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son在童話王國丹麥

喜歡旅行, 因家境貧窮,從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到國外旅行,甚至有天會住在國外。到夏威夷唸書的機會開拓了我人生視野和生活經驗。 從台灣到夏威夷﹐奧蘭多﹐紐約﹐Danielson 遇見了麥先生, 與他許下了下半輩子相知相守的誓言, 哥本哈根成了我第三個家。在這裡以平實的文字分享我人生的生活與愛情故事。

職場定心丸: 因為天生責任感,我竟然不知道我自己是社畜

我從來沒有想過 "社畜" 這兩個字,更沒想過自己會是這兩個字的一份子,所以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已經當社畜那麼多年了。

為什麼當了人們眼中所謂的社畜這麼多年,自己卻從來沒有很強烈的感覺呢? 想想或許是心態問題,也或許是自己既定個性的關係。到底為什麼自己是社畜,但自己卻步覺得呢? 原來自己天生的責任感與使命感,他成就了我在職場上的堅毅。

離開台灣最初的想法只是單純對台灣的教育環境不認同,所以夢想著能夠出國留學去,而從沒想過這個夢想會成真,但機會來時,我二話不說選擇了出國去看看自己的夢想是否是對的,後來證實我當年的決定是對的,至少我感到值得也從來不後悔。

但在美國留學的時間跟社畜有什麼關連呢? 它還真的沒有什麼關連,畢竟是學生,把學業顧好是第一要緊的事,雖然當時也有打工,但在工作上卻很快樂,可能它成為課業之餘的一種調劑品。

後來到了丹麥哥本哈根依然過著很開心的日子,因為再度當了學生,所以真心覺得學生是最快樂的日子!

畢業了,開始發現再次進入職場並不容易,特別是在丹麥這樣高度發展進步的國家,新住民在這裡找工作並不容易,即使 Danielson 已經取得了當地最 top 商學院的碩士學位,我...依然找不到工作。失業的那三年半其間,做志工,接接翻譯和部份時間 Business Consultant 的工作和實習,主要目的是讓自己有事做,也給自己一點點成就感,特別是在剛完成學業後想證明自己還是有用的!

終於找到了當地的旅行社工作,即使它不是我理想中的工作,也不是一般人眼中夢幻的工作,但它至少是一份能夠養活我自己並填滿一天24 小時裡的一部份時間,當時只想著,我現在只是騎驢找馬,憑我過去的經驗和毅力,我一定很快會找到另一份自己喜歡的 "好" 工作,但事與願違,我就這樣在找工作的路上一再碰壁,最後竟然在丹麥的第一份工作待了將近 10 年,直到新冠病毒的侵襲下,我被迫離開職場了。

講了這麼多,這跟社畜又有什麼關係? 是的,好像沒關係,因為那麼多年裡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社畜啊!

被疫情逼迫離開職場後,慢慢細想,Danielson 才發現,原來我默默地當了將近 10 年的社畜牲,怎麼說呢? 我服務的公司雖然是丹麥本土公司,但因為老闆只跟亞洲人做生意,多年下來,他已經變成有外國人的外表卻是不折不扣的亞洲內心,這有什麼不好呢? 有的,因為他已經習慣用亞洲人的管理方式管理員工,加上大部份的員工都是因為工作需求而有亞洲背景,所以他也很習慣亞洲人就是這樣子管理就可以了。

另外,Danielson 所在的部門是 operation (一般旅行業裡所稱的 OP),針對我們的客戶來說,我們是 local,針對當地的供應商來說,我們是 coordinator,在公司內部,我們卻被其它部門視為最低階層的員工,儘管我們是公司裡包山包海的工作都得抗,從 A-Z 所有的事情都要處理,而且是唯一一個部門沒有休息的小 7 工作。

客戶隨時來電,24 小時都得接電話,馬上反應解決問題與客人的需求,不能生氣,不能報怨,不能惹怒客人,不能說 "對不起,我們做不到",唯一能做的就是我們是 DHL,使命 必達,唯一能說的就是: 不好意思,我們會馬上處理解決問題,並給予改進和賠償。

不管是不是我們的錯,老闆的首要原則就是 "Customers Are Always Right-顧客永遠是對的",拜託,這個商學理論早已經不適用了,因為現在實在太多我們嘴裡稱的 "奧客",太多得理不饒人的客人,但更多的是不得理還不饒人的客戶,他們最會威脅我們的一句就是 "我要投訴你",一開始總是會覺得擔心被投訴,但後來也痲痺了,因為已經習慣了,不管你做得再好,客人會對滿意服務表達感謝的總是不多,即使客人感謝了,公司也不會來到你身邊說聲 "謝謝你!",反之做再多再好的服務都抵不過一件錯誤。

在這樣非常亞洲管理模式的公司下,壓力極大的工作要求下,高度疲勞轟炸的不平衡生活下,每個進了公司這個部門的員工都是不用三四年就有如歷盡滄桑般的快速老化,下了班還無法休息,腦子裡總是不斷為了哪個訂單還沒確認,哪個環節安排是不是弄錯了,哪個團體在路上是否一切順利,而且即使公司電話沒響,自己也經常神經質地不時查看有無漏接電話,假日也不太敢出門,完全無法放鬆,一整個就是血汗工廠的概念。

但是在那樣的工作環境和條件下這麼多年,雖然同事間偶爾會聚在一起報怨,但為什麼我從來沒有感覺或意識到自己是社畜呢? 原來是自己已經失去了原本對這份工作的熱情, 因為不覺得自己的工作是被重視被感激的,最後它就只是一份我能夠換取薪水糊口的工具罷了,最不值的是在公司裡,許多同事連最基本的 "尊重" 二字都做不到,這真的令人很沮喪。

原來在過去 10 年來習以為常的日常其實是不正常的,特別是在丹麥這樣高福利制度的國家,它真的是一個不正常,雖然我自己的薪水還算不錯,但我自認為那也是我所應得的,甚至其實還不夠。因為疫情被迫離開工作讓我終於有了機會休息,雖然不是自願的,但它何嘗不是一件好事?讓我能夠從社畜角色裡跳脫出來,好好調整自己休息一下。

因為疫情,我才意識到我之前偶爾的抱怨其實就是因為自己是 "社畜" 的會員之一,只是因為工作時間已經佔據了自己一天中的 1/2 以上,旺季時甚至除了睡覺少於7個小時的時間外,其它時間都在當社畜,我驚呆了,也難怪以前很多台灣朋友都問我: 你真的在丹麥工作嗎? 現在想想是多麼諷刺的一個大問號啊!!!

沒錯,我很為自己天生的責任感而感到驕傲,我為我自己堅強的毅力而對得起自己和公司,但也因為如此,我完全沒有時間去感覺自己原來如此沉默地當了這麼多年的社畜。

當然,我不會說我在過去 10 年都沒有學習到任何事,其實我學習了很多,所以我心裡還是由衷地感謝老闆願意給我一個機會,畢竟在這裡,我們已經是二等或三等公民,具有的挑戰已經比當地人多很多,老闆是個好人,只是如果他能再多想一下,不要看低了公司最大的財富與資產,那麼即使是當社畜,大家也會當得心甘情願的。

不過我在疫情前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個社畜這件事是正面的,因為自己的個性使然,覺得不管什麼工作都要盡自己最大的力,甚至多走幾哩路,因為負責和誠心對待自己所在的每個職位和每份工作不是最基本的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徵文活動】職場定心丸,救救社畜的靈丹妙藥!

[徵文活動|職場定心丸]職場上的道歉

【徵文活動|職場定心丸】太主動或太被動,該怎麼拿捏?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