真理。

在講座的尾聲,有觀眾問到該如何為他和部落提供協助?

Jhon道出族人的願望就是「Leave Us Alone」,他日如真的需要和部落以外的世界接觸,他希望能讓外界看到真正的Papua New Guinea,擺脫發達國家認為他們有需要「受文明開化和同化」的偏見,不分你我高低,尊重他們的價值觀,讓他們能夠以原有的方式生活下去,保存與自然和祖靈一體共融的信仰與文化。

感謝Jhon的努力,自小學習外語,四出奔波各地宣揚他們世代相傳的祖先智慧和生活見聞,讓我們得以窺探Papua部落的世界觀與精神面貌。

最後感謝您閱讀此文章,希望有更多人能夠關注各地部落與原住民土地與人民的福址,保護僅存的熱帶雨林。

他們雖在遙遠的國度,卻是地球眾多個物種存亡之關鍵,亦是傳承快將失傳的古老文明之要塞,實在不容有失。

達尼部落的靈性農耕 Spiritual Farming of Dani Tribe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