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son在童話王國丹麥

喜歡旅行, 因家境貧窮,從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到國外旅行,甚至有天會住在國外。到夏威夷唸書的機會開拓了我人生視野和生活經驗。 從台灣到夏威夷﹐奧蘭多﹐紐約﹐Danielson 遇見了麥先生, 與他許下了下半輩子相知相守的誓言, 哥本哈根成了我第三個家。在這裡以平實的文字分享我人生的生活與愛情故事。

難忘的味道: 紅木櫃和樟腦丸

什麼是紅木櫃和樟腦丸子的味道你知道嗎?
網路照片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E4%B8%80%E6%8D%86%E9%8C%A2%E7%85%A7%E7%89%87&sxsrf=AOaemvJm_XD9luQ4xh_R25eSizP2uZGkAQ:1630852054413&tbm=isch&source=iu&ictx=1&fir=i6OklgPCegBX9M%252CTSz1YTfqoV4v-M%252C_&vet=1&usg=AI4_-kS88cNjgQthRDHdjUmQXYYBJ1cdzg&sa=X&ved=2ahUKEwitiImrhejyAhU5SPEDHb7LDysQ9QF6BAgIEAE&biw=1920&bih=904#imgrc=i6OklgPCegBX9M)

難忘的味道? 看到這個活動時,我在想,有什麼難忘的味道是可以讓一個人記得一輩子的? 對於遠居異鄉的遊子們,或許很多人都會想到台灣的家鄉味,沒錯,很多人離開台灣後才發現那些以前在 台灣,只要一出門就很容易買到任何想吃的美食小吃,但卻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現在不在台灣了,才知道原來那些味道以前只是日常裡熟悉的味道,現在卻變成難得的珍饌。

不過今天 Danielson 沒有要談那些想念的美食家鄉味,看到兔貓的文,讓我決定寫那個讓我永遠忘不了的味道,一種同時有感傷又有愛的味道。

以前的台灣社會,在還沒有像今日這麼發展進步前,很多的平房建築,Danielson 的家就是老舊平房,一直到幾年前因為父親的一場意外,二哥才決定整個打掉重蓋,說重蓋是好聽,其實就是請人來蓋了個簡單的鐵皮屋,但即使是這樣一個小小的鐵皮屋,我們也無法負擔而需要跟銀行貸款。

就在以前那樣的淳樸農村社會,很多人家裡也應該有老一輩人口中所謂的 "紅櫃子",我家裡就有幾個,當時在舊平房打掉前都還在使用,如果現在還在的話,應該也都算古董級的了間(上次回家好像還看到一個五斗櫃)。

那麼這個另我難忘的味道跟以前的紅木櫃有什麼關係呢? 還記得 Danielson 以前美國留學的分享嗎? 我凡事都得自己來,家裡完全不知道我有在準備申請美國學校的事情,直到我要離開台灣去美國的前一天才告訴家人 "我明天要去美國唸書了",那個震憾應該不是大部份人可以承受的。而在這句話講完,丹媽沒有多說什麼,她默默地走進房間,再出來時,手上拿著一小捲用橡皮圈綁緊緊的千圓紙鈔票。

當她再次走向我時,有股越來越重地味道撲鼻而來,母親將那捆紙鈔給了我,接下手時終於懂了剛剛聞到的是什麼味道,一股很濃很重的櫃子味加樟腦丸的味道,我不知道母親從哪裡來的錢,後來才知道她把我從高中畢業後,第一份從便利商店做大夜班時領的第一份薪水給她的家用錢,一毛錢都沒用,原封不動的還給了我。

接下錢時的剎那,我心裡真的五味雜成,母親這樣一個傳統的全職家庭主婦,父親是一個看天氣吃飯的泥水建築工人,我真的不知道她是如何把我給她的錢完全不動而撐起一個有六個小孩的家?

當我把那捆錢拿去銀行換成旅行支票時 (現在應該已經沒有人在用這個了吧?!),銀行行員直接說了一句 "放在櫃子裡很久了齁?"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點了個頭,只告訴她我想換成美元的旅行支票,她大概也明白是要出國唸書的,畢竟金額不是去旅行的那種金額,所以行員似乎也了解,也很客氣地說,記得收好,回去後趕快畫線,這樣掉了其他人無法兌現,她大概感覺得到這帶著濃濃櫃子味加樟腦丸味道的一小捆錢很不容易吧?

我無法形容那個味道,但我永遠記得我從母親手中接過那捆錢時,那股撲鼻而來的強烈的古老紅木櫃的香氣混合著不怎麼好聞的樟腦丸味道,那是媽媽當年對孩子完全無私的愛的味道,但也是一個很揪心又有點令人心酸的傷感味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難忘的味道

社區活動提案難忘的味道 | 禪的法味

[社區活動]難忘的味道

2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