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son在童話王國丹麥

喜歡旅行, 因家境貧窮,從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到國外旅行,甚至有天會住在國外。到夏威夷唸書的機會開拓了我人生視野和生活經驗。 從台灣到夏威夷﹐奧蘭多﹐紐約﹐Danielson 遇見了麥先生, 與他許下了下半輩子相知相守的誓言, 哥本哈根成了我第三個家。在這裡以平實的文字分享我人生的生活與愛情故事。

那一天,我成了勇士

發布於

頭毛這件事真的也是很麻煩

一般男生還更加煩

而 Danielson 又是一個無法忍受自己頭髮太長的人

但在疫情的非常時期

也只能去接受醜陋三千煩惱絲的狀況了

自從去年三月

疫情在歐洲爆發以來

剪頭髮這件事在生活中慢慢遠離

以前每個月就要修理一下頂上毛髮

最多也只能撐到一個半月就受不了了

但疫情以後

最多竟然可以長達三個多月不理髮

主要也是因為封城關係

理髮廳禁止開門營業好常一段時間

加上儘量減少不必要與人接觸的機會

那段封城的時日裡

丹麥的理髮刀大熱賣

這次又撐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沒剪頭髮

而這裡有位也是台灣來得朋友

每次看到她都自己剪自己頭髮

覺得她好厲害

她可不是理髮師

而且也是最近才開始自己剪自己頭髮

她最近對理髮興趣大發

不斷詢問有沒有人敢成為他的實驗白老鼠

Danielson 看了她自己剪自己的頭髮

真心覺得她挺厲害的

於是上週五直接自告奮勇

主動出擊

當他的黑老鼠 (本人皮膚太黑,無法當白老鼠)

就這樣

親自登門拜訪

成了朋友口中的第一位小勇士

因為她從來沒有幫任何男生剪刀過頭啊

她一直說自己很緊張

因為她說她先生都不敢讓她剪了

而且他先生總是理平頭喔

當她告訴她先生

我要來給她理髮時

他先生整個覺得我很有勇氣

但我告訴她

不要緊張

你越緊張

我也更緊張

我只能這樣說

畢竟再怎麼有勇氣

心中也是會有那麼一點點擔心啦

跟她稍微討論了一下想要剪的髮型

開始動刀

她說她一直想在後腦勺剪 V 字形

但她自己無法剪自己的後面

問我願不願意讓她剪

反正都來了

那就既來之則安之

如果真的剪懷了

頂多就醜個幾個星期

大不了

每天出門就戴帽子啊

就這樣

他的第一位麻豆

我的頭就變這樣了

其實真心覺得她有潛力

剪得還不錯

但我心裡知道

待會回到家

麥先生看到肯定會搖頭

而且會搖得很厲害

果不其然

一進家門

他真的搖頭

還給我一個大家可以想像的眼神

然後說了一句 "以後不準在去給她剪了"

好吧!

我成了第一位小勇士

也成了她的第一位麻豆

第一次後面剪成這樣的髮型

真所謂

只在乎曾經擁有

不過各位看看頭髮就好

眼光請自動移開那張醜陋的大叔臉喔

怕大家晚上做噩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理髮:技術還是藝術?

再次剪去三千煩惱絲

三千煩惱絲終於落地

2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